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叶子飘落```

从发现对手开始追踪,已经是第三个夜晚了。


李羽尘猫在一丛灌木中松了松绑在右上臂的绷带,长时间没有新鲜血液经过


的右手变的肿胀了,猎物挣扎的太厉害了,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理会伤口。他现


在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右手了,然而严酷的训练形成了他在战斗中的可怕直觉。


他知道,在危急情况时他的右手食指会抢在疲惫的大脑传达指令之前就扣响手中


的KBU-88狙击步枪。可是对手总是能跟他保持合适的距离,让李羽尘恨不得去找


一只传说中射程超远的AWP来。


这次真的遇到高手了!


远远的看着对手那纤瘦的影子,林间那不易觉察的脚印,再加上对手遗落的


一丝布片上的味道,李羽尘可以确定,让自己这个侦察与追踪的高手72个小时都


没搞定的对手,居然是个女人!真想好好休息一下啊!女人,李羽尘不禁想起了


他的叶子,一个温柔如水的江南女子,即将成为他的新娘的叶子。叶子出差回来


没有呢?要是已经回来了发现自己不在,自己的耳朵又要被蹂躏了!如果她知道


自己实际上做的是这样一种营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多亏叶子的工作注定她


经常的飞来飞去,才不会给自己的地下工作带来不便。无奈的摇了摇头试图驱走


心中的困惑与杂念,李羽尘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种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呢?真该死


虽然超高的佣金注定了这次任务的难度,但是他还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能派出


这么扎手的人物来护送!李羽尘心中那丝不安又出现了,为了这次超高的佣金而


接了任务,可拿到任务之后心里就一直有种莫名奇妙的不祥的预感,那是多年来


生与死的考验中积累下来的一种直觉。这是最后一次接活了,叶子说过结婚后想


开家小店,不再到处飞了,只想两个人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李羽尘知道,自己


的生命加上了家的责任,不再属于自己了。又摇了摇头,努力的驱掉那丝不安,


李羽尘迅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如何完成这次超高报酬的任务。


对方似乎一直在逃避与自己决战,只是一味的带着货物不停的转移。看来,


自己真的该爆发最后的潜力了,早点搞定这次任务,免得心里那丝莫名的不安总


是冒出来。再说自己已经出来3天了,叶子出差也该回来了,这次回去又该编个


什么借口呢?


李羽尘知道,自己只需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对手坚持不了多久的。一个女人


的体力怎么能跟久经沙场的自己比?何况对手身上已经镶嵌了2颗自己赠送的直


径5.7mm的小礼物!


又是紧张的4个小时过去了,天色已经很暗了。


从夜视仪里看过去,对手似乎是流血过多,体温下降的厉害了,已经半个小


时没有动一下了,却还能猫在一个绝对够专业的有灌木掩盖的凹坑里。李羽尘没


有开枪,他已经没有把这个顽强的女人当作对手了,反而有一丝好奇。他背着狙


击步枪,左手提着手枪警戒的慢慢接近,随时准备做出正确的规避动作。对手始


终是没有再动一下,可是李羽尘心里的那种不安却越发的强烈了。


他的对手,那个女人,匍匐在灌木掩盖的坑里,颈部动脉已经没有跳动了雇


主想要的小包放在旁边,上边还有一块布。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确认无误,


李羽尘叹了口气,完成任务了却似乎有些惋惜,叹息自己的最后一次买卖却失去


了这样一个难得的对手。


他看了看手中的布片,似乎上边写着一些字,还发出一阵很熟悉的香味。打


开微光手电,当他看到布上的字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窒息了,难以压抑的窒息


。他发疯的把那个做了自己3天的对手,已经失去体温的女人翻转过来搂在怀里!


啊!!!!这个小小的凹坑中发出李羽尘野兽一般的吼叫,苍凉,泣血!

----------------------------------------------------------------------

那块布片上写着:“你确实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这是我最后一趟生意,做


完之后我就要退出这一行,跟心爱的人结婚了。这也是为什么你中的那枪是在右


臂而不是你的脑袋上。可是我估计错了你的毅力,那么做为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你


能满足我一个心愿吗?告诉他我已经去了国外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让他忘


了我吧。”


然后是一行熟悉的电话号码,那个男人的名字是李羽尘,最后的落款是:叶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