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沙子下的金子

htgyhan 收藏 22 2346
导读:埋在沙子下的金子

埋在沙子下的金子


——送给小潭迟到的读后感


(首先声明俺不是军迷,也不是文学爱好者,在这儿纯属凑热闹瞎起哄。所以写这东西肯定会词不达意,错字连篇。也就更不敢称作书评了,只敢叫个读后感。hoho请见谅)


看过潭子的《我错误的军旅生涯》(后边简称《错误》)应该有半年的时间了。俺是在夜深难眠时,把曾经看过的有限几本网络小说从脑子里调出来玩味时又想起了它。本意是想看看隔了这么久,当时痴狂阅读的这些军文现在还剩下些什么在脑子里。结果令我惊奇得发现当时我像“粉丝”一样,追逐的一些大作竟没留下什么,而小潭的《错误》却一点点地在我的视线中凸现。


记得我当时疯狂的追捧刘猛、刘洪涛、周健良这三位特种兵“三巨头”,他们的文章几乎我都看了,看得如痴如醉。但沉静下来后好像没什么东西能让我思考的。也就是些残缺的小故事和令人新鲜的特种兵生活吧。但对于文学创作来说单单给读者一些生活一些知识的作品终不能算是上乘之作吧(汗一个,个人的看法)。文学作为一种艺术他就应该是高于生活,要从生活中提炼出一些升华到精神上的东西。所以没办法,与徐贵祥、朱苏进、朱秀海、阎连科这样专业的作家相比俺只能将这三位定位为“著名网络写手”,我觉得这是个水平上的差距。(呵呵,这段跟《错误》没什么关系俺是在批评偶像,肯定一票人拍俺,不说了快闪)


也正是因为有了对上边这三个写手和他们作品的思考,小潭的《错误》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嗯嗯,先抑后扬,我跟他认识半年多了,这么熟了又是老乡不拍不爽)先说一下《错误》失败的地方,可以说是我当时最喜欢的第一部分。而这部分失败就在于刘猛味太浓,如果《错误》只有第一部分的话,我会在书的封皮写上“作者:刘猛新著”(潭子你也太大胆了,猛大官人连军刀都敢pk,你这小p孩还不让他搞死。哈哈,偷笑一个),最明显的就是一个“陈勇”变成了潭轩的“老大”,还有就是两大段的“借鉴”:“训练场上两个受罚的班长”、“特种大队操场上沉默的钢盔”如果我没看过刘猛的《猛虎营》我会觉得潭子这两段写的有创意很精彩。可是很遗憾俺看了……。《错误》第一部分现在给我留下的,就只有刘猛式的小故事了。所以在我追捧刘猛时我最喜欢这部分但现在个人认为这段真的没什么意思。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对王平(潭轩的指导员好像是这个名字)这个人物的塑造。(俺在后边和三班长事件一起说这个人物)


我之所以又重新关注《错误》是因为当远隔了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以后,当我连文章中的一些人物和情节都模糊了以后,在《错误》留给我的一些意象和残片中,我发现《错误》是埋在沙子中的金子。当时间褪去它表面的尘埃后,它绽露在阳光下烁烁放光,它的光辉远远超过了《狼牙》、《兵王》、《愤怒的子弹》(泛指这三位写手的作品)等一些时下流行的“特种兵养成”小说。它不是一个漫无目的没边儿yy的网络小说,而是一个极力在向读者展示一些思想,揭露一些矛盾的作品。不知作者是否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我感觉作者的风格,在小说的第二部分有了明显的改变,他显然不满足于给大家编一个肤浅的故事,而想进一步引发大家更深层次的思考。(不过很遗憾可能是因为作者的功力或者是阅历的原因后边的东西似乎没有达到作者期望的高度相反让初看此书的读者匪夷所思不知所云。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本书的欣赏,因为在现在这样浮躁的年代有这样的写手出现,如此淡定得去思考去表达,在沉静中去向读者展示他的思想,使我在这本书中看到了80后作家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成长历程。)


