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洛PK日本海自春潮潜艇水下终极决斗

XWSYY 收藏 19 16623
导读:中国基洛PK日本海自春潮潜艇水下终极决斗




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苦心经营,日本海上自卫队已经从建军之初只能执行海岸警备任务的“海上警备队”发展成为了世界第三大海上力量。其最新编组的“十.九舰队”更是被公认为除航母编队外综合实力最为强大的水面战斗力量。和水面舰艇部队的风光无限相比,同样作为日本海上自卫队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潜艇部队却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2006年11月21日,日本防卫厅突然对外宣布,海上自卫队的“朝潮”号潜艇在九州岛南端宫崎县油津港附近海域参加演习时与一艘货轮相撞,幸而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日本海自“春潮”级常规潜艇


引人注意的是,根据日方自己公布的消息,在相撞发生时,这艘编号为SS589的“春潮”级潜艇正在和驻扎在横须贺的美国海军第7舰队“小鹰”号航母战斗群进行为期一周的“潜艇猎杀航母”的联合演习,而“朝潮”号在此次演习中扮演的角色则是美军航母在东亚地区最大的假想敌之一—俄制“基洛”636型潜艇。看到这里,我们不由得会产生疑问——“春潮”级究竟有着怎样的“十八般武艺”,竟然可以和号称“大洋黑洞”的“基洛”相提并论?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下面,就让我们把“春潮”和“基洛”一起请上擂台,让它们在这场虚拟的比拼中一决高下。我们也可以透过这场比拼,管窥一下那支神秘的东瀛水下战队的真实实力。


考虑到“基洛”级该型众多的事实,这里采用的全部都是最新的636M的数据。


身世溯源:出身名门 vs 血统高贵


“基洛”该型潜艇系由俄罗斯造船界中大名鼎鼎的“红宝石”设计局设计,在“红宝石”的产品名单中,我们还可以找到Y级和“台风”级弹道导弹核潜艇这样的经典之作,从这个意义上讲,“基洛”可谓是身世不凡。


根据俄方对外公布的资料,“基洛”是在1974年正式立项,1979年首艇开始建造并于次年进入太平洋舰队服役。1983年,该艇迎来了第一笔出口订单,向阿尔及利亚出口了2艘,作为苏联/俄罗斯军火贸易中的拳头产品,自1983年以来,苏联/俄罗斯已经向国外陆续出口了近30艘各型“基洛”潜艇。该艇最新的一笔订单是2002年5月签订的,向中国出口8艘最新型的“基洛”636M型艇。



中国海军“基洛”级潜艇


作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现役两大主力潜艇之一,“春潮”级的出身最早可以上溯到美国海军在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大青花鱼”和“长颌须鱼”型常规潜艇——到“春潮”为止,战后日本的主力潜艇基本上就是按照“涡潮”、“汐潮”、“春潮”的顺序一路改进而来,而作为“春潮”级的鼻祖的“涡潮”本身就是“长颌须鱼”型的日本升级版。


根据日本海自的“常规潜艇每年服役一艘,退役一艘”的装备发展思路,在最后一艘“汐潮”级潜艇于1987年2月17日于川崎重工神户厂下水两个月后,首艘“春潮”级便在同年4月21日于三菱重工神户厂下水。从1987年到1997年间,日本海自陆续建造和服役了7艘“春潮”级潜艇,此次发生碰撞事故的“朝潮”号是“春潮”级中的最新一艘,1992年动工,1997年正式服役。


“十八般武艺”大比拼


要评价一型潜艇的性能究竟如何,我们一般可以从航海能力、电子设备、武器装备、静音水平等几个方面综合判断。在这里,从“基洛”和“春潮”的特性出发,我们在原有的4项指标外又加上了“人员舒适性”和“改进潜力”两项。


首先看航海能力,潜艇的航行能力主要由艇型设计和动力系统两个因素决定。


作为战后苏联常规潜艇的巅峰之作,“基洛”级同时创下了苏联常规潜艇发展史上的“三个第一”——第一个采用最适合水下航行的水滴型艇型、第一个采用大直径低转速单桨、第一个采用单轴电力推动方式。所有的这一切改进的目的只有一个,全面提高“基洛”的水下航行能力,以更好的实现该艇在立项时就确定了的“以潜制潜”的设计目标。而作为世界上第一种采用水滴艇型的“大青花鱼”号潜艇的直系子孙,“春潮”和“基洛”一样采用了水滴艇型和双壳体的结构设计。


