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五章

巴渝 收藏 4 5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八十五章



回到区里已是傍晚,没赶上区食堂下午四点就开的晚饭。于是江海洋带领二人到黄糕铺去吃黄糕粑充饥,五毛钱的黄糕粑就让三人吃得胀得不得了。

江海洋付了帐,看见老板也很高兴,他没想到风雪之夜还有这么好的一笔买卖。吃完黄糕粑,王莲英到她通过赶场时认识的同姓“家门”那里去借宿去了;柳万绿则顶替姚兴元的铺位对付一晚上。

走上小客店的楼上房间推门一看,“老狐狸”及小魏和另外两男两女在屋里吹牛。那四个陌生的面孔,从年龄上看无疑就是“老狐狸”招的知青。

“回来拉?你不是说要明天才回来吗?”“老狐狸”先发问道。

江海洋看了一眼身边的柳万绿回答说;“有两个迫不及待回城的年青,你能捱到明天?随便介绍一下,他叫柳万绿,名字很有诗意,你们知青之间是很容易沟通的。”

小魏也笑眯眯的把四个知青介绍给他俩,江海洋见其中有个女知青,虽穿的很朴素,但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她的青春气息,五官也很别致,身材也不错,很有女人味。从一进门他就发现她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刚才小魏在介绍她的名字时,江海洋听得十分清楚,她叫朱玉婉。

江海洋和柳万绿放下挎包和行李也加入到他们的“日白“大战中来,毕竟是漫漫长夜,又无处可去,大家只好把这时间消耗在吹牛皮上,你就是把天吹垮了也没人找你算帐,税务局的税官也不来找你收税。

江海洋打着哈咳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过了,两个女知青还没有离去的意思,他又有意识看了看“老狐狸”,他明白了他的含意,于是高声宣布“牛皮会”到此结束,如果明天天晴就直杀县城。

“老狐狸”最后强调说:“没得法得,鉴于本地条件的恶劣,朱玉婉和黄淑琴只好与我们同住……”

“那啷个要得哟,我反对,条件再恶劣嘛也不可能男女同居一室睡噻。”江海洋没想到“老狐狸”居然提出恁个荒诞的建议来,让他很难接受。

“唉,你听我说完了来嘛。这实在是不得以而为之的事,我啷个晓的天公不作美嘛,我又不是气象局的。再说出门在外那个晓得天有不测风云,你还不是遇到个大肚皮,啷个办嘛?还不是要发扬革命的同情心把她弄回去算了。话又说回来,大家都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都是经过学习的噻,未必这点觉悟都没得唢。”

“好好好,我怕你,你真的是想得出来。我要是带了军大衣,我宁愿下楼去站岗。”江海洋有点急,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在屋中间转来转去的说。

他的样儿让有一个人看了直想笑,那就是朱玉婉,“龟儿当过兵的硬是傻得可爱。”她在心里评价道。“要是换成是‘魏招工’怕是巴心不得和我们多住几晚上哟。”

“你不要打肿了脸去充胖子,你下去站两个小时试一下,负责冻成一根冰棍。”“老狐狸”将了他一军说道。

“那恁个,我们六个男的坐岗,每人一个小时,正好天亮。行不行?”江海洋提议道,他急中生智把部队那一套搬了出来。

“我看你硬是别出心裁。好嘛,好嘛,就恁个,我懒得和你争。我坐头岗,你坐尾岗。”“老狐狸”不得不同意道。

“你真是个老……”江海洋本想说,你真是个老狐狸,但想到对他不恭,于是改口道:“老同志,善解人意。”


第二天,全体小店旅客都在江海洋的吆喝声中起了床,洗刷完后就一起出门来到街上。满眼还是银白色的世界,既没有从山下来的车,又没有从区里开出的汽车。大雪封山了,使区里到县城的交通中断。大家最担心的是,要是再耽误两天,恐怕就很难在年三十赶回家吃团年饭了。

江海洋叫柳万绿去催促王莲英到区政府来,因为他听见“老狐狸”的部下在叽咕说,先到区政府食堂去把肚子问题解决了再说下文;再者他也怕她大起个肚子万一有个啥子意外,回去不好交代。

上午十点,他们才吃上面块,每人四两,任何人不得多吃多沾,而且还得等到下午四点才吃晚饭,就跟部队星期天一样只吃两顿。因为不晓得好久才有运粮车上来,到时候真的弹尽粮绝闹起饥荒来,那张区长就只好领着这帮人像红军一样饿起肚子坚守阵地了。

吃过早饭,一帮人又围在张区长宽大的办公室里吹牛,正吹得来劲时,姚兴元带着两个男女知青走进来。

张区长皱了皱眉头向炊事员问道:“灰面还能应付几天?”

