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声音

ayang1974 收藏 5 32
导读:[蓝剑原创]声音

工作的有些累了,仰在椅子的靠背合上眼假寐,静静的倾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各种声音。


首行进入耳朵的是窗外行驶的各种汽车的声音,偶尔还有摩托车、拖拉机驶过的嗡嗡声,市区里禁止载货的重型卡车行驶,所以我们门前的路就成了卡车的天堂。记得刚搬来时我们这里还是郊区,没有公交车,四周都是麦田,到了夏天听到得都是知了的叫声和收割机的轰隆声,晚上在办公室里还能听到蛐蛐的叫声。那个时候我们特别羡慕在市区工作的朋友们,对自己安慰是这里空气好、环境好,适合修心养性。仅仅几年过去,这里就厂房遍布,高楼林立,到处都是工地,都是车都是人,空气污浊,声音嘈杂,害得我们现在都不敢穿白衬衣出门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当初盖好后泛人问津的住宅楼增值了。


虽然外面比较嘈杂,还是能听见麻雀和布谷鸟的叫声,院子里种了很多的树和花,还有草坪,墙上是爬山虎。夏天的草坪里有很多的蚂蚱和虫子,由于没有天敌,吸引了很多的鸟来,麻雀尤其多,他们四处做窝,无孔不入,我办公室空调眼里就住了一家,成天唧唧喳喳,象赶庙会一样,热闹极了。原来还有一只黄色的小鸟,和一大群麻雀一起在草坪和树梢之间飞来飞去,一同觅食一同嬉戏,我们猜测是谁家养的鸟跑了出来和麻雀做了朋友,可惜今年还没见到。


走廊里传来高跟鞋嗒嗒的响声,这位姐姐是和我一同进入这个单位的,性格开朗,身材比较丰满,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合订本的那种。那时候单位没有食堂,我和她、她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一起,自己开火做饭。我负责提供生活原料,她负责做饭,她男朋友负责饭后的清理工作。后来渐渐有矛盾了,不外是谁多花了一些钱,或少干了一些活,总是生活的琐碎,积累的多了,爆发出来,就慢慢的分开了。她们两个一起做饭吃,一直到现在。我有时候自己做饭,多数时是凑同事们的酒场,同事们知道我童身,出去喝酒时就叫我一起去,我也不客气。那时候年少轻狂、爱玩、养成了吸烟喝酒的毛病,现在也没改掉。后来我和这位姐姐仍然是好朋友,也就信了那句“距离产生美”。


这时隔壁一位领导正在打电话:“喂、喂,你听我说…,”心里竟有些好笑,这位领导是我的老领导了和老师兄的,从上班起就跟着他,他也特别照顾我。这个人好脾气,细心、认真,说话有些罗嗦,慢声细语的,我们背后常他娘娘腔。可是,他打电话时声音特别大,好象怕对方耳背听不清似的,一层楼都听得到。其实,我们这层楼里大部分人都这样,打电话或接电话时都要关上门才行,不是怕别人听见,是怕吵到别人。所以我们这层楼里没有个人隐私而言,你想有什么事在打电话时,自己就喊的整个楼层都听见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好在我这是顶楼,再往上没有人了,不必忍受来自头顶的噪声。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有一间办公室在一把手的头顶上,正好那时我们单位盛行打乒乓球,好多人都煞有介事的买了板子再粘个胶皮,再买上几本乒乓球杂志,就分自己是个高手了。兴至高的时候就在办公室对着墙一个人练,不几天,一把手找上门来,语重心长做了一番思想工作,从此没出息敢在办公室练球了,以致于后来重新分配办公室时,谁也不愿意要那一间,都怕坐在大官的头顶上。


这个时候一位兄弟推门进来了:“想什么呢?屋子里藏了MM?”说完就向床下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