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一章、煽风点火

dontbb 收藏 3 32
导读:《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一章、煽风点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何峰率武元甲部共1200人,秘密来到中蒙边境的哈拉哈河。该部装备之精良,连苏联步兵师标准装备都有所不及。部队清一色的美制何峰糸到轻武器,火炮全部是苏联制式装备,甚至服装都是苏联军服。


何峰此时心情特复杂,蒙古人民共和国全境,历史上曾中国的一部分,称为喀尔喀蒙古,也称外蒙古。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日本侵占了我国东北全境后。在长春市成立了傀儡政权“满洲国”。为了树立“满洲国”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形象,使侵略合理化,日本与满洲国签订了《日满议定书》,通过这个议定,日本关东军实际上成了伪满洲国的国防军。伪满洲国的建立,使中蒙这段边界实际上变成了伪满洲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边境线。伪满骑兵部队和日军顾问时常进入有争议的哈拉哈河以东地区巡逻时,发现蒙古的巡逻兵也在这里经常出没,关东军便在这里加强了兵力进行挑衅、制造摩擦。只是苏日双方都没有作好大战准备,特别是是日本国内南进派和北进派之争虽然很激烈,但天皇倾向于南进派。才使中苏边境虽冲突不断,但没有进一步升级。


何峰立在哈拉哈河畔,哈拉哈河的大部分在蒙古国境内,只是部分穿过新巴尔虎左旗流向贝尔湖。河不宽,水流舒缓,清澈见底,岸边生长着芦苇和一丛丛河柳。河两岸的开阔地带春意盎然。水草肥美。如此锦绣河山,二战后,本可回归中国,就因为斯大林,分裂独立了。受紧箍咒制约的何峰,虽然不能改变历史,但他决定利用日本人狠狠地敲斯大林一把,让苏联为外蒙古多付出点代价。


望着清澈的哈拉哈河,何峰内心十分不平静,这群人中只有何峰心里清楚,哈拉哈河两岸都将是苏日军队大战的战场,历史上3年后,这里将战火横飞硝烟迷漫。他现在所想是如何尽快把事闹大。


1936年4月4日的早晨,伪满军锡林陶拉盖哨所,伪满军在日军顾问和哨所中尉连长巴特的带领下照例早操……


“砰、砰”晨起早操的伪满兵猛然听到二声枪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拿起武器装备慌忙四顾……只见哨所前800米外靠中蒙边境一个小山包后,窜出二人,两人四马绝尘而去,显然对方是有预谋、有备而来。而日军顾问和哨所连长巴特中尉被子弹打中了眉心,额头上崩裂开一个血淋淋的圆洞。伪满军个个背脊生凉:“奶奶的,好准的枪法!”


剩下的伪满兵没有一个人敢追,也追不上。虽然没有看清敌人是谁,但伪满兵还是自然而然将帐记在苏蒙军的头上,于是便添油加醋地向他们的上级作了汇报。


这样的冲突双方时有发生,日伪满軍忍下了,直到1936年5月4日的这一天。之所以这一天不太一样,就因为几天前兴安北警备军第7团又给锡林陶拉盖哨所派了一个新的中尉连长,他就是兴安北警备军第7团第3骑兵连连长贡布扎布中尉,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连长,中尉军衔,可他是警备军总司令乌尔金中将的女婿,更重要的,他还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实足的二百五。


1936年5月4日,哈拉哈河两岸春意盎然,当贡布扎布中尉见到一大群蒙古骑兵趕着马群从哈拉哈河对岸渡河而来的时候,立即下令开枪阻击,正在渡河的蒙古兵猛然听得枪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丢下马群,退回了西岸,好不容易才搞清楚,是对岸的“满州兵”开的枪。于是便添油加醋地向他们的指挥官朝格登中尉作了汇报。蒙古人都是火暴子脾气,西岸的朝格登中尉比起东岸的贡布扎布中尉也好不到哪去,于是两岸的蒙古人便刀对刀、枪对枪地真干起来了,而且双方都不断投入兵力,很快,武装冲突终于上升到团级的规模。


如果两岸的蒙古人都稍有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的志气的话,也就不会有日后的苏日争斗了,不过有点燃导火索的何峰在,这场战争就注定停不下来。在何峰的人暗中煽风点火下西岸的蒙古人首先搬来的苏联装甲部队的支援,一队坦克车在哈拉哈河的西岸一字排开,即时给蒙古兵押住了阵脚。而对岸的“满州兵”一见那么大一个铁家伙,立马泄了气,被蒙古兵一口气赶出了锡林陶拉盖。


被苏联坦克吓退了的“满州”兵,急忙向日本人求援。日本人见到“满州兵”被打得落花流水,立即认定对方是在打狗欺主,于是便派出了第23师团骑兵联队联队长东八百藏率领200名日本骑兵,会合了兴安北警备军骑兵第8团的部分人马,共800多人,把师团直属的六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也带出来押阵,一路气势汹汹地往锡林陶拉盖进迫过来。