“如果不再增加人,还可以应付到明天早上。假如县里运粮车还上不来,那就只好把锅儿吊起来当锣打了。”炊事员实话实说。

看到人们眼睛都盯着他,张区长心头也紧了一下,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大家说:“我们三个人还好说,实在不行可以到老百姓家里去‘打游击’,剩下这个加强班就恼火了噻。”

“是噻,从昨天就开始一天两顿面块,饿得人都软棉棉的,啷个办啰。走又走不成,饭也吃不饱,真的是饥寒交迫。”小魏有些不满的说。

江海洋则注意的观察了一下姚兴元带回的男女知青,男的叫蒋礼,却长得五大三粗,女的叫毛英比王莲英长得要好看一些,有几分姿色,一对眼睛很会说话。此时几个知青如分别好久的战友,正挤在一起小声交谈,从表情上看都比较兴奋。

几个招工师傅也因目前面临严重的局面而感到一筹莫展,“老狐狸”甚至在屋里来回的走来走去,内心也显得十分着急起来。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杀出重围,冒雪下山,诸位意下如何?”江海洋突然下决心的说道。

他不愿再给张区长添麻烦,同时也是归心似箭,因为真的再耽误两天,县医院的医生一放假,知青就无法体检,没有体检表,县知青办就无法为知青发放回城通知书。而继续困在这里既有断粮的危机,又有赶不回去和家人团聚过节的可能。

他的提议得到了小魏、姚兴元的支持和知青的一致拥护,谁不想早点结束这艰难困境。那是因为家里的饭菜及卫生条件和与亲人团聚的诱惑力实在太强烈了,任何人对此都无能为力,想抵御都不得行。

“好嘛,我也同意,我只担心我能否坚持走到县城。”“老狐狸”扔掉烟屁股说道。

于是一帮人告辞了张区长,背起行囊冒着鹅毛大学沿着公路朝山下走去,远远看去他们像一支被打散了的“土八路”。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到半晶坡的半山腰,大家又累又饿,“老狐狸”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叫唤需要休息一下才能继续上路前进。

好在前方丁字路口有一处卖牛肉汤的草棚,一口大铁锅里翻滚着热气腾腾的牛肉汤,香飘四溢,令人垂涎。十二个人一下蜂拥而来,使得只有一张桌子的草棚一下子暴满,让掌勺的老板满面春风高兴的合不拢嘴。

“每人一碗牛肉汤,由我开钱。”江海洋大咧咧的对老板说道。

那是他一进来就看到招牌上写着“牛肉汤,一角钱一碗。”老板热情的招呼大家坐,又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桌凳不够。一个看似老板儿子的小伙计围着一件脏些些的白围腰在舀汤,刚舀起第一碗就被蒋礼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了过来,端起就喝。

看到他一副饿劳饿相的样子,江海洋批评道:“我看你叫蒋(讲)礼,啷个一点都不讲礼哟,尊老爱幼,女士优先都不懂唢。”

蒋礼听了,也不管这么多,只是朝他笑了一笑,又埋头喝了起来。

“肚儿没得油水,啷个不饿相嘛。”一个男知青帮他说道。

江海洋看到锅里的牛肉汤,其实是几块牛骨头和牛下水熬成的,可以说根本没有一点牛肉在里面。他端起碗一喝,味道还满不错的,他不禁想起西湖那头“壮烈牺牲”的老水牛,不也是同锅里的那头牛一样被宰后都变成了人们的美味佳肴,它们虽然死因不一样,但下场结果却一模一样,他不免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喝过牛骨头汤,一行人继续沿盘山公路向县城进发。江海洋当开路先锋,姚兴元领着几个女知青坐镇中军,“老狐狸”和身体微胖的小魏断后。漂亮的朱玉婉突然加快步伐赶到前面,故意与江海洋并肩同行,她的动机是想引起对方的注意,她在心里有点喜欢这“傻兵哥”,特别是刚才看到他慷慨解囊的一面。

后面几个男知青看到后就吊眉吊眼的说起二话来了。

“怪不得我们的头儿走路恁个精神哟,原来是有美女在身边。”柳万绿说。

“这叫男女搭配,走路不累。”蒋礼说。

“要是他俩个在这冰天雪地里,真的一边走,一边谈情说爱还是很浪漫的哟。”十八公司的一个知青说。

“不要想象力恁个丰富嘛,我看还不是水性扬花的朱玉婉像膏药一样主动巴上去的。”十八公司的另一个男知青说。

“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哈,那个不晓得你追求过她遭吃了个‘闭门羹’嘛。”黄淑琴转过头来为朱玉婉抱不平道。

“龟儿接话瓢,耳朵还尖嘞。”追求过朱玉婉的男知青不安逸的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