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章 草原雄鹰(下)

收藏 32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向回走!抓住偷袭我们的支那人。然后逼着他们带路!”


“哟西!”三村寿美点点头,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尔格攀在一棵大树的树丫上,看着日军逶迤而近的骑兵队伍,哈哈大笑着从树上溜下来。“上马!这次兔崽子们可不会丢了。快跑吧弟兄们!”


尽管尔格胸有成竹,可是那日勒还是不放心,直等到日军骑兵转过树林,那日勒又开了两枪,故意暴露给鬼子之后,这才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这下三村寿美可舍不得再放过他们了,立即指挥手下策马追了过去。就算抓不住这些支那人的话,跟着这些支那人跑,也许会找到一个村庄或者出去的路。不过前面这股支那人也的确嚣张,在前面一边跑还一边“哦啦、哦啦”得乱叫,故意示威似的。


就这么追一阵儿,赶一阵儿,三转两绕的,在一个林木葱茏的小山包前,三村寿美终于把那几十个支那骑兵给追丢了。


三村寿美气喘吁吁的勒住战马,仔细观查前面这个不太高的山头,心里开始犹豫起来。那个出主意的中队长催马靠过来:“阁下,支那人就是绕着这个山头过去的。”


“哟西!”老奸巨滑的三村点点头。“三浦君,请你带领一个小队,占领这个山头。其余的人,分两路从两翼迂回包抄过去!”


先占领制高点,再从两路包抄,这样的战术安排按理说应该没有什么失误,不过等三浦少尉登上山顶之后,马上就傻眼了——在三浦少尉的眼前出现了一道五六仗宽的深沟绝壑,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把这座山一分为二,他现在只能隔着沟壑眼巴巴地看着对面的那半个山头,至于那半座山之后是什么样子,根本看不见。而此时三孙寿美的骑兵大队已经从左右两翼包抄过去了。


“快!下山!”三浦少尉赶紧指挥部下连滚带爬的滚下山来,重新骑上战马,去追赶大队的主力。


率领骑兵主力的三村寿美却没发现这一太行山独有的山势风景,他还以为此刻三浦的小队已经占据了制高点呢。所以当他转过山头,看到了眼前出现的大队的支那骑兵之后,丝毫没有感到惊慌。


在他的对面,是一片几十亩大的开阔地。几百骑支那骑兵整齐的列着队伍,正在严阵以待呢。支那骑兵的后面是十几丈高的陡壁。


“原来是块绝地啊!”三村想,“为什么支那骑兵会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呢?哦...”三村想明白了,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看来这支支那骑兵是要孤注一掷了。想到这儿,三村的嘴角一瞥,一脸的轻蔑,“难道凭人多就想战胜帝国战无不胜的铁骑吗?哼哼!”三村心里冷笑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个山头:三浦君,请一定要把后路堵死啊!你的位置可是全歼支那人的关键位置啊!——你瞧这美梦做的。


三村寿美慢慢拔出战刀,深吸一口气,厉声喝道:“帝国的勇士们!为帝国圣战建功立业的时候到啦!请各位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冲啊!”


大地震颤起来,数百匹战马同时狂飙,如一阵狂风向对面的支那军队席卷过去。对面的支那骑兵好像被吓呆了,一个个泥雕木塑般的一动不动。三村寿美笑了,他仿佛看见了天皇在亲自为他佩戴金质的勋章...不过这笑容立刻就凝结在了他的脸上,他恐惧的发现:对面排在最前面的一队骑兵不慌不忙的冲着席卷过去的帝国勇士端起了枪,有轻机枪,还有冲锋枪,还有驳壳枪,全部是自动压制性武器...


