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杨锐一笑:“冤家路窄,又是火星撞地球了吧。”

小个子也淡淡一笑:“我真没想到他能在那出现,听人说他是放弃了学业,来这当兵。你能想到我有多生气,我苦苦想了那么长时间的办法,就被他这么一个白痴举动给搞砸了。刚见面时,他也认出了我,但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就像不认识一样。可我们都知道,我俩还在心里较着劲。第一个星期天,他突然找我出去,来到离营地不远的一片草地上。我们就面对面那么看着,那情景就像你们中国武侠片里大侠过招前的对峙。后来,他说:‘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想再跟我打一架就在今天吧。’可气的是,他的眼神还是那种藐视。”

“你动手了?”

“当然,第一拳我就把他打成了熊猫,可这家伙也真耐揍,回我一拳差点打塌我的鼻梁骨。我们扭在一起,边滚边打,也没什么套路了,完全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解决心里压抑已久的愤恨。”小个子讲到这时显然兴奋得很,双手偶尔还比划几下,试图还原那场“恶斗”。

杨锐也来了精神,笑着听他的描述。“后来呢?按你俩的脾气,不倒下一个是不会完的。”

“后来,整片草地都被我俩给滚平了。我们混身是伤,都没力气了,连骂的力气都没了,就那么躺着,听着吹过的风声。突然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你不知道,他那时的被我打得一脸青,有多可笑。不过看他笑的样子,我知道我也好不到哪去。有点力气了,我们互相扶着站了起来,很有默契地往酒吧走。喝酒的时候,我才知道,那几年他也把我当成了假想敌,不断地充实自己。我们就这样为对方活了那么多年。”

“按中国的话说,不打不相识。”杨锐笑得很开心,对面小个子的表情比以前也舒缓了很多。

“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最后换来一个虽没见过几面,却早已互相了解的对手和朋友。”小个子深有感触的说。

“很有传奇色彩。”杨锐评价道。

“再后来,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他曾为我挡过枪,我也曾孤身一人冲进包围把他救了出来。”小个子深出一口气,怀念着那段日子。“我会记他一辈子。这个混蛋,到死还大我一级,我还是没比过他。”

杨锐觉得心情突然变得很复杂,他能理解此时小个子的内心也是如此。他拍了拍小个子的肩膀,犹如英雄间的惺惺相惜。

“谢谢你,小孩。”小个子看着杨锐。“很久了,这些话我都没法说出来,今天我觉得很解脱。”

“没什么,我也是你的朋友。其实,谁都一样。西蒙的死,安迪尔的死,都让我感到很大的心理压力。”杨锐扭头看看睡得流哈喇子的弗劳瑞。“这傻子刚来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也觉得很舒服。”

“安迪尔,”小个子的眼神突然又变得很凝重。“说实话,我打死过很多人,可那是在战场上,你死我活。我从没害死过人,除了安迪尔,他是被我逼死的。”

杨锐感到自己无意的一说触疼了小个子的旧伤,连忙劝道:“那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小个子看着掩体外的火光,鼻子里有种微酸的感觉。良久,他叹了口气:“对,我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已经无法挽回了。虽然那时我一直喊着要杀了安迪尔,可那是在气头上;真看到他死了,我突然……”他说不下去了,抽了抽鼻子,有些哽咽。“那一刻,以前那个爱冲动的芬治就死了。我不能再因为冲动而害别人了,不能……”

泪水滑过那满是油彩和灰土的脸。

********

马尔斯坐在弹药箱上,盯着前面的电脑,像在等着什么。

外面雷声隆隆,瓢泼大雨灌在整个阵地上。

默菲弯腰进入工事,摘下头盔,找了条干毛巾擦着脸上的雨水。“各排现在的情况上报了么?”

“哦,”马尔斯转过身。“都报上来了,我已经发到前指了。”

默菲看着表,点头。“已经两个小时没动静了吧?”

“是的,离最后一次炮击,已经点了五次火了,对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前指呢?”

“还没指示。”马尔斯耸肩。“不过我想也快了,再过一小时天就亮了。”

默菲没说话,坐了下来,不停地轻咬着自己的上嘴唇。一旁,马尔斯也没再说话,凭着一起共事这两个多月时间的了解,他知道,默菲也有些着急了。

指挥工事里一直沉寂着,只有外面的雷雨声持续不断。

十几分钟后,马尔斯有些困了,他刚想趴一会,电脑“嘀”了一声。

“命令到了。”他说。

默菲赶忙凑过来看。“按原计划行动。”他戴上了头盔。

********

“有命令了。”雷诺盯着通讯终端说。小个子过来看了看,“把命令传到每个单兵终端。”他扭头看到了杨锐,敬佩地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前线上,各排各班悄然地动了起来。

先是警戒的士兵把最后剩的柴油都点着,然后冒雨在战壕里来回跑动,不时把头盔用枪顶出壕沟,再快速地收回来。五分钟后,掩体里的士兵开始撤出掩体,猫腰顺着战壕向后方移动。

********

地上军前线的一个观察所里,一个下士钻了进来,向值勤的中尉报告,对面有动作,有敌人在不停露头移动;雨太大,无法确定人数,但肯定不少。

“那些臭虫觉得这游戏很好玩么?妈的。”中尉咒骂着,一晚上他就没消停过,对面阵地一会点一次火,一会点一次火,害得他频频向上通报情况。起初几次上面还很重视,压制性炮火马上就到,并向纵深进行了近似疯狂的火力覆盖。可越往后他就越觉得不对劲了,对面似乎像是在浪费己方的炮弹,不断吸引炮击。上面也发觉了,渐渐停止了炮击,并很严厉地把这个中尉教训了一顿,说他不懂应变,对待问题死板。中尉那叫一个冤啊,索性干脆睡起大觉,任凭对方点火他都不理会。“他们还点火吗?”

“点了,长官。”

“不用理会,继续监视,”中尉懒洋洋地伸着懒腰说。“只要不进攻,就不用理那些狗娘养的。还想骗我们的炮弹,混蛋,天亮了,让你们成死狗。”

********

跳动的火光在大雨中不断折射,散射,在猎狗的阵地上形成一片光幕,远出开来,虽然亮,但却十分模糊。借助这道光幕,除了佯动的士兵,猎狗其他人正在有条不紊地撤出阵地。而他们对面,另一支部队也悄悄地接管了他们的阵地。

“见鬼,看他们的臂章。”杰弗逊突然不满地小声说道。

其他人这才开始注意这些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士兵,他们竟然戴着猎狗的臂章。

“嘿,你们是哪部分的?你们穿错制服了。”杰弗逊冲旁边过去的一个士兵说。

“上面的命令,你当我们愿意挂着个狗脑袋满地跑啊?”那士兵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嘟囔了一句便跟着队伍离开了。

“你他妈什么意思?”杰弗逊来火了。

“给我闭嘴,想接着挨炮弹吗?”格兰特赶了上来,他身后是最后撤出阵地的佯动小组。“继续前进,前面有车接我们。”

队伍继续向后方撤退,无声地消失在雨夜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