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五章 校园玫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回到宿舍,见胡南安与陈若恪正兴奋得上窜下跳,而一向腼腆的杨经山也是双眼发光,一只青筋劲暴的手正用力抓着床沿,激动得差点抽筋。

楚寒奇怪,不由好奇地问:“你们这是怎么啦?”

陈若恪跑过来,紧紧拿住楚寒的胳膊,吃了蜜般说:“我们见到校园玫瑰啦!”

楚寒费劲挣脱陈若恪的手,他的手臂被其抓得生痛,瞟一眼失态的众人,不由更奇了:“校园玫瑰?北大有玫瑰吗?”

胡南安气绝,没好气道:“‘校园玫瑰’是一个人,是北大的大美人!”

楚寒恍然,接着轻笑:“‘校园玫瑰’是谁啊?”

胡南安跑过来指着楚寒的头,看白痴似地问:“‘校园玫瑰’是谁你不知道?”

陈若恪重又死死抓回楚寒的胳膊,好像受了极大的污辱:“你居然不知道‘校园玫瑰’是谁?”

杨经山亦对楚寒露出鄙视的眼神,楚寒耸耸肩,无奈地摊摊手:“小弟初来乍到,请原谅小弟的孤陋寡闻,我真的不知道!”

三人想想也有理,胡南安遂教训晚辈似地说:“来!我给你上一课!‘校园玫瑰’就是北大的大美人——陈诗嫣!”

“陈诗嫣?是她?”楚寒惊疑,接着暴出一句讨打的话:“陈诗嫣很美吗?”他怀疑这个时代的人的审美观点!

“呀!”三个人突然爆发,风激电飞般扑向楚寒,好一阵“暴打”。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楚寒讨饶。

三人余怒未尽地停下来,楚寒好不容易稍整一下,又说出一句不知死活的话:“见到陈诗嫣你们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嘛!”

“呀!”三个人重又风回电激般扑上再次“施暴”。“胆敢污辱陈诗嫣同学,胆敢污辱我们!”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楚寒苦苦哀求。

“不行!”胡南安断然拒绝。

“今晚我请你们吃饭!”楚寒为脱离“苦海”,忙抛出诱人条件。

“哪里吃饭?”胡南安急忙追问。双方在讨价还价。

“校外小吃店!”楚寒即口回答。

“不行!”陈若恪否决。

“新民饭店!”楚寒忍痛。

“吃什么?”胡南安问。

“吃肉饺!”楚寒道。

“外加一盘烤鸭!”胡南安阴阴地笑着。自上次楚寒请他们上过一次馆子后,他们一直想着那味,他们没想到那烤鸭那么好吃,他们没想到楚寒还蛮有钱,那是他们第一次出入高级饭馆。

“好!”楚寒心中滴血,痛苦答应。

楚寒终于脱出“苦海”,他整整衣裳,再次引爆一枚重磅炸弹:“刚陈诗嫣请我吃饭,我没去!”他真是不知死活啊!

“呀!”三个人第三次风激电骇般扑上,不过,这回不是“暴打”了,而是神往的静静围着楚寒。

“怎么回事?”胡南安不信。

楚寒淡淡一笑:“就刚我出图书馆的时候!”

“到底怎么回事?楚寒!你快快从实招来!”陈若恪挥着拳头威胁,他已有点迫不及待了。

于是,楚寒简单地把经过说了一遍。“哦!”大家恍然,“原来这么一回事!”个个露出羡慕之色。

楚寒认真说:“陈诗嫣也不就是一个稍长得好看点的女人,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何至于此啊?”他说话委婉许多,以免犯忌。

胡南安站起来,正经神色:“楚寒!你有所不知,陈诗嫣并不仅仅是一个大美女,据说她还是高干子弟,她的父亲是中央某部委的部长!”

楚寒恍然,暗忖:“难怪大家如此反应了,谁能攀上陈诗嫣,谁就攀上了高枝!”

胡南安接着说:“陈诗嫣被称为‘校园玫瑰’,可她却是一支带刺的玫瑰!每天想邀她吃饭,想跟她说话的人不知繁几,可她都冷若冰霜,从不理睬!而且她很少在校园活动,下课后,便回家了!”

停顿片刻,他盯一眼楚寒:“所以嘛!今天楚寒你能跟她说上话,还能被她主动邀请你吃晚饭,这是破天翻头一遭啊!”

陈若恪接着气愤道:“可是你这小子居然还拒绝了人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旋又扭头一想,爽笑:“不过,那带刺玫瑰居然遭到男人拒绝,不知会是什么反应?想想来还真有趣!”

“总之!楚寒,你走桃花运了!”少言寡语的杨经山突暴出一句总结语。

胡南安与陈若恪认同,楚寒则嗤之以鼻,说上一两句话,这算哪门子的桃花运?

“楚寒!你得带我们认识一下陈诗嫣!”胡南安定定地望着楚寒,陈若恪与杨经山也满是期望。

楚寒为难:“我也不认识她,再说我也不知什么时候能遇上她!”

胡南安大为不满:“差不多共进晚餐了,还说不认识?”

陈若恪浓眉一展,计上心头:“ 这个不用你操心,后天是月末,学校有舞会,陈诗嫣一定会出现!”

“对!对!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呢?”胡南安与杨经山惊喜,“还是你小子灵幻!”三人就是在舞会中第一次看到了陈诗嫣,第一次知道了陈诗嫣,也第一次迷上了陈诗嫣。

楚寒迟疑,颇感为难,现在时间紧迫,他想多学点东西,对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没有丝毫兴趣。

“好啦!别犹豫啦!就算帮哥们一把还不行吗?”胡南安拍一下楚寒的肩。

陈若恪接着苦笑:“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知道自己的斤两,我们只是想与陈诗嫣说几句!”

楚寒默然,不管什么社会,什么时代,出身都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好!我答应你们!后天,我们一去校园舞会”楚寒爽快道。

“欧!”三人欢呼。“走!我们去新民饭店,吃烤鸭去!”三人还没有忘记“痛宰”楚寒。

楚寒苦笑摇头:“一群损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