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六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六十三章

杨雪静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树林,手脚被缚,蒙面大汉就蹲在她面前。她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无济于事,就算挣脱了也逃不出霍刚魔掌。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叫喊也没用,杨雪静识趣地没有大呼小叫。杨雪静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蒙面人,问道:“你要干什么?”

霍刚用手指将杨雪静的下巴托起道:“你放心,我只劫财,不劫色。”说实话杨雪静也没有什么色可劫。杨雪静不熟悉霍刚声音,不知道对方就是网球场遇见的其中一人,最近还跟他老公打过球,但她觉得对方的体形似曾相识。杨雪静愤然道:“我没钱!”“话不能这样说,钱你是有的,只是多少的问题。”杨雪静想起她的钱包,道:“我只有三千多块钱,要就拿去。”咦,这娘们倒还挺硬朗,霍刚暗想。

霍刚冷笑一声,亮出杨雪静的三张银行卡,道:“告诉我密码,我取了钱自会放了你。”杨雪静突地灵机一动,道:“是不是王翰心叫你来的?”霍刚愣了一下。嘿,还有点小聪明,居然能猜到此事与王翰心有关,说明她对王翰心的人品并不信任;但她只猜对了一半,自己并不是王翰心指使的,而是发自肺腑来的,不然大可挑选更好的目标。其实就霍刚看来,王翰心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杨雪静见霍刚一时没说话,以为自己猜对了,道:“如果是他叫你来的,你告诉他,得罪了我没有好下场。”霍刚暗笑,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逞强,这女人胆子还真大,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是谁没有好下场。霍刚道:“那不用你操心,这张建行的卡密码是多少?”霍刚这话似乎是承认了他是王翰心指使的。

杨雪静将头一扭,不正眼看霍刚,想顽抗。霍刚掏出一把刀,在杨雪静脸上抹来抹去,杨雪静吓得面无人色,直打哆嗦。霍刚冷冷道:“我数三下。一!”“二!”杨雪静道:“我说,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呀。霍刚道:“希望你不要把密码记错,我马上就可以打电话查。如果你记错了,那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杨雪静说了密码,霍刚打开杨雪静的手机,拨了电话银行号码。密码正确,一查余额,建行的卡里只有二万多元。两张工行卡的密码与建行是一样的,查了一张,卡里只有一万多,霍刚皱起了眉头。只剩最后一张了,希望这张不要令他失望,可能这张是主要资金所在吧。结果一查,这张卡里也只有五万多,三张卡的钱总共加起来还不到十万!

霍刚眼前一黑,这臭婆娘,带三张卡在身上,才这么点钱,值得自己费这么大劲?霍刚简直要暴怒了!霍刚问道:“你三张卡怎么只有十万?”杨雪静道:“我不是跟你说了没钱嘛。”霍刚气得吐血,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他肯定是不会为区区十万元冒险去取钱的,这次行动等于以失败而告终了。唉,为了替男人出口气,选错了目标,白忙活了一阵(噢,也不完全是,还是有三千多元进账),霍刚悔不该义气用事,但事已至此,只有自认倒霉了。上次去太原虽没抢到钱但还认识了一位红颜知己,这次就真的是一无所获了。

霍刚在想要是去敲诈杨雪静家人,不知王翰心会作何反应。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还是以德报怨,倾力相救?

霍刚扯下头罩,杨雪静看着霍刚的脸,惊讶地道:“是你……”霍刚道:“是我,我让你死得明白点。”“真的是王翰心叫你来的?”杨雪静几乎可以肯定了。霍刚道:“是不是都没关系了。”既然对方主动露了相,可能就要杀人灭口了,杨雪静看形势不妙,忙道:“你不要杀我,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他给你多少钱?”其实王翰心又哪能拿得出多少钱呢。霍刚道:“这一次我不收费。”说完霍刚一把扭断了杨雪静的脖子。

杨雪静还以为自己说了密码对方会放过她呢,最可能的是把她扔在这里让她自生自灭,没想到霍刚会痛下杀手,她真是死不瞑目。其实无论如何今晚她都要死。

霍刚挖了个坑,将杨雪静的尸体和她的包、手机一起埋了,手机还收到两条短信呢。

霍刚回到酒店,叫了个小姐发泄了一通闷气。

第二天上午,霍刚回了上海。霍刚暂时还不能走,以免引起怀疑,他照样去网球场打球。下午,他碰到王翰心独自来打球,霍刚问道:“怎么一个人,你老婆呢?”王翰心道:“回老家参加朋友婚礼了。”“跟她打没意思是吧。”“当然,来,一起打两盘。”“来吧,我感觉又进步了,要赢我没这么容易了。”“呵呵,真有这么快,我试试。”两人开始战斗起来。

边打霍刚边在想不知杨雪静死后王翰心能否分到一笔财产荣归故里,不过估计没这么乐观,杨雪静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还搞了什么婚前财产公证。不管怎样,他希望王翰心以后自食其力,不要再以女人为靠山了,那将得不偿失。

打了两局,霍刚分别以三比十,二比十败下阵来,确实技不如人。霍刚觉得王翰心比球场的教练打得还好些。

霍刚与王翰心坐下来休息了一阵,这时王翰心手机响了。王翰心接通手机:“喂。”“她没回来。”“没说。”“她昨晚没回家?”“行,知道了,再见。”王翰心挂了电话,道:“嘿,她人还不知道哪去了。”霍刚道:“杨雪静?”“嗯。参加个婚礼还搞得人不在了,可能是打牌打得忘乎所以了,手机估计也没电了。”“你准备一直这样跟她过下去?”“我都不知道,唉。”“不管她,我们再打一局。”

两人打了近两个小时,打累了,正在休息,王翰心手机又响了。“喂。”“她的车停在润和庄园附近?那她人呢?”“那就奇怪了。”“你们想报警?”“好吧,如果明天再没有她的音讯就报警吧。”王翰心脸色沉重挂了电话。霍刚道:“怎么回事?”“杨雪静失踪了。”“失踪了?”“才发现她的车停在她家附近,人不见了。”“不会是被绑架了吧?”“有可能,搞不清楚,我先走了。”“再见。”

霍刚在上海又呆了一个多星期才回重庆。那次之后他没有看见王翰心去网球场了,想必杨雪静的失踪够他折腾了。

霍刚回重庆后,向家人宣告他们的皮鞋已经打入了燕莎商场,家人一片祝贺,但霍刚转而又愁眉苦脸地说进是进去了,但销量很差,家人安慰说不要紧,慢慢来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