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龙.异世.毒行 正文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0/

伊雷姆率队很快赶到了山脚,丛林里横七竖八躺满了狼骑的尸体,个个面孔扭曲,伤口流着腥臭的黑血,举目四望,却没有看到任何一具对手的尸体,伊雷姆走到狼骑队长的尸体前,把他的身体侧翻过来,地上的狼骑队长双手死死的揪着喉咙,如同自杀一般,伊雷姆皱了皱眉头,打算拿开狼骑队长的双手查看一下伤口,可任他怎么去拽,那手就象生根一样牢牢箍在上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死者舒服一点,伊雷姆倒吸一口冷气,腥臭扑鼻而来,让他不禁感到有点头晕目眩,

“将军,前面有人”一个狼骑兵喊道,

伊雷姆顺着狼骑兵指的方向望去,在城门和丛林之间的空地上有个人影正在向亚纳城方向奔去,望着这个背影,伊雷姆的心没由来的紧缩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惊惧,但感觉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危险的人,

伊雷姆一挥手命令道,“抓住他”, 四周的狼骑立刻涌向林外,

“大人,请马上派人去接应一个人”,被雷克鲁救上马背的珍尼挣扎的说道,

“你先回城,等会我去安排”,雷克鲁疑惑的说道,

“不,大人,请你立刻就去”,珍尼焦急的喊起来,“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雷克鲁闻言急停战马,问道“在那”?

珍尼喘了口气,指指山脚下的丛林,“就在那里”,

雷克鲁挥手招来几个骑兵,说道“你们送小姐回城,其他人跟我来”,

龙无波的肩上受到狂狼暴焰斩余波的冲击已鲜血淋漓,但他知道必须尽快赶进城里,才能暂时得到恢复,这个奇怪的世界让他心烦意乱,莫名其妙的战斗不断发生,让自己有点疲于奔命,一定要找到离开的方法,虽然那个次元门的魔法有点虚无缥缈,但无论如何必须试试,这是目前知道的唯一出路,龙无波咬咬牙暗自想道,

身后的大地开始震动,龙无波知道麻烦又接踵而至,他回头看了看狼骑有点熟悉的身影,提起所剩无己的内力,急速向前奔驰,

雷克鲁的骑兵和伊雷姆的狼骑象两条即将重合的黑线,向着龙无波冲来,急弛中,两边各自做好了战斗准备,渐渐地双方越来越近,龙无波虽然不知道对面的骑兵是什么人,但他明显的感到对方的战意是冲着身后的狼骑而来,他没有放缓脚步,迎着雷克鲁的骑兵一头扎了过去,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看着冲进鲁斯骑兵的龙无波,伊雷姆愤怒的举起鳄刀,这是一把用巨大鳄鱼骨头做成的战刀,坚硬无比,刀身异常锋利,刀背上是一排锯齿状的突起,扎进对手的身体后,形成的伤口无法治愈,伊雷姆用它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对手,现在它散发着狰狞的寒意凶猛的咆哮,

“进城”雷克鲁对着龙无波大声喊道,虽然他也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但在这地狱般的战场上,没有谁愿意一个人独自跑来游玩,相信珍尼说的就是他了,

雷克鲁抡起半月斧让过龙无波,向着狼骑砍去,两股浪潮狠狠撞在一起发出一片武器的碰撞声,不断有人惨叫着坠落,又不断的发出怒吼,雷克鲁在一斧将一个狼骑连人带狼的砍为两段后,鳄刀刮着劲风向着他的头顶劈来,伊雷姆和雷克鲁终于战到了一起,

雷克鲁一夹马背,战马纵身错开鳄刀,反手将半月斧向后斩去,伊雷姆竖起鳄刀挡在面前,碰撞发出的力道使两人手臂一震,雷克鲁在眨眼间回转马身,双方转为对峙,

“再来”,雷克鲁低沉的说道,

伊雷姆没有说话,冷冷的举起鳄刀,他感到这个对手是一个强大的劲敌,游牧族的技能沙暴击全力出手,

“旋风斧”雷克鲁大吼一声,斧身化成一团光圈,迎着沙暴击毫不犹豫的撞了过去,

一声巨响,两骑分开,雷克鲁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双臂酸麻得几乎没了知觉,伊雷姆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手,似乎浑然无事,其实他胸中一阵气血翻腾,只是强压着不动声色,

雷克鲁一抹嘴角,说道“接着来”,

这时,城里又冲出一队骑兵,显然是来接应雷克鲁,望着远远急弛而来的鲁斯骑兵,伊雷姆打了一个唿哨,狼骑纷纷开始后撤,伊雷姆也慢慢掉转方向,缓缓说道“今天算你走运”,

太阳快落下地平线了,战场上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几只不知名的鸟飞掠到战场的上空,呱呱的鸣叫,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随着风带来的丝丝血腥,又让人心头无比沉重,残阳如血,

看着面色苍白已睡着的龙无波,珍尼松了一口气,大将军阿斯巴在一旁说道“你也去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说”,

珍尼默默的站起身,随着阿斯巴走出门外,“大人,我想这个人会给我们带来帮助,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

“他会怎么帮助我们”?阿斯巴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珍尼答道,

“好吧,我相信你的话,不过现在你也要去好好休息,不然乌笛亚太子可要怪罪我了”,阿斯巴笑着说道,

“谢谢您的好意”珍尼嗔道,

“将军,您说他们中了一种奇怪的魔法,而您又不知道是什么”?国王克里松说道,

“是的陛下,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伊雷姆答道,

听到伊雷姆的回答,国王克里松不禁看了看一旁的黑暗神使,“陛下不必担心,在黑暗之神的庇佑下,没有不能战胜的敌人”,神使说道,

国王克里松点点头,“好吧,我们现在去看看是什么回事”,

帐外,利比奥和其它的狼骑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满地的尸体,国王克里松脸色一沉,他伸手欲去查看,神使急道“陛下且慢”,

说着,神使低下头去,快速的将所有的尸体观察一遍,

看着一脸凝重的神使,国王克里松问道“如何”?

“陛下,请回帐再说”,神使答道,

看着神使一反常态,国王克里松隐隐感到不安,一回到帐内就急不可待想知道真相,黑暗神使沉吟了一下说道“陛下,如果我没搞错,这就是遗弃的诅咒”,

“什么”?国王克里松闻言大惊失色,“难道秘径山谷里的东西出来了”?

“我也不确定,据我所知这种方式只有秘径山谷里的怪物才会使用,但伊雷姆将军说这可能是一个人类所为,不得不令我不解”,神使继续说道,

“你肯定是一个人类所为吗”?国王克里松问伊雷姆,

“当时那里只有一个人类活着,其他的人全死掉了,我想不会错”,伊雷姆答道,

听到回答,神使陷入沉思,国王克里松接着问道“还有其他的发现吗”?

伊雷姆摇摇头答道“没有,陛下”,

“当年大陆之战,遗弃的诅咒令所有人惊慌失措,光明和黑暗神殿联合起来才将它们逐进山谷,并迫使它们立下永不出谷的誓言,这才得以让整个大陆恢复平静,而今又出现在此地,我看要报告神殿才行”,黑暗神使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确应该如此”,国王克里松不安的说道,

“陛下,我建议目前先暂停进攻,等神殿做出安排后再做打算”

国王克里松忧心忡忡的点点头,对伊雷姆说道“马上加强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攻”,

黑色中,几骑快马带着一具装殓好的狼骑尸体朝黑暗神殿的方向弛去,这是一个让人失眠的夜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