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五部 祸兮福兮 第一章

一木人 收藏 45 7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因铁血乃军事题材网站,故本小说后60多万字将移至其它网站发表。谢谢!!!》

一阵短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李岩打开手机一看接到一个短信:王老已于今晨四时左右突然病故,内情不详。刘、胡、阎失踪。黑手正伸向你,千万保重!

没有电话号码、没有署名,不管这消息真假李岩直觉得头皮发秫、手脚冰凉、身子有点不听支配,好象要摔倒。仨丫头正在看着李岩,突然发现他脸色大变,跟着就象一边倒去,离他最近的杨阳小春手急眼快一把拽住了他:“主任,你怎么了?”

李岩猛然觉醒过来,看了看她们仨:“王主任的父亲突然病故,一场政治斗争就要开始了。记住:对任何人都不要说知道这件事,除非报纸上登了。好妹妹们,也可能我李岩的问题会牵连了你们,对不起了!罗蕊娜,我答应北方三省一区公安干警的车,无论如何都要兑现给他们。这件事我现在就签字,然后你们替我把这事办了,马上就去。”李岩说着从罗蕊娜手里全过拨款单签了名……

杨阳小春、杜红绢、罗蕊娜看着李岩这一出,好象是准备要上刑场似的,觉得直想笑,可又都一想政治斗争确实不是开玩笑,以前也听到过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加上前几天的那场腥风血雨,所以仨丫头正中其事的点点头然后就去办了。

看到仨丫头退出房间,李岩又想起件事儿来忙要追出去,但又返回桌旁拿起那根米长木棍出了房间。来到罗蕊娜处,将给章帆的支票拿出来,转身对卢卫国说道走去省政府找章副省长。说着李岩掏出手机给章帆打电话:“章老兄挺难请呀,忙什么呢?”“李主任,不好意思,对你的承诺出了点问题,我正在卫生厅处理呢!”章帆是个民主人士,办事认死理,差一点儿都不行!!!

“卫国,省卫生厅。”卢卫国一点头沙漠王飞快地向省卫生厅所在地清华路驶去,车上李岩删除了那条短信,然后用粤港行的号码将情况也用短信告诉了尚武、纪尚兵,让他俩各自注意些,尚武、纪尚兵接到短信后非常感激,并且回复了一个忠字。

“李主任,实在对不起,我让这帮家伙给骗了,十家医院并没有完全达到您要求的平价!”章帆一看李岩来到了省卫生厅找他,忙检讨。

“章省长,医院我走了几家,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看病贵的问题,我看基本上得到了缓解。如果下一步我们再建几家这样的医院,形成谁家药便宜我去谁家;谁家医疗费便宜我去谁家;到那时大医院也就自觉自愿地把价格降下来,服务态度提高上去了。这是支票,我来兑现我的诺言了!”听了李岩的话,看到李岩手中的支票,在场的省卫生厅同志都鼓起掌来。

“大家别谢我,应该是我谢你们。”说着李岩向省卫生厅的同志鞠了一躬,“但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章省长,一个药厂办GMP认证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和几十万做明白费吗?”听了李岩的话,别说章省长脸上挂不住了,在场的省卫生厅官员也都不敢看着李岩。

“那个药厂?”章帆忙问道。“红民制药,据说曾是省一流制药企业。”“不对呀,红民制药是第二批验收合格的企业,头一批没合格下了整改通知书,第二次是我带队去的,可以说全省象红民制药的标准化企业没几家,回来会上当场我就签字批了,是不是侯副厅长?”章帆问一个大肚子男人。

“这个、这个,”大肚子男人吱唔着。李岩猜想他就是那个想巧取豪夺人家药厂的副厅长,“这样吧,章省长,把批文交给我,正好那个药厂的人在我那儿申请资金。”李岩拿出了三千万跟你们换一张已经审批合格的文件你还不给吗?屋内所有人都盯着大肚子男人,他连忙说着“稍等、稍等”一溜小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这个大肚子男人拿来了几张纸。“章省长,原来的东西都丢了,现在麻烦您再签一遍字。”章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验收合格四个月了,你竟然没有给人家登记备案?你说你在这里面搞了什么名堂?”“没有、没有,章省长,我侯俭财决不是那种人。”大肚子男人急忙辩解道,“我不管你是不是那种人现在我签了字你也签字吧!”章帆说着将批文递给侯俭财,侯俭财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马上签了字,递还给章帆。“李主任,让你见笑了。您先诉那个厂长,拿这个批文下周到药监处来取证书。”

李岩接过批文感慨万千:如果没有权力,药厂可能真就黄了;如果有了权力,不合格也合格了。“章兄,我欠你个人情,回头一定补上。”“客气、客气,李主任这么信得着章帆,又亲自把钱送来,应该是我谢您呀。”章帆过说边将李岩送到了楼外,然后握手告别……

不说章帆拿着支票如何分配这笔钱,单讲李岩离开省卫生厅后告诉卢卫国找了家邮局,然后将批文及手里剩下的几张卡装进挂号信,并附了一封信寄给红民制药厂,注明李淑晶亲启,又给李淑晶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注意查收。

李淑晶回信告诉李岩,她们厂长同意这些条件,说不当厂长也行。李岩回复告诉她一定要让他当厂长,你就管住钱,因为国人仇富的心理会没完没了的找你麻烦,到时有人一查会露馅的。

办完这事之后,李岩如释重负。因为他相信李淑晶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她会按照他的意图保管好这笔钱和照顾好芊芊的。

是不是在这骤然袭来的变化下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改变?也许这种改变来自于内部,以至于使太关注于外部变化的他忽视了这种来自内部的作用。但当时他已无暇解剖自己……