如果只有这800多人的混合部队,占领了锡林陶拉盖的蒙古人也许还不会一败涂地。这一回日本人还派出了5架轰炸机进行空中打击,一口气在占据了锡林陶拉盖的蒙古人头上扔下了60多枚炸弹,毫无防空力量,也毫无空防准备的蒙古人当即被打得焦头烂额,伤亡惨重。只好灰溜溜地撤回到哈拉哈河的西岸。


暗处的何峰怎肯让战火就此熄灭,趁夜色亲率武元甲部特種兵共1200人以抗联的身份偷袭,正得意忘形的东八百藏。失去空中优势的东八百藏,仅800多人的混合部队那是何峰的特種兵的对手,又被对手偷袭自然大败。仅东八百藏带20来名日本骑兵突出了重围……闻讯赶来助战的蒙古兵重新占领锡林陶拉盖。


“大哥,怎么不干掉东八百藏?”武元甲见蒙古兵个个兴高采烈,心有不甘地悄悄问道。


何峰狠狠瞪了武元甲一眼,见四周全是自己心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对武元甲耳语道;“你我本事最大,又能杀多少鬼子。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苏日早日开战……”


日軍吃了大亏怎肯罢休,马上调兵遣將,何峰见火点燃了,迅速撤身……


其实何峰点是点燃导火索,但真正让日本大胆动手的还是斯大林自毁长城,由于何峰的到来发生了蝴蝶效应,何峰的强势抗日,让日本看上去对苏联的危害比历史上小多了,让斯大林减少了对日防范,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近乎疯狂的红军内部大清洗。远比历史上快多了,彻底多了。


早在1936年2月,伪满州国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的到来着实让这里的日本人惊喜交加,这人就是苏联远东地区的“肃反”负责人,苏军总政治部保卫局局长留希科夫大将。更让日本人惊喜的是,这样的不速之客陆续有来,驻蒙苏军摩托化步兵第38师军械部部长弗化特少校、蒙军骑兵第6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宾巴大尉5月接连逃离蒙古,来到伪满州国。


接连出现的逃亡,向世人证明着正在苏联军中发生的危机是如何的严。


从1935至1936年短短的一年时间,苏军中有两万多名中、高级军官遭到清洗,大部分被捕入狱,有的甚至被处死刑。5大元帅中,年富力强,而且是具备现代战争意识的3人被处死,其中的一个就是早些时候在张鼓峰的战斗中,大败日军第19师团的苏联远东方面军总司令布留赫尔元帅。


布留赫尔元帅不但是何峰老朋友,其实也是苏军政治思想工作的创始人。也就是逃亡到满州的苏军总政治部主任留希科夫资金大将的顶头上司。布留赫尔元帅也在清洗之列,只是他虽然是做政治思想工作,但始终保持着一个军人的尊严,在逮捕他的人到来之前,举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扣动了板机。连不身处西班牙内战战场上,担任苏联观察团团长的别尔津将军也被紧急召回,刚踏进苏联的国门,便被逮捕,紧接着就被处死。


近乎疯狂的大清洗,使苏联红军失去了15个集团军中的13位总司令,85个军中的57位军长,195个师中的110位师长,406个旅的220位旅长。中高级军官中的70%被捕,甚至被杀,整个军队陷入了空前的恐慌之中,军队的战斗力急剧下降,指挥系统近于瘫痪。为了填补大清洗出现的缺额,苏军不得不紧急提拔一大批年青干部,一时间,苏军中充斥着大量的少校师长、中尉团长,而这些少校、中尉,很多人二、三年前还是军校的学员。难怪英国首相张伯伦曾说过:“1935至1936年的大清洗,使苏军丧失的战斗力”。


认为苏军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的决不只是英国的张伯伦,只要知道苏军经历过的空前危机,而又有着正常智力的人,大概是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的。这当然也会包括德国的希特勒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以及日本军中的重要人物,特别是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


留希科夫将军的出走满州,无疑使日本人清楚地知道了斯大林自毁长城的荒唐,苏军的悲剧给早有北进意图的日本陆军打进了高效兴奋剂,一下子就将日军北进的野心撩起来了。正是斯大林自毁长城的大清洗,给了日本人挑战苏联的勇气和信心。


斯大林虽然伟大,但人在局中自不知,就相当于后来中国毛XX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清醒旁观者何峰得到这一糸列情报后,在暗地里幸灾乐祸。喃喃自语:“打吧,快点打起来吧!”


