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兵的血色浪漫之《子弹帆》 第五章 第二节:我摸了老虎屁股

凌俊威 收藏 4 20
导读:侦察兵的血色浪漫之《子弹帆》 第五章 第二节:我摸了老虎屁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2/


第五章第二节:我摸了老虎屁股

我心想坏了,营长这厮一定把摔枪这事跟指导员说了,这他妈多大事啊,犯得着这样没完没了吗?虽这么想,我还是以百米速跑向连部,指导员在写东西,我一看他三岁的宝贝儿子姚干政也在,姚干政手里抱着一个小木棍,正对着指导员喊呢:“举起手,妖怪。”

指导员一面写东西一面用脚踢他:“滚你妈的蛋,我是妖怪,那你不成怪种了?”

我忍不住地笑着喊报告,指导员一看我来了,一边冲姚干政喊滚蛋吧,一边点头示意我进来。姚干政很听话地滚蛋了,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突然又把小木棍对着我:“你也是妖怪!”

我举起手笑“是是,我是妖怪,你是大圣!”

姚干政一摇三晃很少爷地出去了,我转身:“指导员你找我?”

指导员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哦”了一声儿,然后起身给我倒水,我接水的时候看见的指导员脸上浮着轻易见不到的笑容,我悬着的心终于咕咚一下放下了,嗯!看来挨熊的事可能性不是很大。

指导员给我倒完水,又拉了凳子坐下,然后对我说:“张鹏飞非要求下班排,文书不干了。”

我有点懵,张鹏飞干不干文书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又不是连队主管,你犯得着跟我报告这些吗?张鹏飞比我早一年,我当新兵那会儿,他就是连队文书,那时我想这鸟人活得真滋,我们这些兵一个个顶着日头整天在泥涡里摔打,张鹏飞却跟领导似的坐在房间里抄抄写写。

可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我想的那么回事,有几次站夜岗,我亲眼看见穿着裤衩背心的张鹏飞被指导员从床上拎起来熊得睁不开眼。原因是我后来当了文书才知道的,文书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你还真得有两把刷子才行,比如你的字首先得漂亮,再就是你得有点文字功底,可张鹏飞苦就苦在这儿,字写得还马马虎虎,可写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回事了,读不成句,就为了这事,没少挨熊!有一次我和他聊天,张鹏飞跟我诉苦:“威子,老同志我难啊!”

我笑:“有多难啊!”

张鹏飞说:“你知道想屙屎却又屙不出来的滋味吗?当文书得写东西,写不出来就是那滋味。”

我哈哈大笑,当初还骂丫生在福中不知福,饱汉不知饿汉饥呢?其实也就是从那时候我觉得张鹏飞这文书当得挺不容易的,上边一下来检查,连队的政治工作不合格,检查的熊指导员,检查的走了,指导员一肚的气没处洒,就熊张鹏飞,熊得张鹏飞大气不敢喘,只能站着抠墙皮,张鹏飞挨熊,一肚气没处洒,就夜里偷着喝酒,正喝着呢,又冷不丁地被指导员逮个正着,得!这下好了,数罪并罚,他这文书引咎辞职也是早晚的事。

“你的意思要他来我们班当老同志?”我喝了一口水,仰额问指导员。

指导员说:“不全是,我和连长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当文书,你看啊,一、你是咱连队唯一的高中生,其他几个兵虽说也是高中毕业的,可那毕业证一看就是假的。二呢你的字写得也是全连最漂亮的。”

说良心话,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很多毛病我都改掉了,就是好听马屁话这习惯一直到现在保持得还是钢钢的,当兵那会更是如此,听不得人夸我,一夸就转向,于是我很牛逼地点头,指导员说的这也事实嘛。可一想起张鹏飞的惨像,思考再三我说:“指导员,文书这活,我不干行吗?”

指导员脸一下了沉了:“你没个吊数,跟我讨价还价起来了,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为什么?我卖给连队了。”我也有点火了。

你没有卖给连队,你卖给部队了,你是军人,这是命令。

我说那好,终然我卖给部队了,部队不是讲民主吗?我觉得我有权利表达我个人的意见,不接受你要我当文书的安排,我有理由:一、我是个当兵的,我的手是用来握枪的,不是拿笔的,要为拿笔,我不来部队继续上学多好啊,干嘛跑到这山窝窝里受这份羊罪,实不相瞒打心眼里、发自肺腹地我讨厌拿笔杆的人。二、我是一班班长,总不能一身兼二职吧?

指导员一听我的陈辩,有点上火,说话也不把门了:“你什么一班长二班长,是不是班长还不我说了算,叫你当,你就当,不叫你当,你一边稍息。”

我靠!这是什么破逼水平的政工干部啊,这话都讲得出来,我的火腾地一下也上来,“这是部队,不是黑社会,你以为在连队当个指导员就能一手遮天了?如果你这么说,那我请求你马上撤了我这个班长,我还真不稀罕在你这样的领导下边当什么鸟班长了。”

说实话,此言一出,我自己都后怕,我这是跟谁讲话呢,这是指导员啊,有名的老虎啊,老虎的屁股我都敢摸,我这不是拾粪老头打灯笼——找死(屎)吗?可又想想,有什么啊,这种水平的鸟领导,爷还真不愿伺候了,反正摸都摸了,爱咋的咋的吧。

谁知,指导员不但没发威,却哈哈大笑:“行行,你小子的确长出息了,记得新兵那会儿,我一发火,你小子吓得裤衩都发潮,现在行了,你小子有种了,胆大了,敢顶我了,好啊,不过经你这么一驳,我反而想好了,对,正如你所说,以后你既是连队文书,又是一班班长,除了干好连部的工作外,你还得参加正常训练,两个担子你都得给我挑着,哪个砸了,我都给你小子个处分,你要是不信,那咱骑驴看帐本走着瞧。”

日他祖奶奶,我差点没哭了,怎么着,越说还越变本加厉了。

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胳膊拧不过大腿,就这样,我还是当了文书,同时兼任一班之长,

宿舍也由原来的一楼搬到了四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