回到办公室李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什么。多大点事呀,至于这样吗?!李岩自嘲道。但是为应付可能发生的事情,李岩还是将自己和王华北的房间都检查了一遍,然后将自己的东西归拢好,随时打包就能走。

就在这时李岩猛然想起个问题:王老病故,王华北没来消息可以理解,可刘鹏旭、胡警官、阎明起该来个信呀,他们走的时候是四点左右,难道他们出事了?!李岩试着拨打了他们四人的电话,均被告诉已关机。李岩无力的靠坐在老板椅上,轻轻的合上笔记本电脑,将它放入电脑包准备在这屋里等着命运的宣判……

就在李岩接到短信的同时,西山宾馆内正在召开一个特殊的会议。凡会议不出以下三种:一种是决策型的;一种就是传达告知型的;还有一种就是前两种的混合型。显然第一种会议类型参加人员必须在他所处的集体中有一定的档次和级别,在会上要准备好自己的见解和主张。但这次说是政治局常委会吧,还有不是常委的人参加;说是扩大会议吧,人还太少;所以只能说是专题会议,因为他们在研究点事那就是王老死后权力移交分配问题。

在这里有必要交待一句,那就是王老,随然他早己面上退出政治舞台,可他仍然秘密担任着国家保密委员会政治保密局局长的职务,该机构的前身就是原中央社会调查部。因为他在解放前就一直负责内卫工作,虽然他也担任过大军区一把手,但更多的时候是担任卫戍和内卫工作,可以说京都卫戍部队是他多年的嫡系,这才使得他脾气暴、底气足、下手狠……

西山会议可以说绝大多数问题已经定完了,如王华北调任国家妇女联合会任副主任,将经济计划委员会与体改委等几个机构调整合并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另外调中央委员浦江省委书记郝晋明进京就任该职。

按说会开到这儿就该结束了,大家正准备散会,可是参加会议的中央纪检委副书记兼燕京市纪委书记曹栋却突然插了几句话:“各位领导,我有件事情想汇报一下,是关于‘北方王’的事情。”

已经走出去几步的总理曾文益同志听了后很吃惊,马上回头问道:“‘北方王’?谁是‘北方王’?”“李岩呀,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主任。”这位副书记正经八百、煞有其事地说道。“他这个‘北方王’是自己叫的?还是你们给起的?”副总理王龙真问道。“这个、这个……”曹栋吱唔了半会儿没说出个一二三。

“我说你们能不能干点正事!不要天天把眼睛老盯在李岩身上,说他是‘北方王’根据什么?他一无兵权、二无人权,就现在手里那不到十亿的资金,就能当‘北方王’?那国企的那些大佬们,是不是都得叫个什么王呀?瞧瞧你们这上面都写了什么?他为了让平民百姓看得起病、买得起药,拨款帮助松江建平价医院,成了收买人心;他为了不让干警在风雨和黑暗中巡逻出警,给北方三省一区购买警车,成了插手公安事务;他不吃请,同办公室人员吃食堂,成了标新立异;他用工资请全体工作人员,感谢大家在他有病处理爰人丧事时认真负责,吃饭成了拉拢腐蚀干部;松江时书记为认错送了几台车,成了卡;要他将车辆划归武警管理成了耍特权。曹书记,我记得你的奔驰,还有你们家几个人的座驾都是军警牌照吧?你这是背后在整人家的黑材料!!”王龙真说着将没看完的那些材料摔在桌子上,当然黑材料里也有李岩同王老关系等。

“记得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好象那年的8月21日,《河北日报》刊出一篇800字的短文:《论诬告》。当时我在组织部负责拨乱反正平反工作,这篇文章说道:‘诬告历来为公正舆论所不容,而且是违法的。’文章开宗明义,指出河北诬告成风,乃是‘文化大革命’公开罗织罪名的‘遗风未泯’,是派性严重的人制造混乱的手段。其当前的特点是钻空子,写匿名信,与好人揭发坏人而不敢署名的现象鱼目混珠,使领导机关‘投鼠忌器’。于是作者提出‘防鼠进器’三条办法。最后呼吁:‘现在的诬告风既然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们吱吱叫起来的,关心端正社会风气的人们,实在应该齐心协力把它们赶上街,让谁都看明白它们是鼠辈!’知道他的作者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的便是。《论诬告》站在法律和社会公德的高度,从纷繁的现象中,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倾向性问题,切中河北的要害,并在全国引起共鸣。《人民日报》及五六家省报先后予以转载。接着,高扬又亲手处理了邢台和保定两起严重的打击报复案件,在报上指名道姓加以公布。反诬告,反打击报复,斜刺里杀来的两剑,无情地挑开了派性的‘护腚帘’,让那些不法横行者当众出丑,再不能借派性以藏身;同时也给广大正直的干部和群众撑了腰,壮了胆。”曾文益激情地回亿着……

“同志们:文革都结束这些年了,你们怎么还在搞这一套?本来我不想说,我刚接到了两名武警战士写来的信,他们告诉我,谢谢我把这么好的干部派到他们那里。他们说虽然他们和李岩同志相处时间很短,但是短短半个月时间李岩最少能瘦二十斤以上,走路都柱棍了!因为他每天至少工作二十个小时。他们感到心痛,他们不愿意看到这么好的干部病倒。求我这个总理下令让他到医院去检查身体,本来我这准备让人核实一下,现在看了你们的材料我信了。记得我刚当总理时说过:一定要改变三个干、三个看、四个在捣乱的局面,现在看来我说的话还没有实现。在这里正好借这个会儿研究一下曹栋同志和李岩同志的工作安排问题,按说李岩同志是司局级干部不归我们管,但他被中央和燕京两套纪委关心爰护着,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把这件事摆在桌面上,不要背后搞小动作。总理曾文益虽然说的慢,但很严厉,同时撕毁了关于李岩的黑材料。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