北进苏联的野心主要集中在日本的陆军,荒木陆相就是一个彻底的北进派,为了准备进攻苏联,日军在占领东北三省后,很快就将关东军从初始的10个师团,约20万余人扩充到个20师团,近40万人,其中新新类日本兵20万。比历史同期多了近20多万。而且还将最新组建的第一坦克师团配属给关东军并部署在东北,而都没有进入当时还在激烈战斗的中日战场。更着手在海拉尔修建了一处军事要塞,据称此处要塞工事之完备、建筑之复杂、规模之庞大、工程质量之高即使是用现在的眼光看,也仍然可以算作为一座合成步兵、炮兵、防化兵、工程兵、装甲兵等作战功能的永久性国防工程。而且至今,中国人还没有能够完全探明这座要塞的内部结构。目前,这座要塞已经有1000多米的坑道向世人公开展示。


修建这样一处要塞很显然是针对苏联的,因为周边目光所及,也就只有苏联能够有资格成为日本的敌人。当然,修建这样一座要塞也可以解释为防御苏联的进攻,不过当时的苏联,应付欧洲的事务都忙不过来,根本就没有收拾日本的企图,虽然和蒙古结成了军事同盟,其目的也只是帮着蒙古防御日本,完全谈不上对日本有什么企图,而且在对日冲突的处理上,还表现得非常克制,有时简直是到了忍辱负重的地步。在1935年的干岔子事件中,苏军的三艘巡江炮舰被日军击沉一艘,重创两艘,可是苏军不单没有报复,而且很快撤出了有争议的地区。所以,修建这样的军事要塞,比较合理的解释还是“为进攻苏联做准备”。


在早一些的1935年1月,日本就颁布了《帝国国防方针》,其中第一敌对国就是苏联。在1935年的8月,日本五相会议(即首相、陆相、海相、藏相、外相)便通过了“北进苏联、南下南洋的《国策基准》,1935年11月,日本与德国还签订了《德日反共协定》,这一协定的矛头,毫无疑问是指向苏联的。为了准备对苏作战。


1935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还制定了一个对苏作战计划:史称“八号作战计划”。它是《昭和十年度(1935年)帝国陆军作战计划》中的针对苏联的作战计划,这个“八号作战计划”前后制定了两个方案,被称作“甲案”和“乙案”。甲案以黑龙江为基地,直接进攻苏联,计划使用兵力为14—26个师团,但苏联很快就知道了这一个作战方案,并在沿苏“满”边境部署了12个师的兵力,还修建了长500公里,纵深近200公里的防御工事,而且还准备了18个师的预备队。


苏联之所以能够很快知晓日本人的作战部署,原因就出自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佐尔格,他对外的身份是德国新闻记者,纳粹党员,德国驻日本使馆顾问,而实际身份却是共产国际的情报部特工,德国共产党员。从1933年开始,佐尔格一直在日本从事情报工作,最出色的成就可能是准确地向苏联报告了德军进攻苏联的时间,但苏联最高统帅并没有将他的情报当真。


在明白甲案将面对坚强的防御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很快又制定了乙案,它计划兵分两路,一路从满州里西进,以苏联的乌兰乌德为进攻目标,另一路取道蒙古的乌兰巴托,攻击乌兰乌德的侧后,而计划进攻蒙古的部队,选定的就是关东军的机械化部队。同样,苏联人很快也对乙案有所了解,并将情况告诉了蒙古人,所以,现在蒙古人还将诺门罕战争看作是卫国战争,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是一场日本人意图侵占他们领土的战争。


在日俄战争击败俄国后,日本便以继承俄国在东北特权为理由,强硬地派驻了4万人的部队部署在我国的旅顺、大连一带,到了1919年,这支驻扎在我国东北的日本军队被正式命名为关东军,当时的派驻任务是守备南满铁路和关东州(就是普南店以南的辽东半岛)。


关东军在整个日本陆军中,算得上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的部队,日本的甲级战犯中,就有多人出自这一支部队,中国人比较熟悉的就有:东条英机、梅津美次郎、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在关东军的鼎盛期间,总共拥有20多个师团,100多万人的部队,由此大致可以看出关东军在日本陆军,乃至整个日本军界的位置。而正是因为关东军极为特殊的位置和它与日本陆军乃至日本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该部官兵一直以来就有胆大妄为、肆意动武的作派。早在1928年,他们就自作主张干掉了还算亲日的张作霖,以为可以借此多占点便宜,没有想到却变相促成了中国的统一;1931年,又是这支大肆意妄为的关东军,策动了九一八事变,使中日全面开战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关东军的肆意妄为其实也是日本军界的“作战至上”的传统有关,所谓的“作战至上”其实就是:战事一开,前线的战事必须由前敌指挥官做全权的决策,它可以不受政府出于政治考虑的约束。对于中国人来讲,这还是很好理解的,也就是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有类似的教导:“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1936年3月25日,当时的关东军总司令植田谦吉大将签发了一个题为《满苏国境纠纷处理纲要》的文件,名义上这是一个用以指导关东军各作战部队处理边境冲突的行动指南。在这份文件中白纸黑字写着的“各部队在执行边境侦察、巡逻任务时,为达到目的,可攻入苏联境内,在国境线不明确的地区,防卫司令官有权自主性地进行国境线的认定。”表明,这份文件更准确地说,其实是一份促使各作战部队在边境冲突中动用武力指令。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