二三百米的距离对于风驰电掣的骑兵部队来说,只是几十秒的时间就能冲击过去,可是三村寿美的骑兵大队在距离支那骑兵几十米远的地方停顿下来,几十支自动枪械发射出的子弹构成了一道钢铁般的弹幕,就像一道无形的墙壁阻住了战马狂奔的攻势。成批的帝国勇士哀号着从战马上掉下来,随即就被后面的马群他成一堆肉泥。


“杀”!尔格瞅准时机,挥动雪亮的马刀,率几百咆哮的铁骑突入敌群,和小鬼子绞杀在一起。霎时间,刀光血影,肢体横飞,人嚎马嘶,鲜血飙射...


短暂的绞杀战结束,双方“交换”了场地。站在刚才支那人站过的的位置,三村寿美看着站在刚才自己位置上的支那骑兵觉得纳闷:三浦小队现在应该在支那人的头顶上,怎么不知道发起攻击呢?刚这么一想,枪声就响了起来。可是三村寿美并给有发出“久违了”的感慨,因为枪声响自他的背后,他看见自己的士兵又一个个地栽倒马下。


“阁下!我们中了支那人的埋伏!”又是那“献计献策”的中队长。三村心里苦笑着:还用说吗?用脚后跟都能想明白。


“突围!”喘息未定的三村向部下发出这个看似“英明”的命令。


尔格可不想放他走,好几百匹东洋马呢!这些畜牲可都是杂交良种。


三村的骑兵又掩杀过来,不过这次的攻势远远不如第一次的浩大声势。——人马都减了一半,还能蹦跶起来吗?这一次进攻被尔格放在队伍前面的几十支快枪一通招呼就给轻而易举地打了回去。


“都给我机灵着点儿!”尔格对他的大兵们喊道,“只许打人,不许打马!”


三村寿美受不了啦。前面有骑兵快枪堵截,后面山壁上有阻击。天真的山村寿美居然派了个会说中国话的士兵跑到两队中间给尔格下起了“战书”。——


“......,三村寿美阁下觉得你们这种卑鄙的战术有损骑兵的尊严。因此三村阁下想知道贵军敢不敢和英勇的大日本帝国骑兵进行单纯的骑兵战?”


那日勒一听就火了:“营长!你带一连二连守在这儿,我带三连过去解决他们!”


“不行不行!”尔格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大队长给咱们的任务是什么你忘啦?——解决了鬼子骑兵还要去增援三营四连呢!咱可没工夫和他拼消耗!”尔格现在倒也学的冷静起来。


“通讯兵!”尔格大声命令:“发旗语:命令西坡的机枪连全体开火!把小鬼子赶过来!弟兄们,准备马刀!”


机枪连的轻重机枪欢快的叫了起来,骑兵营几百把雪亮的马刀举了起来,几百匹训练有素的战马也躁动起来。


“杀!”


“杀!”


待双方人马都憋足了劲儿之后,双方指挥官几乎是同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两股洪流又一次交汇在一起。


在这片偏僻的荒谷野地上,没有漫天而起的硝烟,也没爆豆般的枪林弹雨。有的只是杂沓的铁蹄声,骑士的怒吼声,战马的嘶鸣声和伤者的哀号声。刀枪相碰,金铁齐鸣。这就是骑兵所特有的战斗模式。


草原汉子那彪悍、凶蛮的的秉性在尔格和那日勒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二人就像两头雄狮扑入狼群一般,率领手下几百个勇士在敌群中往来冲突,东挡西杀,所到之处,残肢飞起,人头落地,血花朵朵迸开,伴随着蒙古汉子粗犷的长啸,与之交手的的日军被杀的鬼哭狼嚎!


三村寿美率领的骑兵大队也如困兽犹斗,日军凶残、嗜血的的本性也被激发出来,到处是飞舞的马刀,到处是狂喷的鲜血,到处是骇人的惨叫......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战场上的胜负已见分晓。那股土黄色的“洪流”越来越小,最后终于被围在了中间。


“别再浪费时间啦!”满脸溅满鲜血的尔格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他的杂交良种马了,“用手榴弹!”


