转贴:〈夜·长沙〉

画夜旋生 收藏 12 2412
导读:转贴:〈夜·长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木山行者


最近发现自己要改变一种心情,改变一种生活方式,故想起来涂鸦一篇长篇网络小说。此篇小说,暂定名《夜.长沙》,来描写一段发生在长沙这个中国有名的一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的一个人一段经历。这本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题记


“翔鳖,出来泡吧”,电话里面传出来一阵急促而有嘈杂的声音,让我迷迷糊胡的从睡梦中惊醒。我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昨晚因为陪客户打牌,故今晚很早就趴在床上了。没有想到到这个时候,还是有人打电话来骚扰,我本来想发火的,那个神经,这么晚,吃饭还没有事作。我仔细看了号码,才知道电话是自己的死党唐天明打来的。

唐天明这家伙是个典型的夜猫子,也只有在长沙这个城市他才能活着,很多次该家鳖(长沙土话)有机会去上海,北京发展,但呆不了几天就回来了,他说在那些地方,他在晚上感觉到寂寞,感觉到难受。他说这一辈子也只打算呆在长沙了,因为只有在长沙的,在长沙的夜生活里面,他才能感觉到他生存的价值所在。

其实也不能说他没有出息,其实长沙的夜生活确实让人流连忘返,长沙的歌厅十多年前已经在全国很有名气了,近十个场子,个个每晚爆满,长沙的洗脚休闲中心,据说是京,津,沪三个城市累加起来还没有这么多,业内的已经改长沙城市名为脚都,长沙这几年的酒吧更加火爆,一个不到200万人口的城市,竟然有五六十家投资几百万的酒吧。形成了解放西路和贺龙体育馆,蔡鄂路等酒吧圈,而且奇怪的是,每个酒吧生意多好,搞得很多外地人来到长沙都看不懂,难道长沙人这么有钱。其实长沙人就喜欢玩,作死的玩,没有钱也要玩。而且要玩得很玩,玩通宵。一般人一般认为成都的夜生活丰富,说实话,长沙应该比成都的生活更丰富,成都的酒吧到了2点基本没有什么人了,但在长沙2点正是酒吧营业的高峰期。湖南卫视能够在娱乐领域开创一篇天地,还是和长沙本地的娱乐业的发达有很大的关联的。所以在长沙这个夜生活及其丰富的城市里面,再加上湘妹子出名的漂亮,想叫人不纸醉金迷也难的。也难怪,唐天明,每次说起北京,上海,总忘不了说上一句,乡下,那是乡下。

我李翔,唐天明,还有两个死党周雄,范凯都系这个城市一所有名的大学的同届同学,毕业后都留在了长沙这所城市,因为臭味相投,来往一直很多,自己封为F4(说实话除开唐天明该杂鬼还算帅以外,其余的那就难以过高评价了),经常结伴穿梭于长沙的夜色之中,作些风月之事,糟蹋些湘妹子,按他们的话说,就是一起HAPPY,HAPPY。

我还在迷糊之间,唐天明有催起来了,“快点,在苏何,这里有四个美女”,我们三个指标用不完,就缺你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起床就往苏荷奔去。苏荷是一个新酒吧,才开不久,这个酒吧因为音乐好,所以最近生意很火爆,火爆还有一个致命的原因,就是靓女多,在那里遇上美女是正常的,没有遇到那才奇怪。因为火爆,听说必须提前两天才能定到12点前的位置。我心想:估计唐鳖他们,因为没有定到位置,才去晚场的。

匆匆忙忙赶到苏荷,在密密麻麻的人堆里,总算找到了唐鳖他们,只见他们三个周边正站着四个高挑的美女,范凯这个色鬼这在和其中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女孩,在亲热的私语。


还没有靠近,唐天明已经招手了,该杂鬼的个子比较高,视野也开阔。靠过去,唐一把把我拿到几个女孩面前,挥着手说:“美女们,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F4里面的文学青年上海海达公司的湖南分公司的李总”,这家伙这套介绍词汇,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了,我曾经和范凯的打个赌,看他是否会改字,最后每次唐天明都没有改的,这也是他的个人风格,最后范凯为此输给我累计有一条芙蓉王了。那几个女孩也很热情的对我笑着,我也职业性的回笑了一下。由于昨晚没有睡好,故自己很没有精神,望着眼前这几个穿着时尚,身材高挑,充满活力的女孩,竟然有点提不起劲来。正在麻木之中,唐天明将一个叫李芳的的女孩拉到面前,在长沙的酒吧里面,什么芳,莉,梅等这些通俗的名字及其泛滥,很重要的原因,大家都明白在这种场合,很多东西没有必要当真,所以芳,莉,梅这些词汇便成了及其管用的代名词。这个女孩是典型的夜色中长沙妹子,眼神,动作,衣着早就告诉你了。今晚范凯及其兴奋,和那个穿吊带裙的女孩,绵在一块,用那配了绿茶的芝华士,和那个女孩你一杯,我一杯的的灌个不停。看来他今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也可以理解,这家伙自从和那个湖南卫视的那个女友分手三个月来,估计很少有个性生活了,作为28岁这个年纪,是有点难熬,今晚的泡吧就是他提议的。

