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六章:十字路口(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印度东海岸的近海,色彩丰富的印度洋此刻正在温暖的热带阳光的映照之下,不断荡漾着的海水在这柔和的光线中显得无比的碧蓝,此刻的海洋仿佛就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配上雪白明净爽目的朵朵浪花足以令任何身处其中的人感到心旷神怡。一群群海鸥早起的海鸥翱翔在碧蓝的海天之间,自由的呼吸着远离硝烟的散发着淡淡咸味的空气。而唯一与这自然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的是此刻正飘浮在海面之上的印度海军“基洛”级877EKM型潜艇—“辛杜格霍什”号。

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战线上撤退下来的“辛杜格霍什”号此刻正宛如一头疲惫的巨鲸,以3节的速度缓慢的向印度本土的方向驶去。三三两两的水兵走出暗无天日的船舱,懒散的坐在航行在水面之上的潜艇潮湿甲板上,享受着本不需奢望的阳光。

望着自己面前低阻水滴型的黝黑舰体,站在俄制“基洛”潜艇高耸的指挥塔之上,“辛杜格霍什”号潜艇的舰长印度海军中校萨克胡亚此刻已经没有体力去作任何的感怀了,他所想要作的只有回家而已。毕竟对于一名水手而言漫长的海外部署已经耗尽了他身体内的最后一丝热情。

在经过了中印战争最初阶段的海战之后,“辛杜格霍什”号又在艰苦卓绝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担任着外围游击和牵制中国海军舰队的艰巨任务,虽然在对缅甸南部丹老群岛的攻势布雷之中,“辛杜格霍什”号一度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成功迟滞了中国—东盟联军第三两栖攻击集群对北安达曼海的攻击近3天的时间,但是在庞大的水面舰队面前,单纯依靠一艘常规动力潜艇所能达到的阻击效果毕竟只是杯水车薪。

在耗尽了所携带的大部分水雷之后,再也无力进攻的“辛杜格霍什”号不得不退出战列,向东航行,由于前进基地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已经深陷中国海空军的重重立体包围之中,萨克胡亚不得不指挥着他的潜艇小心的躲过中国—东盟空中和水面的联合反潜绞杀。从群岛的北侧转向向西,开始了横渡孟加拉湾向印度本土的方向撤退的漫漫航途。

对于包括萨克胡亚在内的大多数“辛杜格霍什”号上的水兵来说这一路走的并不轻松。缅甸沿海是中国海空军运-8F大型反潜巡逻机的猎场,而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周围则集中了大量的中国—东盟联军的水面舰艇,即便通过了这些艰难险阻,再向西航向则是飘忽于东经九十度海岭到孟加拉湾的中国海军“上海—江苏”号双航母战斗群游弋的区域。躲过这些已知的鬼门关,在孟加拉湾之内还有众多潜伏在海底的中国海军潜艇,作为潜艇指挥官的萨克胡亚很清楚,只有潜艇才是自己最危险的敌人,这些悄无声息的盘踞在漆黑海底的“海狼”随时可能在任何地方突然跃出,将独自旅行的“辛杜格霍什”号推入死神的怀抱。就如同他在马六甲海峡地区的战斗中所作的那样。

不过那些提心吊胆的苦旅现在终于已经走完了,当以蛇行轨迹缓慢的躲过了中国人反潜监控,“辛杜格霍什”号最终在自身的油料和补给耗尽之前进入了印度空军的陆基战机可以的保护印度近海。当通过潜望镜看见印度空军飞翔在蓝天之上的米格-21型战机时,萨克胡亚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在漫长的水下航行之后,“辛杜格霍什”号终于可以在自己国家的领海内浮出水面了。

远处的天空之中闪过一个色彩斑驳的亮点,那是前来进行垂直补给的印度海军“云雀—2”型轻型直升机。在孟加拉湾意外的失去了“乔蒂”号的综合补给船之后,印度海军显然已经无力对自己远洋部署的大量常规动力潜艇进行水面补给。更多的生活必须品都只能依靠从小型战舰上起飞的轻型直升机进行吊运。

但是面对着欢呼雀跃的印度潜艇兵而言这架轻型直升机显然没有带来他们所渴望的补给物资,空空如也的机身下面只悬挂着一副随风摇摆的绳梯。当得知印度海军远东舰队司令的塔布拉斯中将迫切想要见到自己之时,萨克胡亚多少有些意外。此刻的他并不知道这次意外的邀请竟然会自己带往一个正逐渐形成,最终席卷整个次大陆的风暴中心。

与此同时,在位于喧嚣而嘈杂的新德里南部的一片豪华住宅区内。众多相当气派的三到四层欧式别墅之中,45岁的阿吉特.库马尔正在细心的修剪着自己大大的草坪庭院里的每一株花草,和印度许多上层家庭一样,库马尔的家就像一个微型社会:除了妻子和正在上中学的小儿子外,他还雇用了两名仆人、一名司机以及几个私家保安,为他们支付的工资基本上为每月2万卢比(5卢比约合1元人民币)左右,而这些仆人之间的等级和分工都非常严明。

每年夏天,库马尔都要会和他的家人选择前往欧洲避暑,同时顺便去看望在英国读书的大儿子。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将这幢自己修建的三层别墅外加庭院花园的住宅便全部交由仆人来打理。当他待在家里的时候他更愿意亲自动手,在小心的修剪完自己的所钟爱的花草之后,他象往常一样打开庭院中央的水泵,期待着众多喷水口同时灌溉这片生机勃勃的草坪时的景象。

