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章 第十章 众说纷纭

妙心幻玉 收藏 0 5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章 第十章 众说纷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隐玉的心情不禁沉重起来。她是个容易被感动的人。

“第五长醉是你自己起的名字?难怪这么奇特。”她想插开这个话题。因为,无论谁摊上这种事,都是痛苦的。

第五长醉笑着摇了摇头。

“我到处游荡,经常一连三天都找不到东西吃,饿得头晕眼花,四肢发麻。但是,我的好运气还是来了,有一位异人救了我,传授我武功。

“十多年来,我随时探听丰蜀国的消息,最后我终于得知东方印德失踪的那十年去了哪里。”

说到这儿,第五长醉抬头看着隐玉。

隐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见他停住便催问道:“他去哪了?”

“他去靖南王府了。”

“他去我家里了?”隐玉吃惊非小,扬起的手将树叶折成的小茶碗碰翻,水沿着桌面滴滴嗒嗒地滴在地上。

第五长醉看着她温和地笑了笑,又拿起一片树叶开始叠小茶碗。

“一直以来都在流传着一个传说,有个古国覆灭后留下了一笔巨大的宝藏。”

“这只不过是传说。”

“但却有人相信,并为此付出了生命。”

“也包括你,不同的是,你还没有付出生命。”

“是的。”

“但这跟东方印德去我家有什么关系?”

“东方印德相信这个传说,他千方百计打探,最后终于打探出开启宝藏的钥匙就在靖南王府。”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还没你呢。东方印德获知此事后,便化装为奴潜入王府十年,暗中伺机窃取钥匙。”

“东方珊瑚说他是我父亲的朋友。”

“东方珊瑚在说谎。”

“难道只有你说的才是真的?”

“是的。我至少不会对你说谎。”第五长醉继续说,“靖南王开始当然不知道,否则怎会留他十年。东方印德十年为奴,为你家尽心尽力。老天终没负他苦心,让他得到了钥匙。但是他的行为却被靖南王发现了,于是他狗急跳墙,将靖南王杀死,之后放火焚烧王府。”

隐玉热血直冲头顶,霍地站起身怒骂道:“这个畜生!”她一拳砸在桌子上,葫芦与小茶碗在桌上敏捷地一跳。

第五长醉看着她道:“隐玉,事情远没有东方印德火烧王府那么简单,这里还有你师父赫子修……”

他的话还没说完,隐玉转过怒气冲冲的脸盯着他问道:“有我师父什么事?”

“你家上下四十余口惟你一人获救,你没想想这是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我师父去晚了,只救出我一个人来。”

“那你师父为何说是皇上杀了靖南王呢?”

隐玉一时语塞,思考了一会儿道:“可能我师父以为是皇上干的。”她突然睁圆双眼盯着第五长醉,“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东方珊瑚说东方印德是我父亲的朋友,是皇上放的火,而你现在又说东方印德在我家十年为奴,是他放的火。你们到底谁在撒谎?”

第五长醉道:“我不要求你现在就相信我,但我可以保证,我绝不会骗你。”

“你保证有什么用?你还不是想利用我找到宝藏。”

“这一点我不否认。”

隐玉突然大发雷霆,一脚踢翻小椅子,怒吼道:“就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宝藏,你们就联合起来骗我,利用我。就连我师父都在骗我。”她放声大哭,蹲在地上如秋风中的枯叶瑟瑟发抖,活像一只惊吓过度的小野猫。

第五长醉没再说话,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等待她哭完。

隐玉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站起来用袖子擦了擦脸,将小椅子扶起坐下。

第五长醉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喝下去,他说道:“这一切都因为在你身上藏有一个巨大的秘密。”

隐玉抬起哭红的眼睛看着他,问道:“什么秘密啊?”她声音很轻,痛哭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藏宝图。”

“我根本就不知道藏宝图,从没听说过。东方珊瑚也说我有藏宝图。”

“你当然不知道你有藏宝图,因为你师父对你只字未提。然而,藏宝图就在你身上,如果你死了,藏宝图也会随着永远消失。”

“为什么?”

“藏宝图并不是一张纸,而你所会的鸟类语言可以将它招唤出来。”

“我只听得懂小鸟说的问好、要东西吃这类的话。况且是我真的听懂了还是我的想像,目前很难分清。”

“你确实懂得鸟语,只是你现在还不会运用。”

隐玉长长地叹了口气,推开小茶碗趴在桌子上,她似乎累得连一根小手指都抬不起来。

“你们就骗我吧。”

第五长醉第一次表情严肃地说道:“隐玉,我没有骗你,这都是事实。”

“师父说我是郡主,皇上说我是公主,他们也都说这是事实。”她突然顿住,像是想起什么坐直身体盯着第五长醉问道:“像你说的,如果我死了,藏宝图就会消失,那我师父为什么还要让我去送死?”

第五长醉叹气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沉默良久,隐玉问道:“你父亲让你找宝藏干什么?”

“当然是夺回王位了。这是父亲的遗命,我必须完成。”他眼中此刻似乎有了一丝淡淡的忧虑。


东方珊瑚昏迷了一整夜,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洁净的被褥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缕晨光透过窗口洒满房间。

她用双臂支起身体,后背的刀伤隐隐作痛,她用手摸了摸,却发现伤口已经被包扎好,而且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

她努力回想昨晚的事,当那些彪形大汉手握弯刀架在她脖子上时,她拼出最后一丝体力奋起反抗。但是,之后的记忆却非常模糊,其实,完全可以说是连一点影子都想不起来。

而现在自己还活着,就说明一定有人出手相救。

那么,到底是谁救了自己呢?难道是叔父?不太可能。那是皇上?这就更不可能了。如果自己被皇上抓住,是绝没有生还的余地。

她深知自己没有割命的朋友,那么出手相救的人就一定另有目的。她心里冷哼一声,打定了主意,强忍疼痛下床穿好鞋。

门没有上锁,她推开走到院子里。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古朴典雅,精巧有致,花香弥漫,但却空无一人。

东方珊瑚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看见小院里有个游廊似乎能通到前院,便顺着游廊走去。

当她来到前院,发现是一个很大的院落,与小院不同的是这里雕梁画栋,尽显富贵气息。

她在心里不禁好笑,这座府宅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前后院的风格差异如此之大。

这时,从堂屋里走出一个仆役打扮的人,一抬眼就看见她站在游廊下,便回头对屋里说道:“少爷,这位姑娘醒了,正站在游廊下呢。”说完冲着东方珊瑚微微一鞠躬,就大步走开了。

东方珊瑚暗自思肘,自己一定要小心,不知这个少爷有什么目的。正想着,就只见一位身材修长、风度优雅的公子出现在门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