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4/

第十六章 饥中送蛇肉

昨晚白炽在狼窝中,胆战心惊的过了一夜,体能消耗巨大。而且昨天一整天仅仅吃了二顿竹笋。这没油没盐没营养的东西,狗都不吃。无法满足白炽的体能消耗。

呆在狼窝中,紧张害怕,还不觉得如何的饥饿,走出狼窝,天高地阔,被暖暖的阳光一晒,顿时浑身的肌肉放松了去,软绵绵的,两腿发颤,走路都不稳了。肚子也不失时机的用“咕噜”来表示它的“愉悦”。

白炽拍拍肚子,发出一阵叭叭的响声,安慰道:“肚子兄,我何时亏待过你?万种山珍海味,不都进了你的五脏庙?别急啊,呆会儿就有好东西给你吃了。”

昨夜下了一场豪雨,据说雨后春笋长得特别的快。要不小说中,怎么会有,XX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果然如此,白炽走进竹林,他看到满地的尖尖小角。

废话不说,捡起昨天留下的石制尖矛,开工。

相比昨天,今天的白炽有了挖笋的经验,花了一小时,竟挖出了二棵三斤左右的竹笋。效率直接增加了一倍。将其中一颗剥了,捡最嫩的部份吃。吃到半饱,白炽觉得一阵恶心。呕出一股清水。再也吃不下去了。看来生存危机过去之后,自己的“肚子”老兄开始挑食了。

雪团见白炽又在挖竹笋,想起昨天尝到的竹笋味道,丢给白炽一个鄙视的表情,然后,无视主人的辛苦,自个儿跑去玩了。

刚吃了一顿“早餐奶”,雪团没有进食的兴趣。却又很喜欢捕猎。那些竹林中藏着的蜈蚣、肥虫、老鼠、小蛇可就遭了秧,纷纷被雪团给刨了出来。又不咬死它们,而是放了,待它们跑远了再追上去,追到又放。

反反复复的放与追中,雪团的捕猎技巧越来越高。

一小后,雪团玩累了,肚子中的奶水也消化得差不多了,于是竹林小动物们,终于摆脱了被玩弄的命运,进了雪团的小肚。

自己吃饱了,雪团还不忘白炽那个主人,叼着吃剩下的半截小蛇,放到白炽的脚下。

这半截小蛇,白炽曾经见过,是有毒的竹叶青。小学时,白炽班上有男同学捉来,吓唬女生。

有毒的蛇一般都胆小,竹叶青也不例外,背部是青青的保护色,总喜欢生活在竹林中。长不过十多厘米,看上去像一截竹子。前半截被雪团下了肚,留给白炽的是后半截。这后半截断口处流着血,还没有死透,尾巴一甩一甩。看到这血肉模糊的样子,白炽感到一阵恶心,刚下肚的竹笋又吐了出来。

“拜托,雪团你要孝敬主人,也要拿好一点的猎物嘛,比如说松鸡,比如说穿山甲。”

雪团乜视了一眼白炽,一副你吃不吃由你的样子。我好心给你美味,还挑三捡四?

虽说这半截竹叶青,恶心,肉也不多,但白炽抵挡不住肉食的诱惑,便捡了起来,四下望了望,准备收集易燃的绒草。然后燧木取火,开烧烤。

当白炽打算着要将这半截小蛇如何下肚时,他眼角的余光瞟见雪团,雪团现在脸上是一副怪怪的表情。

那表情就像老爷在施舍给乞丐剩饭!

日!

日炽受不了这种污辱,咱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不是吗?不吃嗟来之食!

白炽右臂一甩,半截竹叶青,化作一道青绿的蛇箭,飞出十几米远。

雪团嗷嗷叫着,追了过去,不一会儿,又将竹叶青给叼了回来,放到白炽的脚下,然后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巴望着。

白炽捡起又扔,雪团又把它叨回来。

再扔,再叼。

白炽肚子“咕嘟”作响,对着雪团无赖的说道:“看到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笑纳了。”

雪团见白炽半天不将竹叶青扔出,又摆出了一副,可怜你,施舍你的模样。

白炽彻底无语了,他的钛合金脸皮再厚,也无法忍受一只狗带来的嗟来之食。

发誓道:老子就是饿死也不吃你的东西!

轮圆了手臂,旋转一百八十度,以一个铅球远动员的姿势,将半截竹叶青,狠狠的扔出了出去。竹叶青飞出三十多米远,挂到了竹子上。小东西嗷嗷叫着追了出去,好似青草地上,滚过的“雪团”。最终发现竹叶青,挂在高处,无奈的嗷叫了几声,然后满腹委曲的跑回来,摇着尾巴,眼巴巴的望着白炽。

白炽看到这眼神,心灵被触动了。

他后悔起来。

白炽想起了狗叼飞盘的游戏,将竹叶青叼回,这很可能是雪团在有意的锻炼自己的体能。而雪獒作为犬中之王,天然就有一股子睨睥天下的气度,这样的表情看在白炽的眼中,就成了居高临下的施舍。真是“雪獒饥中送蛇肉,白炽不识好狗心!”

作为高贵的人,白炽虽然后悔了,但没有向雪团道歉的勇气。他要用实际行动,找回自己的尊严。

取下背上的苏格兰长弓,又摘取一支箭,以自以为十分优美的姿势,搭箭,弯弓,瞅着竹梢上,一只快乐的斑鸠,瞄准。

这只斑鸠,一身灰色的麻点羽毛,长长的喙也是灰色的,大至有四两肉,不够白炽吃的,但足够雪团吃上一顿。

白炽心中祈祷着,一定要射中啊,恢复我在狗面前的男子汉尊严,可就全靠你了。

竹冠离白炽不过五六米远,斑鸠落在白炽的眼中,有半只手掌大,应该很好射。

瞄准了,使尽全身的力气,拉开弓,到力气用尽时,猛的放开。

嗖——

箭如流星般射出,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破空之声隐隐作响,劲道十足啊。

可惜白炽漏算了地球引力,没为弧度预留空间,在出箭的那一刹那,手又抖动了一下,箭头偏了一点。白炽与斑鸠虽然不过七八米的距离,然而箭却偏了一米多。

三米来长的箭,穿过竹冠,弄出哗啦啦的响声。

斑鸠一惊,振翅,扑愣愣的飞走了,一根羽毛,打着旋儿,悠悠落下。

白炽看到这根羽毛惹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