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1)

醉长生 收藏 5 12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一节:恶与报(1)

早晨的阳光透过细花白布的窗帘,晒在床上有已经三个多小时,修辟邪才从梦乡里慢慢醒来。

每个人在一晚宿醉后多少都会有些头疼,修辟邪也不例外。何况昨晚喝了那么多啤酒和鸡尾酒后,那运动量着实不小。

修辟邪发出了一声难受的呻吟,手指已经习惯的揉上了太阳穴。“谁要是能在每次我喝醉了以后替我头疼,我把爵位让给他。”这是他每次醒来以后必发的一个誓,这次好像已经是第4786次,只是可惜他喝醉的次数实在太多,而且每次喝得也是实在太多,如果他少醉几次,没准还真会有一俩位异想天开的仁兄来试试。如果有人愿意付出平均三天一次头疼欲裂的代价来换取他的伯爵爵位,那么那位仁兄不是傻子,也必定是生无可恋了。

揉了好几分钟,修辟邪才把手指放下。左手按了一下床头架边的电铃,右手往床上撑去,准备帮助脖子支撑一下已经变成了78公斤重的脑袋,接触到的却不是床单,而是一片光滑的皮肤,那是一个女人的后背。修辟邪看着这个背对着自己,还在酣睡的女人,脑袋却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这个女人的样貌和名字,只记得昨天晚上在酒吧看见了这个线条非常漂亮的背影,就上去搭讪了。“……丽……叫什么丽来着?算了,想不起来算了。”

在的眼里,这种一夜情人的价值,就只不过是一夜情的情人而已,既然只是一个夜晚的情人,想不想得不起来她们的样子和名字那就没什么关系了。在座落在海滨大道的高级军官俱乐部里,有一个海军的上校开玩笑的说,他只是为了女人才活着的。他立时冲上去和那个海军上校大打了一架,大骂别人胡说八道毁坏他的清誉:“我除了喜欢女人还有美酒呢!”

卧室的门外“咚咚咚”的被人轻敲了三下,慢慢的打开了,进来的是管家老裘。老裘在修家的服务却已有35年,时间比修辟邪的年纪还长9年。老裘端着一个精致的托盘静静的走到了床边,托盘上放着的是一瓶阿斯匹林和一杯清水。既然昨天晚上看着他搂着一个妖艳的女人醉醺醺的回了家,那阿斯匹林就是今天早上的必备品了,这早已是惯例。

看着修辟邪把两片阿斯匹林吞了下去以后,老裘才轻声的说道:“半个小时以前,袁队长打来了电话,说龙牙又杀死了一个军官,杀人现场在胜利大道落日路福长大厦7楼。如果少爵爷醒了,请尽快赶过去。”

“又是龙牙!?”修辟邪发出了一声哀叹,倒在床上拿枕头蒙住了脸,头更加疼了。

龙牙是一个暗杀组织的名称,也是一个让廷卫军听见就头疼的名称。龙牙的首次出现是在三年以前,在1886年11月的大地帝国帝都中京,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惨案之后。

京城中京是全国最繁华之地,尽管全国各个地区的经济持续低迷,除了朝廷日见高涨的各种苛捐杂税和失业率以外,唯一没有增长的就是老百姓的粮缸。虽然10月份的黄河大汛中陕西,山西,河南的三处河段决口,一百余万老百姓无家可归,哀鸿遍野,朝廷却称国库空虚,无力赈济,除发放了700万公斤陈年霉粮和5万顶军队中报废的帐篷以外,就没有任何的赈济,就连那700万公斤霉粮和帐篷,也经过了各地地方官员的层层贪污克扣,发放到灾民手中的也是寥寥无几,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地的灾民纷纷向邻近没有遭灾的省市涌去,等等这些,全都没有影响到京城中京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11月12日凌晨1点,一幕惨绝人寰的惨剧就发生在了歌舞升平,终日不夜的天子脚下。

河南难民张留福一家四口人逃难来到了中京郊区东西湖的一片荒野草地,老夫妻两人在刚刚支起的一顶破帐篷里燃着了一堆小小的篝火,忍着腹中的饥饿,小声的商量着明天去那里乞讨一口饭吃。

两个女儿张兰和张菊一个16岁,一个14岁,已经吃过了老俩口白天讨来省给她们吃的两个馒头睡下了,老俩口看着两个女儿被篝火映得红红,漂亮的小脸蛋,算是安了一点心。已经来到京城了,京城这么繁华,讨一口吃的东西应该不困难吧。只要熬过了这一个月,等洪水退去,他们就可以还是回去好好的种地,还是过着他们只求温饱,平凡的生活,老俩口还在这样盘算着。未来的生活虽然贫困,但还是可以养活两个小女儿,看着她们长大,出嫁,等着两个老实,本份的小伙子红着脸第一次叫他们:“爹!妈!”