前边说了很多好像并没有说出《错误》什么地方好(狂汗!俺开头就说了俺是来凑热闹的俺不会写东西表拍俺)。《错误》的好就在于它留给我的一些意象或者说一些残片令我思考,发我深省。下边我就《错误》中的“潭轩两大哭”、“一风波”、“一酒会”和人物塑造来表述一下我对它的喜爱。


首先作者抓住了军队中三个典型的群体“农村兵”、“城市兵”、“后门兵”,可以说作者很会观察很会总结,通过这三种兵真是能够刻画出兵营中的众生像。“农村兵”“后门兵”(即那些将门虎子们)的交锋由来已久,好像八十年代(我忘了要不就是七十年代要不就是九十年代反正是在南线小说后吧)左右吧。像“农家兵歌”们如:《夏日落》《弹道无痕》《一路兵歌》还有“将门虎子”们如:《炮群》《引而不发》《凝眸》《楚河汉界》等等都是非常优秀的军旅作品。而城市兵好像是近一时期提出的概念,或是从“后门兵”分离出来的一个群体他们没有了父辈的光环,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职业军人的素养,但他们更新鲜更灵活眼界更宽学识更高给军营带来了新的气息。像《狼牙》里的小庄、《呼啸的枪刺》里的叶扶苏《士兵》里的吴哲《战士》中的刘健都是“城市兵”们的代表。话头回到《错误》(旁白:现在办公室好乱,吵死了俺都不知道写啥鸟,NND本来就不会写东西还有那么多人捣乱。算球了,听音乐,呵呵,玛丽娅凯丽的。鬼脸一个)这三种兵,潭子都在小说中进行了描写,有他们的奋斗、抗争和呐喊,可以说部分汲取了前辈们这方面的精髓。同时也流露了:理想与现实交锋这一主题,而且是理想在现实中被泯灭被扼杀这一悲情倾诉。


“农村兵”的代表王平、三班长。从他们在军营中的表现,他们的奋发,他们的努力、坚韧以及王平对潭轩“大哥哥”般的照顾这正是“农家兵歌”中流露出农村兵们质朴的优秀品质和“不做农民”的呐喊!而作者是悲情的是残忍的,他利用王平“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美德断送了王平通向特种大队的大好前程——这是“潭轩的一大哭”。接着作者认为对“农村兵”(这个相对弱势群体)的摧残还不够,他又把矛头指向了三班长这个质朴的农家兄弟,所谓的“提干名额”又一次把农家子弟推向了深渊(这部分是全书的高潮是我最最欣赏,也是作者表现最淋漓尽致的部分)。我为三班长嗟叹,因为他的优秀他的质朴他让出了本属于他的干部身份而他哪想到他也是弱者,他会被“灰色的现实”扼杀。(呵呵,俺又想到了《仰角》中的菜德罕,《弹道无痕》中的石平阳,一念之差,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真是造物弄人)——这是“潭轩二大哭”。作者利用农家兵的质朴和善良把这些好的东西打碎了展示给读者。让读者血淋淋的去面对残酷的现实。命运的玩笑,现实的灰色像一把尖利的匕首扼杀了两个优秀的充满理想的士兵(一个被打回原形,一个屈服于平庸),同时深深地插入的读者的心窝。这可以说是全书中第一次理想与现实的碰撞!


接下来“后门兵”的粉末登场再一次让读者领略了现实的残酷——“一酒会”。演习后的同学聚会我当时看觉得这是一个多余的情节,令人觉得作者不知所云。但,不然!作者在大段大段的表述中其实是在揭示另外两种兵“后门兵”、“城市兵”的悲情命运。首先是几个同学中混得最好的那个人(不好意思忘了他的名字了,他的戏份不多这不能怪我脑子不好),他是所谓的将门虎子,而且从他身居高位但陷于“机关”不能自拔。从他“我情愿下到基层连队作指导员的呐喊”我们可以看出在他老子的大伞下他并不快乐这把伞不但没有给他遮风挡雨相反去遮住了他茁壮成长的阳光。我不禁又想到了朱苏进笔下的那一个个怀才不遇郁郁寡欢的将门虎子们的悲惨命运,苏子昂(《炮群》的主人公)、周东进(《楚河汉界》的主人公)这些让人心碎的人物的命运。从某种程度上讲,将门虎子们的“精神死亡”要比农家兵们的前途毁灭更具有悲情色彩,更令人心碎。那是一种撕裂的心痛是一腔热血流光的悲伤。潭轩虽然只在一小节中提到了这个将门虎子但可以看出作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些。这是书中第二次理想与现实的碰撞。遗憾是作者没有朱苏进那铁蒺藜般犀利的笔锋,深邃的冷静的思想。所以在表现上也就不让人为之动容了。(我想随着岁月的打磨这些对于潭子指日可待。)