范凯毕业后留校,开始是作辅导员,后来作了教书老师,主要是在学校利用点身边的资源读了当年我们学校一个知名的老教授的研究生,专业是很热门的土木专业。每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唐天明,总要问他,范博士什么时候给我们设计一个最有特色的卖春中心,我们好搞点个性营销。现在读书的文凭已经很贬值了,有时候我怀疑我们读书学的什么企业管理,拿个学士学位,有什么必要了,现在满大街全是研究生,博士,象范凯这样现在又在混博士的的家伙,真的没有什么真材实学,唯一的真材实学就是给我们那个知名老教授搞家务,请老教授去洗脚按摩之类,然后就别我们这个知名的教授称为了得意门生,出席于很多所谓很重要的专家咨询会议,给我们的人民政府,父母官灌输点城市如何建设,规划的宏观课题,每次我在电视里面看见他们侃侃而谈,我就感觉这个社会为何这样浮躁了,为何我们这个城市的建筑物拆了修,修了拆,拆了还修的原因所在了。

由于范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对我的到来也视若无睹,我也难得和他打招呼,和这个李芳聊起天来。一切都是公式化的聊天程序,在长沙的酒吧,大家都很睿智,长沙话说就是懂味,没有谁愚蠢到问你多大,你在那里工作,是否婚否,上次我一个外地来的朋友,这样和女孩聊天以后,最终的结果,是一晚上他就在那里作看客,几乎所有的女孩跑得比风还快,后来为此他在他的日记里面检讨了三次外加一次请我客向我请教。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谁关心这个,关心的就是HIGH不HIGH,HAPPY不HAPPY。

随着酒的喝多,大家的状态也越来越起来,大家伴随着音乐疯狂的扭动,我们伟大的范博士已经和那个穿吊带裙的已经抱在一块了,用那富有知识的博士之手,在那个女孩身上不停的流动。酒吧的灵魂我一直认为是酒,没有酒这玩意儿,我看也很难大家故意装醉,做死的乱来,也难以造出醉生梦死这个成语。大家在醉中,撕下自己神圣的面罩,在醉中,忘记生活中的忧愁,在醉中,感受夜色的妖艳。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三点半了,伟大的范博士和那个女孩一直没有最新进展,一直停留在手的四处流动阶段,看来再不下点功夫,估计今晚这一千的多元的的消费要搭空了。为此他已暗示过我很多次,我也按照他的指示,把芝华士的配绿茶的比例越来越高,酒味越来越浓。为何泡吧喜欢团泡,就是可以在关键时候互相呼应,也就是规模效应,同时也大家分摊泡妞费用,减低泡妞成本。但估计那个女孩酒量不错,这套常规战术一直不管用,看来此刻必须用新的套路了。

唐天明此刻振臂一呼,美女们我们来玩个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就叫真心话大冒险。范博士第一个响应,好,好,一起来玩玩。这个游戏其实早就不新鲜,就是大家一起玩色子,谁输了就选择是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大冒险就是要输的人按照大家的要求去作一个什么动作,比如去外面跑一个圈,比如脱件衣服,比如吻一个。一般作为我们F4而言,玩这个节目,那就是要收官了。

今晚我们就知道的主功方向,就是那个穿吊带裙的女孩,就是范博士。所以在玩色子的过程中,基本上是范博士和那个女孩输,我们就是要他们喝酒,要他们说真心话,要他们玩大冒险的动作。在真心话过程中,凯鳖会来几句很有情调的,不知道从那里背来的诗,来体现他对这个女孩多么美好的印象,多么强烈的追求。这个时代,已经很难有几句真正的爱情宣言了,全被我们伟大的范博士这种人才践踏了,他可以在一天之内对上八个女孩说喜欢她,爱她,然后想着的就是如何搞定,上床。

在大冒险的时候,唐天明竟然提议要凯鳖吻这个女孩的胸部,这种火辣的建议的出台,我们一致叫好。那个女孩开始不肯,我们就集体起来给她洗脑,说要遵守游戏规则,做人要厚道等等,那些职业培训中如何说服人的技巧全部用上了,想起来很多大公司组织的员工的培训,很多知识基本上就用在这方面了,看来余世维之流也间接的为了祖国的广大男人的泡妞事业做了贡献。凯鳖伺机就一跃而起,开始用他那厚厚的嘴唇如同盖章般的盖在穿吊带裙的女孩那丰满的胸部。接下来就是一片叫好声,敲桌子声,碰杯声。和苏荷酒吧此刻颓废的音乐,暧昧的灯光,周边扭动的身躯拼凑在一起,成了今夜长沙夜色中的一幅真实的风景。