在动力系统和其他各项指标上,“基洛”水上排水量2300吨,水下排水量则达到了3040吨,采用2台1500千瓦的柴油主机、一台5500马力的主推进电机和240块高能蓄电池,最大航速分别为水面10节和水下19节,极限下潜深度300米,工作下潜深度240米。“春潮”级的水上和水下排水量则分别为2450和2750吨,则装备了2台川崎(Kawasaki) 12V25/25S柴油机、2台由柴油机带动的发电机、1台7200马力推进电动机以及480个新型高容量液冷蓄电池,最大潜航速度为20节,水面航行速度12节,由于在部分艇体上采用了新型NS-110高强度钢板,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了惊人的500米,工作下潜深度也达到了300米。


总的来看,在航海能力上,“基洛”和“春潮”基本相当,后者在最大潜深和最大航速上要略占上风。



建造中的“基洛”


接下来比拼的是电子设备。


电子设备性能落后是俄式武器的痼疾,在这一点上,“基洛”也未能幸免,在最早的“基洛”877型艇上装备的是“卢比康”型主动声纳,其主要性能基本只相当于西方同类设备80年代初的水平,火控系统则采用了MBY-110M模拟作战指挥系统,虽然该系统让“基洛”成为了第一种能够同时攻击两个目标的俄制常规潜艇,但仍存在作战系统反应时间慢,接战目标少等缺点。


和早期的877型相比,636M在作战系统上作了极富针对性地改进,采用新型的0MNIBOMNIBUS-E作战指挥系统和LAMA-EKM自动化信息控制系统取代了原有的MBY-110M模拟作战指挥系统。OMNIBOMNIBUS-E作战系统主要用于武器控制,能够同时跟踪40-50个水下目标,使用3M-54E导弹同时攻击其中的两个。而LAMA-EKM自动化信息控制系统的装艇使用让636M实现了对导航、声纳、雷达、潜航深度测量、机械控制、电力等子系统的信息综合管理,该系统同时也拥有武器控制功能,其配备的综合信息显示系统可处理50个目标,跟踪其中的10个,一次可使1-4枚鱼雷或导弹攻击其中1-2个目标,攻击准备时间小于三秒钟。


战后日本发展的各型常规潜艇都以电子设备精良而著称,和美国的良好关系和自身发达的电子工业让日本海自可以第一时间获得和装备来自美国的各种先进水声设备。这一点也被“春潮”级继承了下来。


在“春潮”级的艇首位置配备了一套ZQQ-5声纳系统,包含舰首主/被动数组声纳以及艇尾的ZQR-1型潜用被动拖曳数组声纳,对目标的最大探测距离超过100海里,除了没有舰首的大型球形主动声纳外,其声纳系统的综合指标已和美国海军现役的“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基本相当。在火控系统方面,“春潮”级采用的为ZYQ-2型,可同时跟踪10个目标并与其中的3个进行交战。


虽然在经过全面的升级后,636M火控系统的各项主要指标已经达到或接近了“春潮”级的水平,但在可靠性让仍逊于后者,尤其是缺少了对于潜艇远距离交战至关重要的拖曳声纳,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限制了636M的反潜能力。


第三,武器装备


和“基洛”家族里的其他成员一样,636M上也装备了6具533毫米口径的鱼雷发射管,可使用各种俄制533毫米重型鱼雷,以UGST型鱼雷为例,该型鱼雷采用了模块化声纳天线阵列诱导和线导系统,速度35-50节、射程40-50公里、高爆弹头重300公斤、发射深度400米。和“基洛”的早期型号相比,636M在武器系统上的最大亮点是装备了俄罗斯最新型的“俱乐部”系列导弹,包括3M-54E超音速反舰导弹、3M-14E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和91RE1型反潜导弹。



“俱乐部”导弹作战示意图


其中,3M-54E是一种三级结构的反舰导弹,该导弹的最大飞行速度达到了惊人的2.9马赫,采用“惯性导航+主动雷达寻的”的复合制导方式,最大射程达300公里,其携带的400公斤战斗部足以让1艘5000吨级的驱逐舰当场瘫痪。3M-14E导弹则与著名的“战斧”导弹类似,可以在飞行150公里后打中“一间办公室”,而最大射程高达50千米的91RE1型反潜导弹的服役则让636M拥有了强大远程反潜能力。


“春潮”级上同样装备了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和636M琳琅满目的武器列表相比,“春潮”级的武器系统要显得单调的多,配备的武器只有日本自制的89式鱼雷和美制“捕鲸叉”潜射反舰导弹两种,总共可携带20枚鱼雷或导弹。“捕鲸叉”导弹采用鱼雷发射管发射,最大射程130公里,最大飞行速度0.9马赫。89式鱼雷则是一种线导加主/被动声自导鱼雷,航速55节时,其作战距离为38公里,战斗部重267公斤,可潜航至900米深度攻击对方高性能潜艇,技术性能和美国核潜艇上的标准装备MK48重型鱼雷基本相当,可以有效的攻击世界上任何一种级别的潜艇。