未来的路虽然艰苦,但还是得走下去,因为这就是他们老百姓的生活。老俩口的眼神里还是充满着期待,充满着对生活的渴望。就是这时,无情的恶魔向他们露出了狰狞的利牙。

帐篷外面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与呼喝声。老俩口将头望出帐篷外面,原来是十几个羽林军的官兵,手持着步枪和木棍正在驱赶和他们一起逃难到这里来的另外几户难民。来的是羽林军京城卫戍部二团团长吴明与他的14个部下。

吴明刚刚和他的部下在京城有名的五味楼喝了个酒满肉饱,在开车回郊外驻地的路上看见了路边这几顶破帐篷,想起了前天才下达的不准任何流民进京的命令,“他妈的!都跑到这里来了!都下车,统统赶走!”十几个羽林军的士兵喷着满嘴的酒气跳下了卡车,扑向了路边的帐篷。

“长官,俺们都是本份的农民,只是想进京讨一口饭呀。”张留福对着已经走到跟前的吴明苦苦哀求。

“屁话!本份的农民不好好在家种地跑来京城做什么?都滚!”吴明瞪着被酒精烧红的两只牛眼大声呵斥道。

“那不是遭了灾么,家里的地和房子都被洪水冲了。长官,俺们没饭吃,不能在家里活活等着被饿死呀。”

吴明那里听他的这些,“上司有令,流民进京影响京城的观瞻和治安!再不滚把你们都丢大牢里去!”

“爹……”帐外的吼声惊醒了沉睡中的张兰姐妹,两人从帐篷里出来,畏缩的躲在张留福的背后看着这些凶恶的羽林军。吴明一见两个漂亮的少女就换了个脸色,笑眯眯的对着小姐妹说道:“你们不是在家没饭吃吗?刚好我营里少两个洗衣服做饭的仆人,跟我回去吧,我给工钱你们吃饭。”

“那不行!她们还小。要去俺跟你去!”一直躲在张留福身后,张留福的老伴柳花芝再也顾不上害怕,瑟瑟发抖的挡在姐妹俩面前。

“放屁!老子要你个路都走不动的老吃才做什么?”吴明凶相毕露,上前就去拉姐妹俩。“俺不去……”姐妹俩哭着挣扎,张留福老俩口也奋力的阻拦着吴明。吴明尽管膀大腰圆,一时也拉不开张留福一家人的手,急忙大叫:“兄弟们快过来帮忙,我发现了两个好货色!”

几米外正在驱赶其他的难民的羽林军帮凶立刻跑了过来,“真的是好货色呀团长!”脸上长满酒刺的中尉郑重色眯眯的叫了起来,立即动手帮忙拉扯起张留福紧紧抱住姐妹俩的双手。张留福哭叫着:“长官!长官!你们可都是为国为民的军人啊!你们不能这样祸害我们老百姓啊,俺闺女才十几岁,还小啊!”

“操你妈的!你也知道老子们是为国为民的了,你就应该奉献你女儿慰劳一下老子们!老子看上你女儿是给你面子了!”吴明半天拉不开柳花芝的手,本来已就已经不多的良知再被酒精一烧更是不知丢那去了,心里越来越火大,一手抓过一个羽林军身边背在背上的步枪,用枪托一下子就向柳花芝的肩膀砸去。其他的士兵一看团长都动了手,那里还有不动手的,都将拳头和枪托纷纷砸在老俩口身上脸上。

张留福老俩口都是50多岁的人了,怎能经得起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士兵殴打,张留福和柳花芝瞬时便流着满脸的鲜血倒在地上。张留福的手紧紧抱在张兰的腿上哭叫,“你们是人吗?她们还只是孩子呀!”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