但是今天显然那动人的景象却迟迟没有出现,在询问了自己的管家之后,阿吉特.库马尔得到了他所预料之中的回答—今天又停电了。“该死的中国人!” 库马尔小声的咒骂着这场对他来说无比遥远的战争。虽然早在战争之前印度的能源供给就已经出现了缺口,但是随着孟买海上油田的停产,新德里近期以来更是已经饱受停水断电之苦了。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库马尔的正常生活,为了应对这些恼人的突发事件,他的家中还装备了一个大型柴油发电机以及几个巨大的水箱。和居住这个区域内的多数印度富豪一样,库马尔来自于一个高种姓的家族,他的父亲曾是20世纪60年代印度陆军中的首脑之一,这样的血统传承不仅令库马尔从父亲手中得到了一大笔财产。更使这个家族在当时有机会在新德里南郊从政府那里廉价购置一块200平方米左右的住房用地。

如今当年的荒郊野外早已变成寸土寸金的富人聚集地,现在每平方米房价也从过去的1000多卢比翻了不知道多少番。库马尔把其中一处住房出租给了外国公司,每月的租金收入去掉税收后可以达到数十万卢比左右。此外他本人拥有着数家新德里效益不错的出租车公司。这些收入便足以令他在印度过着奢华的富豪生活。

收拾完自己的草坪,库马尔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腕的金表,盘算着如何打发从这个早晨到下午茶之间的这段时间。每天的下午茶是库马尔无论上班与否都是雷打不动的必须。当然闲暇的时候,库马尔还会去参加马球、高尔夫等俱乐部的活动。在印度过一种英国贵族的生活——这是印度上层社会的普遍心理。

而正当他走上二楼的阳台,打算选上一套高尔夫杆找几个朋友去谋杀一下这些闲极无聊的时光之时,从他门口驶过的一辆黑色印度军方的“大使”牌小轿车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他家的隔壁—那个脾气古怪的退役空军中将—什玛亚.阿尔莫斯特家的门口。

凭心而论库马尔并不喜欢这个偏执的老头,虽然有些军方背景的库马尔知道这个已经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印度空军的历史上分量,但是这个寡言少语的邻居在很多地方还是让他难以接受,比如这个老头饲养的奇怪宠物—几只凶悍的印度白背兀鹫,每当一阵阵了老头用来饲养它们腐肉的臭味和那刺耳的“咔,咔”声传来,库马尔都会感觉一阵心跳加速。

“又是什么事情?” 库马尔好奇的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张望着从车上下来的两个印度空军的尉级军官,期待着他们在走进老头家门后被那些走来走去的印度白背兀鹫吓到的样子。但是今天的情况显然令库马尔为之失望。这两个显然不是什玛亚.阿尔莫斯特老人的客人。对于他们的拜访老人也有些意外,但是当几句简短的对话之后,一个黑色的信封和一个包裹被递到了老人的手中,虽然距离遥远,但是库马尔仍隐约的看到老人的身体在接到这些“礼物”之时所发出一阵阵的颤抖。两个年轻的尉官似乎在逃避着什么,当东西送达之后,便离开回到了车上,驱车离去。

库马尔看到老人站在门口良久之后,才缓缓的转过身去,有些蹒跚的通过自己家的草坪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几只令人畏惧的印度白背兀鹫紧紧的跟随在老人的身后,那种景象竟显得无比的凄凉。隔了好久,库马尔听到一阵嘶哑的怒吼从老人的房间里传来,那么的撕心裂腹、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

“真希望他的孙子能早点回来。” 库马尔此刻突然对这个原本厌恶的老人产生了些许的同情,他甚至有些想念那个精神的小伙子—老人唯一的孙子—年轻的空军少校阿德瓦尼。那个总是保持着微笑的阳光男孩可以说是老人最后的精神支柱,在印度天空之中他是老人最为骄傲的雄鹰。

什玛亚.阿尔莫斯特所代表的血统可以说是印度空军之中历史最为悠久的家族之一,托马斯.什玛亚的叔叔就是印度空军第一任司令员是托马斯.阿尔莫斯特。而什玛亚.阿尔莫斯特本人在印度空军草创时代便投身到征服蓝天的行列中去,在1965年的第二次印巴战争之中,年轻的什玛亚.阿尔莫斯特便指挥这一个中队新锐的米格-21型战斗机与巴基斯坦人角逐克什米尔的天空。而此后在印度空军各大院校和机关中的任职,更令他获得了大多数印度空军军官的尊敬。

不过战争成就了这个家族也几乎毁灭了这个家族,在第三次印巴战争的空战中,什玛亚.阿尔莫斯特的长子驾驶的苏-7型攻击机被巴基斯坦空军的歼-6击落。两年之后,老人的第二个儿子在驾驶运输机飞往印控克什米尔的斯利那加机场的途中坠毁。那架飞机的残骸直到10年之后才被找到。

虽然门生遍布整个印度空军,但这个印度空军的元老却生活的异常的孤独,如果没有孙子阿德瓦尼的陪伴,库马尔几乎难以想象他的生活将如何继续下去,而就在库马尔为这个孤独的老人所担心的同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却从老人的房间里传来。库马尔并不知道这个电话正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自己此刻安逸的生活,将印度推向毁灭的边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