这次“酒会”的第二个重要意义就是对张强(好像是这个名字就是那个体校的,侦察系的同学)命运的揭示。同样的方式,通过张强的语言和张强的行为可以看出张强变得圆滑,变得平庸,虽然作者没说他经历了什么可是现在大家应该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这里其实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学校时的张强,一个多么优秀、棱角分明、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在几年的现实打磨中变化如此之大。这是文中所展示的第三次理想与现实残酷碰撞后出现的结果。


张强可以说也是“城市兵”的代表,他的命运其实也是对这部书的主人公潭轩悲情命运的预示。而在这里我要向潭大大道歉。(因为我和带刀还有几个兄弟的干预无情的pk小潭使他违背初衷修改了结尾,现在看来这个行为是错误的很幼稚,可以说当时我还没有读懂《错误》)接下来很自然的就是对潭轩命运的交待——“一风波”。“流言事件”来的恰到好处,我想依作者看来,纯正理想在残酷的现实中是没有生存土壤的。无论你多么的才华横溢,无论你多么的棱角分明,但很不幸这些不适合这个社会要么你“精神死亡”面对现实妥协,要么你被现实毁灭。所以我想作者得初衷可能会是让潭轩彻底离开,不只是离开特种大队而是离开他热爱的军队——这应该是“毁灭”的一种表现。而另一种结局可能是潭轩做出妥协离开特种大队回到老部队去做个参谋什么的,每天面对机关里的各种文件面对机关中的“勾心斗角”——这应该是“精神死亡”的一种表现。但作者在我们错误的干预下让潭轩回到了陆院,跟特种大队始终藕断丝连,我想他是想让作品增加一些亮色吧。(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它削弱的文章的力度)


综上,作者通过展示三次理想与现实的残酷碰撞,深刻地揭示了“理想往往在现实中逐渐被泯灭扼杀”这一发人深省的主题。我想这应该就是《我错误的军旅生涯》的错误所在吧,这错误中有血有泪有呐喊有厮吼有无限的嗟叹。




总结




我之所以如此的推崇潭轩的《错误》以致于不惜用批评偶像为代价(要知道 刘猛、刘洪涛、周健良这三巨头可是有大批的铁杆粉丝团呀,偶是冒了生命危险滴),是因为俺觉得现在的网络文学太yy了,不是说yy不好,但yy的肤浅了就没意思了。《错误》不能算什么成功的大作因为用陈大哥(“夺回失去的青春”一位牛人网友)的话说,“潭子想表达的东西太多。”想说的太多,笔功和阅历又没有达到那样的造诣,最终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给人的感觉就是结构散乱不知所云。但是《错误》中提出的“占用名额事件”“流言事件”等等是现在网络文学中所缺乏的。《错误》已经开了将网络文学带向有深度题材的头儿,俺希望各位网络写手大大们请在自己的军文中多一些人文气息,不要再停留于表面肤浅的yy小说,动辄就十万百万字的骗取读者的money和精力,去编一些啰里啰唆大同小异的小故事骗人玩鸟!(hoho,这句话打击面也够大,又要挨拍老!)


外篇


呵呵,唠叨了这么多,可能都看烦了。但《错误》还有一个独特的地方俺也想说一下(第一次写东西想多写点)就是潭轩写的东西与我前文提的那三个写手相比尤其是刘洪涛和周健良相比,潭轩更像个参谋(这个定位是一个网友在他的书评里说的,我觉得很到位,拿来用用),比如著名的“翠鸟”战术如让刘、周二位去写肯定不会是这个味道了。可以说人家更专业更硬朗而潭更文人了些。(这个是俺不擅长中的不擅长,赶个时髦当个外篇)




《我错误的军旅生涯》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