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天空并没有下着雨。离开部队的那一天,说好你要来送行。要走的战友都上了车,送行的人话太多。我跟着他们上车,我跟着他们挥手,我想着你为我留着眼泪。我想你会来送我,我想你会对我挥手,我想你为我唱一首我们的歌谣…………”


整整一年前的今天,我脱下军装,做上归乡的列车退伍回家,结束我四年的军旅生涯。离开中队的时候,大家就是唱着这首歌曲,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


退伍的前一天…………


还有一天就要退伍了,我们这些即将退伍的老兵不由自主的聚到了一起。因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要珍惜这相聚的每一分每一秒。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与往日有什么分别,可是谁的心里都明白,在过一天我就要天南海北各奔西东了。回到养育自己的家乡,回到亲人身旁,也许今生今世再不会有像现在这样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机会了。


张震——中队里我的唯一的一个同年兵,这段时间少了训练场上的生龙活虎的英姿,多了几分离别的哀愁。平日里我们都戏称他为军委主席,因为他的名字刚好和军委副主席相同。而他自己也是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班长,更是我的好兄弟。平常我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可是到了现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们坐在一起,互相看着对方半天没有说话,这时候根本不抽烟的他却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盒红塔山,拿出了一支递给了我。要是换在平常我一会高兴的接过来,并大喊两声兄弟万岁之类的话调侃他一下,现在却没有了那种心情。“兄弟,抽这最后一根烟吧。”说着,他打着了打火机,这也算我们做了半天第一句开场白吧。刚吸了一口,张震就大声的咳嗽起来。我看不下去了“兄弟,明知道不会吸烟就不要吸嘛,你也不用陪我这个烟鬼。”


“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再有一天就要退伍了,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么长时间了。中队就咱们两个四年兵,我不陪你还有谁陪你。”


“是啊,时间可过的真快,一眨眼的时间就要轮到咱们两个退伍了,想想去年留队的时候咱们还在羡慕那些战友能够回家了呢,可现在咱们也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想当初穿上这身军装,看着别的同学用羡慕的目光望着我,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从江苏来到这北方的山乡,开始还真是不习惯,多亏了你们照顾我才能挺过来。”


“张震,说这话你就太见外了,我还不是一直身体就不好,当新兵的时候咱们就在一个班,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一样靠你们的照顾。大家能在一起当兵那就是缘分,每天吃、住、训练、工作都在一起咱们就是兄弟。说实在的,现在还真想念那些已经退伍的兄弟,还有那转业的老队长,也不知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听说他们过的还都挺好的,也不知道咱们回去以后会怎么样。今年回家可以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了,只是身边少了这些战友还真有些不习惯,再也不能和大家一起包饺子,一起看晚会了。”


“别这么说嘛,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算我们分别了,天下虽大,走到哪里我们还是战友。”


刚说到这里,只听门外一声“报告”,听得出来是上海兵小李的声音,只有他才说得一口“上海普通话”,南方的口音还不算太重。我们一同说了一声“进来”,不愧是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彼此之间都有了默契,我们不禁相视一笑,刚才离别的气氛被冲淡了不少。


小李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身边,“徐班长、张班长说什么呢?”一边说着一边老实不客气的拿起那包红塔山,抽出一根点上,看着他的模样一点也不像就要退伍的人,好像他生来就没有烦恼似的。我们三个做在一起就唠起了家常,每个人都说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愿望。小李这个兵是我们带出来的,每天一幅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肩上却带着一粗两细的中士警衔。再看看现在的他,很难和班长这个词联系起来。可是说起来可能大家不会相信,就是他在支队大比武中获得了五公里武装越野的第一名,总队的百名优秀新训班长。虽然当兵比我们晚一年,却比我们强的多,谁会想到他当新兵的时候是我们班里面最调皮捣蛋的兵。这个时候别的战友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我们班,不管是退伍的还是留队的全都到了这里集合。这可能是我们班一年之内最热闹的时候了,大伙都互相留下自己的通讯地址和自己的照片,那情景就像是新兵连下连的时候一样,不过这样的场面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拿起相机,纷纷和战友们合影留念,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带着帽徽和警衔照像了,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最后的一次机会,还有的拿出自己的优秀是兵证章挂上,用一张张照片把这军营的美好留念保存。


下午2点,哨音响起,这是我们在中队最后一次集合。大家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了会议室,就行刚刚来到中队的时候第一次开军人大会那样。请示报告、坐下、脱帽,挺胸、抬头、双手放在膝盖上,俨然都是新兵时的模样。指导员做退伍动员,队长宣布退伍命令。摘下帽徽、取下肩章,我又像来时一样。上缴的时候我偷偷留下一副领花,攥的手心都出了汗,我知道这不对,可是还是忍不住留了下来,要把它作为我部队生涯的留念。


4点钟,我们第一批要走的战友去向大家告别了,想到他们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我也替他们高兴,可是以后就没见面的机会了,我们这些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都不禁抱在了一起失声痛哭。部队有句话“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艰苦的生活条件,我们没有流泪,超大的训练量,我们没有皱眉,扑救山火的现场,我们更没有后退。这些我们都经历过,没想到现在退伍了却留下了眼泪。再见吧,我的战友,再见吧,我的兄弟,让我在为你唱最后一首歌谣。


“不敢回头,默默泪流,我们在军营相伴几个春秋。朝朝暮暮,风雨共渡,如今我却要离开这个地方。紧紧拥抱,紧紧握手,祝福的话语怎么也说不够。相送千里,总有一别,让我们同唱一首分离的歌。再见吧,再见吧我亲爱的战友。再见吧,再见吧我亲爱的兄弟。也许是在春天,也许是在冬季,我们还会相聚在这里。也许是在春天,也许是在冬季,我们还会相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