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看着被敌人切断的退路,我们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上面的敌人耐心地控制着制高点,一步步地压缩着我们活动的范围。随着伤亡的增加,我们控制的区域越来越小,当我们作为最后的预备队投入战斗的时候,敌人距离我们休息的位置只有六七百米的距离。

倚靠在坑道转弯处的大石头后面,我们与包抄过来的敌人士兵对射着。

鬼子很狡猾,他们不会盲目地向前突,只是在后面一刻不停地扫射,投掷手雷,或者配合火焰喷射手压制我们的冲锋枪手。为了防止敌人的火焰喷射器手的喷射,我们只能不停地点射。

在步兵连长的指挥下,非作战人员包括伤员和后勤人员的武器弹药早已被全部集中起来,现在只有射击技术优良的战士才能优先获得补充。郭永把他的机枪给玩疯了,连躲避在甬道边隐蔽隔间里的鬼子都会被他用跳弹打中。他和老柳两个人交替掩护着在坑道中杀进杀出,将敌人死死拖住,半天都无法前进一步。老柳喜欢边打边吼叫,而郭永却始终闭着嘴,只是光着膀子露出骇人的胸膛平端机枪冲刺滚爬。

敌人步兵已经突进到距离我们这里不到五百米的位置,是个窄窄的坑道甬道,双方隔着掩体互相对峙。没有重型装备掩护,敌人一时还无法突进来。

还是匮乏弹药,我们的火力点无法堵住所有路口。僵持两个小时后,防御圈逐渐缩小,而敌人的火力也越来越密集。

我的弹药早已消耗殆尽,只能撤下来四处搜寻有无遗漏的子弹、手雷或者哪怕是地雷等家伙,可是找半天连颗手枪弹都没有找到。我气得一屁股坐在坑道口看着后面被敌人覆盖炮火轰得几乎沸腾起来的二线防御阵地。

“妈的,小鬼子弹药多得用不完。我们这里倒好,子弹要数着用。操!”

旁边一个停下来的战士怒骂道。

“预备队谁还有子弹?什么子弹都行!”

是撤下来的郭永在说话,他手里的轻机枪已经空膛。

“我这还有。”

黑暗中程小柱怯生生地把手里的弹匣递过去。

“还有吗?”我凑上去问道。

“老卫,我这里还有十几发,你都拿去。”

旁边江垒把一个带血的弹匣递了过来。

“哪来的?”我问道。

“从个牺牲的战友遗体上找到的。你枪法好,就替他报仇吧。”

江垒把弹匣塞进我的手里。江垒已经疲惫不堪了,被硝烟熏黑的脸上流淌着汗水。

还是全部交给郭永吧,班用机枪和自动步枪的子弹通用。

“郭永,你这是干什么?”

看见郭永在坚硬的石头上挨个摩擦着子弹弹头,江垒诧异地问道。

“改成达姆弹!你们两个一起来帮忙,把弹头全部磨钝磨平!”

几分钟后,满满一个弹匣的尖头子弹全都改成达姆弹,插上弹匣,郭永扭头杀回坑道中去。

有伤员需要救护,我和江垒也跟在郭永后面冲进硝烟中。

郭永加入战斗后,敌人的火力迅疾被打压下去。端着机枪不时趁着鬼子扫射的间歇猛然起身点射,几乎不用瞄准,郭永每次射击都有某个活动目标被击中。

“鬼子上防化兵了!注意火焰喷射器!快撤!”

黑暗中前面的狙击哨位上传来一声惊呼。

被激怒的鬼子开始在枪榴弹的掩护下使用火焰喷射器扫射,狭小的坑道里是无法躲避火焰攻击的。我们只能节节后退到一处岔道口。

“程小柱!快走!”

指导员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