在我们心知肚明的道别中,凯鳖带着微笑,带着那个妹驼,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我们几个在一起还座了一下,周雄就说,不泡了,去南门口吃点消夜去吧。我们六个人分头上了我和唐天明的车,直奔南门口。在唐天明那台别克车关门的瞬间,我看见他身边的那个女孩飞快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唐天明这小子,长得帅就是资源,很多女孩子主动泡他。所以他每次在我们牛的时候,我们总忘不了说上一句,你和那个女人还不知道谁玩谁呢?


南门口离苏荷很近,从解放西路拐上沿江大道,再拐到西湖路,再拐到黄兴路上,就是南门口了。长沙百年前的城市很小,东南西北就是十里以内吧,南门口就是当年的南门,现在城市发展很快,早就将这个当年的城市的城市和郊区的划分地,纳入到城市的中心地段。南门口有很多很有名的景点,如太平天国的西王战死的天心阁,如老毛读书的湖南一师,如商业中心黄兴路步行姐也在旁边,也是长沙美女比较集中的地方。南门口现在在长沙最有名的是是消夜,在长沙这个夜生活极其丰富的城市,大家玩累了吃点消夜是个正常的消遣。南门口最有名的夜宵摊子就是四埃及(妈的那个长沙字字库里面没有),这个老妈子靠一个口味虾,鱼籽火锅在长沙的夜宵界很有名气。长沙吃消夜就喜欢辣,非常辣,口味虾辣得有韵味,有颜色,有感觉,故追捧者众。凌晨4点多,人还是很多的,故我一直将车停到了劳动广场。

走下车,突然在那里,我看到了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孔,一个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面孔,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面孔,一个让我优质无限美丽回忆的面孔,一个让我伤心欲绝的面孔。望着她,我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段时光…….


在长沙这个城市的西边,有着一座美丽的岳麓山,湘江在她脚底下,平静的流淌。我们那个学校就坐落在山脚下,因为有着千年学府,导致我们的学校还算有点名气。学校和山水相伴,是个学习的好地方。在那么一个秋天,我背着行囊来到了这个学府求学。

在我们那个时代,考上大学就等于有了铁饭碗。现在回想起来,我读书的时候就是混日子,作死的混日子。要是我们那个教书严谨的教授,知道我们这些门生,读书四年,除开混日子,泡妞以外几乎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尤其是他那为之自豪的技术经济学,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干吗的话,估计不是气晕也会狂吐几口血。那时候周雄,范凯,唐天明,还有我,就天天几乎混在一块了,我们不是同班同学,但大家都因为臭味相投,爱好相差不大,同时大家多自持有点过人资本,范凯在学校里面做人聪明,和他们的系主任,也就是后来的这个知名的教授,关系不错,周雄的父亲是我们这个一个比较富裕县县长,我别的都没有,就喜欢写点东西,在校刊混了个副主编之类的玩玩,被人称为文学青年。故在学校的时候就结为四人帮,现在随着时代变迁,我们也与时俱进的改为F4了,这个F4和台湾那个F4含义不一样,我们的F4就是腐败四人行的意思。

当年在学校期间,唐天明是学校出了名的帅哥,身材高大,长相英俊。而且唱得一首好歌,在学校十大校园歌手比赛中,得过无数次的名次,乃至官至校团委文娱部部长。所以每次我们几个和他走在一块,看见很多女孩那种暧昧的眼神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妈的,肯定不是看我们的,是看那杂鬼。这种心理多了,我们三个突然发现,我们都没有什么自信去找女孩子了,故我们经常孤单着看见唐天明身边美女成堆,换女朋友比换一双足球鞋还快,而我们一直孤单着孤单着。

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大三开学的那个秋天,有一天,我,周雄,范凯坐在校园的一个小馆子,打开第二瓶邵阳大的白酒时候,周雄突然迸出一句话:唐鳖该杂鬼,做人太不厚道了,我们四人帮,帮来帮去,帮得他老跌在花园里,而我们确在井边干死,这他妈的不公平。前段,我好不容易瞄上一个外语系的女孩,我和她交往几下,她还很主动,我还满心欢喜,我心想,看来我要开胡了,后来带过来,才知道,她妈的是因为那杂妹子因为喜欢唐鳖那个家伙,才和我接近的,你说她妈的气愤不气愤。借着酒劲,周雄继续说:唐鳖,该杂化生子,不就是长得好一点了,这个社会,这些女孩全喜欢小白脸。你们看我这种实在的好男人,他们为何就不放在眼里。为此我在这里提议,我们四人帮,一定要将唐鳖这个鬼开除出去,我们才有解放的一天,否则我们几个在学校四年,一次恋爱也没有谈,以后毕业了会成为笑话呢。我们两个没有说什么,其实内心也这样认同了,毕竟老这样被别人压制着,没有点机会的感觉,是有点叫人不好过。

