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四章 还书借书

而山 收藏 1 5
导读: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四章 还书借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冰雪融化,春暖花开,大地回春,当北京护城河河畔的柳树用新绿抚着清清的河面时,楚寒已在北京大学学习一个多月了,这个学期是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学生们面临着毕业分配的巨大压力,这是他们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关键点,一步之错,谬之千里啊!

国家的基本分配原则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想再回去的就要赶快行动了,活动活动单位,留在城里;走动走动关系,留在学校里;实在没办法的,便只好“挑灯夜战”,准备考研了。什么“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祖国分配到哪就去哪”、“绝对服从国家分配”等等,只是口号而已,它并不能真鼓动多少青年做出“热血”之举。谁不想留在繁华都市?谁不想有一个好单位?

除此之外,学子们还面临着另一个难题——毕业考试与毕业论文,现在学校的风气又变了,又变成讲知识,讲文化,讲学识,讲学术了,没有一份及格的成绩单和一篇辩答通过的论文,谁都休想拿到毕业证。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所有的人都在勤奋,只有楚寒例外,一个月以来,他没有去上过一堂专业课,全都泡在图书馆里,看的书也不是什么有关电子专业方面的书,而是政治经济学、工业企业管理、行政企业管理等之类的书,全是“不务正业”!

但“不务正业”的楚寒却在这一个月里向学校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可谁知,事与愿违,校方泼出一盆冷水:先观察半年,再做预备党员,然后再考察一年合格后才能入党!

得到这样的答复,楚寒十分沮丧,这得多长时间啊?不说一年,便是半年之后,他也早已不在学校了!无奈之下,楚寒只得暂时抛开这些,投入到学习中。

总是坐在同一个位置“埋头苦干”,楚寒的怪异行为已引起一些人的注意,许多人进到图书馆后,习惯性地动作不是去借书还书,而是瞧向左边第五张桌子靠窗的位置,看看那位帅帅的酷酷的同学在不在!

窗外蓝蓝的天空又高又远,清泠的春风柔柔吹过,还能令人骤生一丝寒意。楚寒站起来,满意地合上书,走到管理台准备还书。这本由英国人马丁所著的《管理技巧与手段》他花了一个多星期,笔记记了满满一大本,终于看完了,这是他看完的第七本有关管理方面的书。

“田姐请帮我还这本书!”楚寒展出迷人的微笑。

一位妇女走过来,欣然道:“看完啦!还要借什么书吗?”

妇女姓田,虽已年近中年,却风韵犹存,她很喜欢楚寒,别人都叫她同志或是阿姨,只有楚寒叫她田姐。

“麻烦你帮我拿一本美国人弗朗所著的《管理心理学》,这是书的编号!”楚寒递过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写了许多书名与编号,前面的都打勾作了记号,可能表示那些书他都已借阅过了。

“请稍等!大姐这就帮你找!”田姐粲然一笑。

楚寒颔首微笑,呆在一旁等候。一会儿后,田姐拿来一本厚厚的红皮子的书递给楚寒,关心说:“楚寒啊!你不要太用功,要注意身体!”

楚寒感激:“谢谢田姐!”

“你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田姐最喜欢听楚寒叫她“田姐”的声音。

这时,走过来一位扎着“马尾松”,“马尾松”上扎着一朵丝绸红花的娇美姑娘,姑娘身着一件纯白大领外衣,这套服饰在楚寒眼里相当土气,但在当时全中国都是一片“灰黑”的世界里,这已是相当扎眼的打扮了。姑娘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瓜子脸,柳叶眉,眼睛大而亮,可惜嘴有点斜,不过,这并不影响姑娘的美,而恰恰她的这张“歪嘴”,更增加了姑娘的性格。

楚寒皓齿一笑,姑娘漠然一视,不理不睬,高傲撇开头。楚寒并不在意姑娘的不礼貌,洒脱一笑,拿着书走开了。

“诗嫣!你要借什么书?”田姐笑意欣然,显然她认识这位女同学。

“田阿姨!帮我拿一本弗朗的《管理心理学》!”姑娘姓陈,名诗嫣,她甜甜道。

“真不巧!那本书刚被那位男同学借走!”田姐抱歉。

陈诗嫣好生失望,她赶紧回头寻找楚寒,可楚寒早已不见。

“诗嫣是找楚寒吧!”田姐笑着问,“他坐那呢!”她指着第五排靠窗的位置。

“那自以为是的人叫楚寒?”陈诗嫣星眸圆转,暗忖。

“谢谢田阿姨!”陈诗嫣甜然一笑,慢慢向第五张桌走去。

楚寒周围已满人,但陈诗嫣还是在第五张桌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她明眸闪闪,瞟一眼,见最亮光处的楚寒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样子,几次想上前,又忍了下来,低垂螓首思量片刻,自己也从挎包中掏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夕阳西落,图书馆里的人渐渐稀少,第五桌的人也都走了,陈诗嫣蛾眉上扬,瞅一眼,见楚寒依然静坐不动,轻叹一声,收拾一下,怀抱一本书蹀躞走了。

图书馆外,三三两两的同学把铁饭盒敲得叮当响往食堂走去。迈出图书馆的陈诗嫣抬腕看一下娇巧玲珑的皮链手表,已是五点,她不由加快了下台阶的脚步。

“前面那位同学,请稍待!”楚寒快步赶上。

陈诗嫣并未察觉有人叫,楚寒轻拍一下她的肩,她惊悸回首,杏眼含怒。

楚寒忙不迭道:“同学!你不是想要这本弗朗著的《管理心理学》吗?给你!”他把厚厚的书递过去。

陈诗嫣色霁,明亮的眼睛眨一眨,虽有怀疑,但还是接过书,“你不看了?”她轻启朱唇。

楚寒展出阳光般的笑容:“我不需要了,你看吧!”在图书馆里,陈诗嫣多次偷窥他的眼神,他早已了然,既然人家姑娘如此想要此书,想必对方比自己更需要它,如此,何不成人之美?

“谢谢!我看完还你!到时怎样找你?”陈诗嫣落落大方,俏皮地侧首问。

楚寒退后一步:“我每天坐在左边第五张桌子靠窗处,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到我!”

陈诗嫣仔细打量着楚寒,她感觉对方有一种与其它同学完全不同的气质。“我叫陈诗嫣!”她首次向一个陌生的男人报出自己的芳名。

“我叫楚寒!”楚寒简洁回应,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讶,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喜。

“走!我请你吃晚饭!”陈诗嫣冲口而出,但马上又后悔起来:“今天我是怎么啦?”

楚寒摇头谢过:“不了!我还有事!”

“难道他没听过我的名字?”陈诗嫣狐疑,接着一阵失落袭来。

楚寒挥挥手,很自然地转身走了。

“笨蛋!真不识抬举,别的人排着队等着请我吃饭,我还不肯去,他倒好,我请他,他还不去!”陈诗嫣瞪着楚寒离去的高大背影,噘着可爱的嘴睹着气,跺跺脚也转身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