“轰、轰、轰”几声巨响过后,110骑兵大队宣告彻底灭亡。


“机枪连打扫战场,救护伤员!骑兵连就地休整!”尔格浑身是血,翻身下马。满身浴血的骑兵也都纷纷下马,然后拉上这些无声的战友,走向崖边的山泉。


三连长宋万有跑过来:“营长,别休整啦!赶紧驰援三营的四连吧!”


尔格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咧嘴一笑:“老宋,记住:人可以不休息,但是这些牲口必须要歇歇!咱们骑兵打仗,可全靠这些不会说话的伙计呢!”


“营长,给——战报统计。”


此役,骑兵营三个骑兵连、一个机枪连全部686人全体出动,除了三浦小队的三十多人被击溃逃走之外,共歼灭包括日军骑兵大队长以下427人,缴获完好无伤的战马319匹;而骑兵营自身,也牺牲了79人,99人带伤,伤者中38人致残。


“伤敌三千,自损八百啊!”尔格摇摇头,看大家休息得差不多了,这才集合各连,安排机枪连带着伤员和缴获的战马、枪支等物资回师白合,各骑兵连则向麻黄头方向出发,驰援三营四连。


此时的麻黄头据点早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高屋永彦的大队正在马庄、东杨庄一线和三营四连以及一营的重机枪连杀的难解难分。


刚到麻黄头据点的时候,高屋永彦看着一片狼藉的废墟,强忍着愤怒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流年不利?怎么刚从侗龙山的“活地狱”出来,就又赶上了这边的“死人屋”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前出侦查的斥候回报:支那人已经在马庄、东杨庄一线设防。


“出发!”高屋永彦中佐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于是,暴怒的高屋永彦大队一进入战场,双方的战斗直接就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虽然三营四连昨天一夜没怎么休息,但是刚刚享受了一番胜利喜悦滋味的大兵们依然士气高涨,再加上陆子宇带来的一个重机枪连的增援,还有‘蓝狐’小队的助威,高屋永彦一开始居然没占到任何便宜。


第三次打退了小鬼子的进攻,趴在工事里的魏国余出了一口长气,放下了手里的机枪。一扭头,就看见了身边那个刚刚投诚的伪军正把脑袋扎在土里,瑟瑟发抖呢。魏国余一看,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抬脚就踢在他屁股上:“起来吧!娘的,小鬼子退啦!”


听说鬼子退了,这个发抖的家伙才哆哆嗦嗦得抬起头:“排...排长...”


“你小子胆子怎么比兔子还小?”


“俺怎么和你们比呀?”这家伙喘匀了才开口,“俺看你们呀,简直都是天胆!要不你们昨天怎么就敢拿这一百多号人对付我们那么多人呢?”


“切!”魏国余撇撇嘴,“别老是‘你们’‘我们’的,现在咱是一家人了!”


“是,是‘咱们’。”这家伙赶紧点点头,“排长,咱们这仗要打到什么时辰啊?”


魏国余正忙着从土里扒拉被埋起来的机枪弹匣呢,听他这么一问,头也不抬地答道:“打到小鬼子退了为止!”


“俺的娘哎!”这小子下的一吐舌头,压低了声音接着问道,“排长,你看咱们能把小鬼子打退不?”


“你是怕小鬼子冲过来,将来给你算后帐吧?”这次魏国余把头抬起来,剑一般的目光盯住这个思想有些动摇的家伙,“你放心,小鬼子冲过来之前,我一定先打死你。免得你被小鬼子抓住给你算后帐!”


这家伙立马就被吓愣了,魏国余低下头继续收拾自己手里的活儿。过了好一会儿,这家伙俩手握满弹夹给魏国余递过来,老魏惊讶的一抬头,这家伙说道:“排长你放心!俺只能死在小鬼子手里,决不会给你杀我的机会!”说完抱起大枪,往战壕边一趴,身子却再也不哆嗦了。


魏国余返身从身后的弹药箱里抓出一把手榴弹,不动声色地排放在这家伙身边。这家伙一回头,魏国余微笑着冲他跳起大拇指:“是条汉子!”话音未落,小鬼子的又一次进攻就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