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之魂 第二卷 第三帝国的战争准备 六十六章 外交底线

nullnull 收藏 4 32
导读:德意志之魂 第二卷 第三帝国的战争准备 六十六章 外交底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3/


紧接着,我又在我的外交棋盘上又向前走了一步。这一步是为了试探英、法的底线在那里。

于是,我在一个适当的场合向《每日邮报》的普赖斯透露,最近德国空军已正式成为德国武装力量的一个兵种。对此无论是英国或法国,官方均未正式发布谴责。

而在伦敦,大英帝国的外交部长约翰-西蒙爵士通知下院说,一旦德国元首感冒痊愈,他仍将按计划出访柏林。

在巴黎,法国所作的反应也仅是由国防部提议,延长部队的服役期。

这种弱不禁风的反应,让我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松懈了一点。到了次日上午,我令首席副官威廉-布吕克纳通知军备部长兼后勤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战争部长维尔纳-冯-布伦堡陆军元帅、最高统帅部副总参谋长威廉-凯特尔陆军元帅以及像海军的雷德尔等各军种负责人和帝国各大军工企业的总裁们晚上在慕尼黑的“四季旅馆”与我会面。

当晚,最高统帅部便在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旅馆举行临时会议,主要讨论元首令他们惊慌失措的征兵计划。

到了第二天下午,约100名外国记者都挤在帝国宣传部的大会议室里。谁也不明白戈培而为何突然把他们找来,所以室内空气有点儿紧张。

过了许久,戈培尔慢慢悠悠的进来了,看上去煞有介事的严肃。他大声宣读了一份新的法令,宣布全面实行普遍兵役,将和平时期的兵力增至80万人,并再建立25个摩托化军。

就在那时,法国大使弗朗斯瓦-本塞正在总理府元首的书房内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弗朗斯瓦-本塞抗议说,这份通知肆无忌惮地违反了凡尔赛条约,对德国事先不与法国接触或讨论便让法国接受既成事实表示遗憾。

同一时间,我的新上任的新闻发言人——威廉-布吕克纳在慕尼黑市政厅里庄严地、坚定地反驳说道:元首的意图纯粹是自卫性的。法国没什么可害怕的。德国的主要敌人是GCZHY,并且他破口大骂俄国人。这样,英、法大使离去时几乎相信,希特勒无意发动反对法国或英国的战争,只决心毁灭SWA政权。

因此,一个星期后,法国对德国再次显示武力所作的回答,仅仅是向国联提出毫无意义的呼吁。

到了4月29日上午,英国的官方代表团在友好的气氛中会见了我。

战后,那天首次充任元首的翻译的包尔-施密特老人在接受CCTV新闻频道“东方是空”著名主持人“水军医”同志采访时回忆到:当元首向约翰-西蒙爵士、艾登和大使埃力克-菲普斯爵士问候时,他的微笑是特别友好的。他们在总理府矮桌旁坐着。德国在场的有威廉-凯特尔陆军元帅和里宾特洛甫。

西蒙宣布,英国政府和人民首先需要的是和平,真诚希望德国与其它欧洲国家合作,朝这一目标前进。

英国的决定性因素即英国的公众,对类似德国退出国联,奥地利及某些单方声明那样的事件非常不安。英国并不反对德国,但强烈反对任何有可能危及和平的事情。

而元首的回答则特别巧妙,一方面是特意请求,另一方面字里行间又在威胁。他对他的行动一一作的解释,虽然可信却不能令人折服。

例如,他矢口否认违反了凡尔赛条约,理由是,他从未在上边签字。他的碧眼盯着约翰爵士补充说,他宁愿死,而不愿这样做。

元首镇静而彬彬有札地进行辩驳,这令英国人相当地吃惊。当牵涉到立陶宛的东方公约被提出来时,他失去了平静。“我们与立陶宛毫不相干!”元首大声喊道。因为目前,那里正在对德国少数民族进行阴谋审判。

他眼睛里射出怒火,声音粗哑。“他们在梅墨尔践踏德国少数民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决不与这样一个国家签订条约!”他怒斥道。

片刻后,风暴平静了,他又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谈判者。他据意识形态之理进行辩驳。他平静而有力他说“在国家社会主义与布尔什维克主义之间,任何联系都绝不可能!”

在当晚的宴会上,我们敬爱的元首心情愉快地,热烈地与艾登交谈起一战时各自的经历。

他们曾在奥塞河两岸面对面厮杀。于是,两入便在菜单后面画起战地地图来。他们的谈话内容有些给弗朗斯瓦-本塞偷听到了。所以,吃完饭后他便问艾登,他是否真的与希特勒打过仗。艾登回答说好像是,于是法国大使便讽刺他说:“你想念他吗?你应该枪毙他(。。。。。。。此处省略12000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