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十四节 后膛步枪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15 163
导读: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十四节 后膛步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第二天龚连二人带着符强去葫芦谷的铁厂,俩人的哥哥和丰有信向符强介绍了铁厂的详细情况。

矿坑就开在堡墙外不远处。采矿的技术倒是蛮先进的,用的是火药爆采,但是这里的铁矿品味低,先要打碎,再过筛几道,水洗选矿后才能入炉。破碎铁矿用的是大型的铁臼铁椿,十来个人拉着杠杆椿矿。筛子是粗细铁条编的双层筒筛,也是十来个人踩着踏板转动筛筒。这道工序,由丰姓长辈领着全体男丁在这完成。

墙堡里其实是个三合一的生产系统,烧炭、炼铁、打铁三样并行。炼铁的用炭量很大,因为没有找到石炭矿,所以伐木烧炭基本是全部男丁劳力都一起上,储备够了才开工。

炼铁处也是露天。铁炉的底座有两丈来高,边上筑有上去的斜梯。熔炉炉体像个梨形,大部份镶在底座的火门里,最大的地方有两米多的直径,也是两米多高,边上还有大型鼓风箱和用引槽和炉体连在一起的炒钢槽。炼铁司炉的相关人员,由连姓长辈带领。

据连姓和龚姓的长老们说,打造枪管的钢材必须特别炼制。是用熟铁加上炼制白铜时用的那种砒矿,炒钢的时候还要把握火候,这样出来的钢材才能制作枪管。当然,这种特殊钢材的具体炼制工艺,只有他们这样的老一辈的纯熟工匠们才会掌握。

因为铁矿品级的问题,加上下雨的时候采矿受到影响,无法冶炼,所以三姓堡铁厂每月的铁产量只有万斤左右。

另一边搭起了一连片的四通风房子,里面砌着十个火炉子,摆着十几个各种铁砧,还有两个脚踏的简易木制钻削床。这里一般是龚姓子弟主打,如果碰上下雨,连丰二姓的人就都到这帮忙。

丰姓一系,原先是军中船匠出身,对矿冶都不在行。连姓一系是矿冶军出身,龚姓一系是铁匠军出身。大家在三姓堡落脚后,才开始跟着互相帮忙打下手。平常打造日用的铁器用具时,连丰两系的人都会轮着锤子参与,碰上制作铳管这样的复杂工艺时,他们就只能拉风箱、烧炭火去了。

龚铁石他们的铳管制作工艺,是在一根一米长左右锻过上万次的坚韧青铜圆条上,把预先炼制的钢板烧红裹上两层,然后再放在有半圆形凹槽的一个长铁砧上,对管体进行全身锤锻焊合。

锻焊的时候最为紧张,十条大汉围挤在四周,各拿一个铁锤轻快地锤打。两边负责转动管体的人锤打时,还要紧紧盯着其他人的手势,配合将管体慢慢转动。加热锻打多次以后,再稍稍加热管体,利用青铜热缩冷涨的原理取出管芯。

锻焊好的枪管拿到脚踏木制机床上,用从小到大的几根钢钻和钢棱依次钻孔镋光。而后在后膛上开出药池,尾部划出旋槽,用螺丝做为膛底旋紧,这样整根枪管才算完工。

因为当年逃难时损失了大量人手,这种精细活即使在龚姓一系的铁匠当中,现在也只有二十来个纯熟师傅才能承担,这些人全工一天的总产量仅仅只有六根铳管。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炒钢工艺炼出的优质材料,和他们在每根铳管上花费的巨大工作量,所以铁甲骑铳兵使用的的火铳在抗倭之战中,不但射程和精确度有保障,而且从来没有出现过炸膛事故。

符强自己是精工出身,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海院,工作中相应的学科知识学了不少,他知道这种火铳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质量有的原因在那里。锤锻的工艺是其一,连姓长老们所说的用来炼制白铜的砒矿也是其一,他知道这个砒矿其实就是后世的镍矿。而且从自己的加工经验上看,眼前的这种枪管钢材材质确实就是镍钢。

古书里有没有记载过古代人会不会炼镍钢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目前只有这样低劣制造工具的条件下,要想造出有膛线的单发后装定装子弹枪,耗费的工夫肯定十分巨大。没有特殊的工具,技术上几乎不可能突破。首先是必须有硬度很高的刀具,否则根本就无法在镍钢枪管内拉出膛线。如果用软铁做枪管,那么用镍钢做刀具也能拉出膛线。可哪样的枪管打个几十枪之后,膛线恐怕就给磨光了,根本就没有实战意义。