潜射“捕鲸叉”


第四,静音能力。


“基洛”级潜艇自问世以后便以其极高的静音水平赢得了“大洋黑洞”的美名。在最新的636M艇上,除保留了877型艇上原有的将发动机安装在减震浮筏上,在艇体上敷设消声瓦等能有效降低潜艇噪声等级的技术外。还将艇上的推进器由877型上原有的6叶桨改用7叶大侧斜桨,转速降低到250转/分,进一步提高艇的静音水平。636M型潜艇的噪音已经降到了118分贝,而潜艇水下噪音每减小6分贝就可使敌被动声纳探测距离缩小一半,一旦潜艇自身噪音降到90分贝,那么海洋背景噪音就可以完全掩盖潜艇行踪


在“春潮”级上同样使用了减震浮筏等降低潜艇噪音的设计,和上一代的“汐潮”级相比,最重要的进步是舰壳上敷设了日本自行研制的消声瓦,能降低舰内向外辐射的噪音并减低敌方主动声纳的效率。此外,“春潮”级的舰体表面光滑,尽可能地减少突出物,以降低航行时产生的阻力与噪音,使该型潜艇成为了更加沉默的水下忍者。在美日海上联合操演时,连反潜能力强大的美国海军都对此级潜艇头痛万分,并作出了“静音水平不逊于基洛877型”的评判。


第五,人员舒适性


由于需要长期在水下作战,潜艇上成员的生活和作战环境与水面舰艇相比都要恶劣许多,因此也就对潜艇的人机工程设计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笔者曾在一期《舰船知识》杂志上见到过一些“春潮”级潜艇的彩色插页,从图片上看,“春潮”级上拥有空间较大且配置齐全的艇上厨房,还设有专门的艇员餐厅,餐厅内装有彩色电视机,厅内的座椅设计的相当巧妙,其内部直接被用作了储物室,空间的利用率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此外,艇上的每个艇员都拥有一张独立的床铺和个人储物柜,艇长室的面积也比许多其他国家的同级别潜艇要大,这些措施极大的改善了艇员的生活条件,也有力于战斗力的保持。


与之相比,636M在这一点上就要落后许多,虽然636M型艇57人的人员编制要少于“春潮”级上的75人。但因为采用了许多超常规的降噪措施,艇上因而增添了许多专用设备,进一步压缩了人员的生活空间,从目前公布的图片资料看,和636M艇上那狭小的厨房和拥挤的艇员舱比起来,“春潮”级上的人员工作和生活环境要明显高出一个级数。


第六,改进升级潜力


常规潜艇的使用寿命可以达到30年,因此服役期的升级改进潜力也就成为了评估潜艇战斗力的一个重要指标。636M在设计时所采用的模块化设计思路就为将来添置新设备安排了预留空间,未来可能的升级项目包括加装AIP系统和新型拖曳声纳系统等,届时潜航时间可增加到两周以上,水声探测能力也会有相应的提高。


和以前所有的日本潜艇一样,“春潮”级自下水之日起,相应的改进工作就一直在进行当中。其中最大的一次改进发生在2000年12月,所选择的改装对象正是此次发生事故的“朝潮”,具体的改装工作是将艇身后段切开,插入一段拥有4台由瑞典授权日本生产的“斯特林”MK.2发动机以及相关装备的船段,于2001年11月完工,经此改装后,“朝潮”号全长增至87米,满载排水量增至2900吨,最大潜航时间则有过去的120小时增加到了两周。经过数年的实际使用,海上自卫队获得了大量的使用“斯特林”发动机的第一手经验,也证明了“春潮”级具有升级为AIP潜艇的潜力。


结语:谁主沉浮?


通过上面的对比,我们对于“基洛”636M和“春潮”之间孰优孰劣已经可以做出一个大体的评判:在航海能力、改进潜力和静音能力上双方大体相当,电子设备和人员舒适性上“春潮”优势明显,而在武器系统的总体水平上,636M又把“春潮”远远抛在了后面。综合比较,双方应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而636M如果能在未来装备性能优良的拖曳声纳的话,则有可能在实际的对抗中取得上风。


但还有一点是我们必须提及的,那就是——在日本海上自卫队水下战队的装备序列中,除了整体水准和636M相比毫不逊色的“春潮”以外,还有无论各方面指标都要胜出一筹的“亲潮”级大型潜艇。而就在去年年底,日本防卫厅又把更为先进的常规潜艇发展计划列入了其具体的装备发展计划中,它们才是636M所要面对的真正挑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