也就在那一天,我们三个形成了决议,开除唐鳖,重创新世界。后来按照伟大的范博士的话,那是一个划时代的会议,其重要性和我们党的遵义会议有着同样的意义,妈的,博士就是博士,总结起来就是有水平,要是周雄来总结的话,大不了就是,从那个秋天的会议开始,我们总算有了作男人的机会。我和她的故事的开始也正好发生的在那个秋天,所以我要来总结的话,那个会议让上帝将她送到了我的身边,为此沐浴了我整个生命。


现在想来,和她的相遇是那么的自然。秋天是我们这些老生割舍假期肆意的日子,也是又一届新生报到的日子。一天中午,正在学校宿舍里面休息,突然同届的一个老乡,也是一个学生会干部,来喊。李翔,出来一下,来帮一下新生报到一下,这里有一个我们的女老乡,你来帮她办一下手续。说实话,我对这种所谓的公益活动,我一直不敢兴趣,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功利性的活动,也只是满足一下一下一部分学生在学校里面捞个什么资本的虚伪行为。

所以开始他喊我的时候,我基本没有作声,后来他来了一句,是个美女老乡,我也没有动静,因为我知道我的老家,那个地方几乎是不出什么美女的。要不我参加过一次老乡会以后,就发誓再不参加老乡会,因为在那里几个女老乡,确实叫我认识到什么叫生活的残酷,面貌的狰狞,欲望的绝望。为此我曾在暑假在我作老师的父亲书柜里面,翻了很多家乡的县志,看能否搜寻到那么一点点关于美女的记载,遗憾实在没有找到,也许是因为美女在那个所谓的县志里面,不能出现吧,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真的是美女,绝对不篇你”老乡的话再次说起的时候,我突然有了点兴趣,毕竟如果在我们的老乡中,能找到美女,那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至少可以让四人帮的其他人,不会再如同以前那有鄙视我了。如是立马滚下床来,带上眼睛,洗抹一下,和那个老乡去了新生报到的操坪。

到了操坪发现很多新生在那里,在学生会的学生帮助处的前面。远远看去,一个披着长发高挑的女孩,穿着休闲的牛仔裤,站在那里,在那黑丫丫的人群中间,显得那么的突出的。在初秋的阳光下,显得那么活力。我发现自己的心口,突然有一种电击的感觉,让自己呆站那里,不知道所以然。“李翔,在干吗”老乡的话语传过来,才让自己回了神过来。“小张,这是我们的老乡,李翔,要他来帮你。”这时候,发现自己平时的才思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呆板的说了声:来吧,我来帮你拿东西。然后就提着她的东西,奔波在办手续的全程中,最后帮她将所有的行李送到了她们的新生的女生宿舍,只是感觉到那么多东西,在那一刻没有一点重量。连办完事情以后,仔细看她一眼也没有,唯一记住的就是她的名字,张芳,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那一刻我一直在铭记的名字。如果我事后能记住的东西的话,那就是我走的时候,她甜甜的笑中那句谢谢。

也许大家认为,在我上述的文字记载中,我和她相识的时刻竟然是那么平淡的。我后来读过很多所谓浪漫的小说,描写一段美丽爱情的初次见面的时候,总是那么的浪漫,那么的文笔生花,那么的细腻。但我自己永远明白,我的第一次和她相遇就是这样的真实,这样的呆板,这样的平淡。为此我在文字和真实面前,我选择了真实。在成品和原材料面前,我选择原材料。

从那天以后,我突然发现在这个校园天空里面,有了那么一点希望,那么一点亮色。没事的时候,就以关心老乡的原因,,频繁的去她的宿舍去看她。其中最让我的老乡们吃惊的的事情,就是我提议开最新一次的老乡聚会,要知道,以前我可是最反感老乡聚会的。其实,后来通过了解,她严格起来的不是我的老乡,只是他的父亲是我老家的人,所以在籍贯上就是我的老乡。她出生后第二年就跟随他的父亲去了别的一个很美丽的小城市生活,学习。但在那个时候,能够有那么一点关联,我又如何能放过。在开始交往的过程中,我们见面的时刻聊的话题,永远那么单调,那么重复。大不了就是,今天学习如何呀?天气还好吗?生活还习惯吗?她每次和我聊天永远那么平静,礼貌。我知道,那时候她对我没有别的任何想法,经管我是文学青年也好,是四人帮成员也好,是老乡也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