他取来多用刀和一把飞刀。先用多用刀上的量具刻度做参考,让他们打造了一把钢尺。又让龚铁石他们从飞刀上硬截下四小断,磨出铤口,斜镶在钢棱四角上。

龚姓长老们对飞刀的硬度和坚韧十分惊讶,他们告诉符强。祖上就曾经为秦始皇打造过宝剑,用的是在江西采来的一种重石矿和铁矿一起炼制,然后再用一种红铅矿和硝石一起打碎放在酸醋溶洗后的溶液给宝剑镀上一层膜,造出来的宝剑锋利无比,永不生锈。还有一种炼剑方法更方便,是用一种有微弱磁性的黑色铁矿加上重石矿炼制,宝剑也是锋利无比,而且不用镀膜照样也不会生锈。

长老们还告诉符强,如果把重石矿和另一种紫晶矿打成极细的粉末,先用炭粉和重石矿烧炼后趁热混合进紫晶矿粉压成形状,然后再回炉烧炼,这样就可以炼制出更坚硬的钻凿类刀具。当时他们祖上就留下了这样的一把凿具,他们改造后用来车转火铳后膛的螺纹时,十分方便。

不过遗憾的是,他们祖上只传下了这些东西的炼制火候和工艺,找这几种矿的详细地点在宋末战乱的时候就失传了。只知道弱磁性的黑铁矿是在现在的乌思藏都司和朵干都司地界里,紫晶矿是在琼州府地界里,重石也只知道在江西有,没有具体地点。最让他们心痛的是,从昌黎北上逃亡时,那把传家凿具在混乱中给遗失了。

符强对他们说的炼制法也是十分震惊。按造他自己的记忆,只有钨用在炼钢里,才有可能达到他们说的那种重石矿的效果,而江西恰恰就是后世国内钨矿的最大产地。要使宝剑保持锋利和不生锈,那么用来给剑身镀层的应该是铬酸盐一类的化合物。他就曾经在博物馆里参观过龚姓长老们说的镀过铬酸盐的秦始皇宝剑,哪宝剑在地下埋了两千多年,依旧是闪闪光发亮,寒气逼人。而且,他知道铬铅矿的表面小晶体,就是橘红色的。

另外,他们说的那种黑色有微弱磁性的铁矿应该就是铬铁矿,否则也不可能达到他们述说的那种效果。而他们说的乌思藏都司和朵干都司地界,就是后世的青藏高原,国内最大的铬铁矿产地!

至于他们说的把重石矿和紫晶矿打成极细粉末混合在一起烧炼的方法,其中的紫晶矿应该就是钴华矿晶,这种炼制方法几乎可以等同于后世二十世纪才有的、炼制钨钴合金的粉末合金法!而现在的琼州府,也就是后世的海南岛,就有能够产生紫色钴华矿晶的辉砷钴矿!

符强几乎有立即就带着龚姓长老们去江西、海南、西藏找矿的想法,可是想想现在大家都在辽东,等把这些矿找来,黄花菜都凉了。于是他只好把这个念头放下,先继续目前的工作。

做好工具后,符强让龚姓长老们锻造一根内径只有八毫米的枪管,把枪管的后部份加厚、后膛扩宽成与自己用的子弹壳外形一样又大上几号的形状,用做出的四刃铤刀在前面的枪管部份慢慢铤出膛线。同时指挥其他人手打造了几个V形强力弹簧,用铁块打制了一个简易的猎枪枪机,把枪管和枪机部份装上木托,用蝶销连接的方式连在一起。

所有参与的人都知道符强要出的是什么,但是也都有一个疑问。子弹怎么办?没有子弹,这支枪用来吹火都嫌眼小。

符强让连姓工匠以枪后膛的直径为准做了十几个倒瓶形模子,模子的顶部留一圈外边和一个平面突出部,用来倒子弹壳的铜模。再让连守礼带些铜块和倭铅来,炼出些黄铜。倒出弹壳粗坯后,再用膨胀螺丝的原理,做几个内撑式的扩孔钢钻,把已经钻出底火槽的壳坯内部扩成瓶状。内外光亮后的成型弹壳长八十毫米,壁厚约有一毫米,最大外径十六毫米。

铅弹头先被倒成椭圆头的圆柱粗坯,二十毫米长,后部有一个倒内锥形。符强让他们在厚铁板上打穿一个八毫米的圆洞,圆洞的一圈刻出纵向细槽。把圆头磨光的铅坯从圆洞中冲压过去,一个十克左右的成品弹头就做成了。装好弹头和火药的子弹,全重将近六十克。这么笨重的子弹,按造戚继光给士兵们核定的携弹标准基数的重量来算,也就只能带五十颗。

组装好的新枪全长一米四,加上枪刺,全重九斤。从炼制枪管,到整枪完工,花费了一整天的功夫。第三天,符强早早的就带着龚铁砧和连守礼找了一条河,去测试弹道。他让龚铁砧按预计最大射程的仰角开枪后,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距离大约一千二百米远处的河里被子弹溅起的水花。

符强为这把枪做了最后一道工序,设定标尺。实际射程一千二百米,有效射程三百米,最大标尺六百米。为了纪念这一时刻,他在枪托上刻上了‘折开式后装步铳样枪,万历三十八年四月制’的字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