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刀主札记 青龙刀主札记 乙 青龙刀主札记 六

射鲸英雄传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5/


典韦脑袋很笨,但很爱喝酒,可是酒量又很小,往往是一杯下去就醉到了。但可能由于他的大脑比较简单吧,总喜欢请客。比如,张辽说:“阿韦,晚上下班后喝酒去吧?”他就会很痛快地答应,“好好,一起去,我请客!”过两天徐晃来了说:“典哥,找个工夫咱哥俩一起坐坐吧?”他还是很痛快地说:“好好,晚上一起去,我请客!”所以,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总喜欢带着他去,久而久之,大家都说他的人缘比较好。





典韦一喝就醉,醉了就爱耍酒疯。





一般情况下就是借着酒劲对伙伴们进行殴打,虽然打不着他们(一群武将怎么能让一个醉汉给打着了),但是可以肆意地发泄。虽然大家不喜欢他发酒疯的样子,但有人花钱请喝酒还请看戏,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了。如果几天没有见他发酒疯,大家伙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象少了点什么似的。





有一次傍晚,我有点小事要找曹操,到了府门前,却见一个人躺在儿,旁边还有一堆人像张辽呀曹洪呀之类的围着观看,也不拉他。我就知道又是典韦这家伙喝多了。这是我听到张辽说:“关将军来了,还不快快起来!”





典韦在地下大着舌头哼哼:“来,来,让他~~从我身上~~~踩过去吧!”





我当然不能从他身上踩过去了,和这样的莽汉产生争斗是对聪明的脑袋的一种耻辱,于是我就牵着马小心翼翼地从他旁边绕了过去。张辽说曹操去了宫中还没有传来,既然这样,我也就绕有兴趣的和他们挤在一起看这场演出。





可能是到了傍晚的缘故,不断地有文官武将回到府中,但典韦就是那句话,“来吧,从我身上踩过去吧!”他知道即使曹操回来了也不会从他身上踩过去的。





没有人敢答应这个要求,所有的人都小心地牵着马从他的旁边轻轻地绕过,特别是那些文官们,都吓得脸都白了,还有一个家伙叫杨修,他提着腰带飞奔进了大门,据说是回房换裤子去了。





后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骑在马身上疯了一般地冲了过来,事实这匹马已经是真的疯了,众人惊呼一声:“不好了,马疯了,许将军快起!”





只见典韦刷地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飞快地闪到了一边,说时迟那时快,疯马驮着小孩子闪电一般地就从典韦身边冲了过去,只剩下典韦的飘带被劲风带得在空中飘舞。典韦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实中就是这样,有些人不怕有理智的,就怕失去了理智的,无知与无畏,是一样的让人不可琢磨和害怕。





我想起了祢衡,那个让黄祖砍了脑袋的倒霉家伙。祢衡是天不怕地不怕,公然敢在曹操的宴会上赤果果地换衣服,但奇怪的是,曹操并没有杀他,而是让他去说服刘表。当然,到了刘表那里他还是说三道四,丝毫不给主人面子,但刘表也没有杀他,而是把他发给了黄祖。黄祖是什么人呢,估计智力和许褚相差不大,当下二人喝酒聊天,两杯下肚,祢衡又说三道四,而且竟然把黄祖说得跟个泥块似的,直接由刺激升级成了打击,黄祖一时兴起,就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给砍了脑壳。





两件事比较起来,我觉得曹操和刘表都是聪明人,所以二人都可以独霸一方,而黄祖就是个傻蛋,所以只能给别人当差。关键不同的地方是,典韦在疯马前面跑得快,而祢衡在傻蛋面前去跑不动。我觉得大哥也是聪明人,三弟是个笨笨,可我呢,不也是给当差么,莫非我也是个笨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