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说到这儿,可能孟大虾又该大骂‘我爱我家’不给他面子了。——这次还就真不给,谁叫你当时把人家姑娘压在身子底下不起来呢?炮弹也爆炸了,大伙儿也都拥过来了,你小子还压着人家姑娘肉乎乎的身子不起来,而且还装晕?纯粹一色狼!扯远了,扯远了——


就在孟大色狼压着人家姑娘借机“揩油”,大享艳福的时候,自负的上野俊雄大佐也从疯狂状态冷静下来。毕竟是大日本帝国身经百战、叱咤疆场的高级指挥官,在任何状况下都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一基本常识上野还是懂得。


清醒过来的上野俊雄举着望远镜观察了良久,这才转过身来,对肃不做声的部下们说道:“诸君!看来这里的地形根本不适合大部队的展开!再这样打下去我们会很吃亏!地图!”


执行官掏出地图,在一块大石头上展开.上野俊雄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发布命令:“高屋君,请即刻率领你的大队,取道两山家,向西开进.会合麻黄头据点的北原讨伐队,猛攻马庄、东杨庄,直取北店头!”


“哈依!”高屋永彦立刻转身集合自己的大队,他正巴不得离开这活地狱呢.两千多人聚集在这荒山野岭之间,除了几个光秃秃的小山包,简直连个遮挡都没有,支那军的每一发炮弹溅落,都会造成十几个帝国士兵的伤亡。


等到高屋永彦将部队集合完毕,这才悲哀的发现:原本由四个中队组成的大队,已经只剩三个中队的兵力了,而且,那个大队直属的由两门步兵炮组成的炮兵小队在失去了火炮之后,幸存的四十来个帝国士兵大多是两手空空,成了无所事事的闲人。


“阁下!”高屋永彦硬着头皮走到上司的身边,低声的汇报自己的“苦衷”。


“这样吧:联队直属运输队和弹药小队携有备用的枪械,去那里补足吧。”没想到上野大佐并不是不近人情,“还有:联队直属的两个炮兵中队也没有了火炮,山炮中队的士兵你也带上,再从联队指挥部抽调一些军官,重新组成第四中队!”


“哈依!谢谢阁下!”尽管高屋永彦对上野的军事部署总有成见,可是上野大佐的这种体察下情的怀柔政策还是让他觉得感动。


与此同时,对面阵地后面,在霍凤凰为孟大虾临时搭建起来的简易指挥所内,“火线军事会议”也正在召开。霍凤凰正详尽的向猛大虾汇报最新战报。由于刚才孟大虾的“舍身救美”之大义行为,霍凤凰对孟大虾的怨气早已冰消雪逝。


——“柯家两位妹妹和黄念康、白雪芝带领的卫生医疗队,已经在距此不到一公里的西侗龙庄建起了火线野战医院,现在正在收治伤员;...”


“不错啊!”孟云霄笑着把赞许的目光投向两位美女,两个姑娘被孟大虾夸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苏大哥的一营报告:目前易县方向的日军没有任何活动迹象,一营各连正在严密监视;二营任义汉率剩下的两个连和一支由二百六十多名民兵自卫队组成的‘特混’编队主动出击,对满城县的日军驻军展开大张旗鼓的‘攻击’,为加强攻击‘强度’,就在半小时之前,苏大哥增援的一个迫击炮排也加入了攻击部队;......”


“哈哈......”孟大虾开心的哈哈大笑,“想不到任三哥看着粗鲁,心却这么细,也学会打马虎眼了?好,好,‘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不错!给咱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


“还有更好的消息呢,”大家都被孟大虾开心的笑声感染,气氛也活跃起来,“参谋长刚派人送来的消息:三营四连和‘蓝狐’小队刚刚聚歼了北原中队和皇协军......”


“不会吧?”孟大虾有些吃惊,“昨天胡东成不是报告说,那边除了一个中队的鬼子,还有好几百皇协军吗?就凭他们这两家的二百多人就能‘聚歼’?”


“你听我慢慢汇报:昨天有一股皇协军火线投诚这你知道吧?昨天夜里,胡东成和伍志彪派这股投诚的伪军回据点煽动策反,结果一夜之间,一百多皇协军开了小差,三百多人投诚,皇协军就这么简单的被瓦解了。”


“厉害啊!”孟大虾还是感到意外,“这伍志彪和胡东成也会玩儿这一套了!嗯,看来俩人真是学会打仗了。哦,对了,西线呢?尔格的骑兵营有什么最新情况?”


孟大虾问到了骑兵营,霍凤凰卖起了关子,只说了一句:“估计午饭之后就能看到骑兵营了。”


幸亏尔格现在听不到这句话,尔格要是听到了这句话可能会不高兴,因为就眼下的状况而言,尔格认为和大队长会师,不可能会等到吃过午饭以后。


昨天尔格接受任务之后,立刻就回到大长峪开始勘察地形。走到东长店、万里一带,就发现在东长店西边紧邻大洋湖(今天的西大洋水库)有一片百十亩大的密林,阴深幽密,适合大部队埋伏。尔格立刻就把骑兵营拉了过去,并且继续前出搜索,最终摸到了唐县县城西边的门户据点——南店。精通骑兵作战的尔格经过细致的侦测,从南店到白合的一段必经之捷径引起了尔格的兴趣——南店-黄金峪-万里-张合庄-百合。再三斟酌之后,尔格决定在黄金峪和万里之间设伏。然后尔格就风急火燎地去找管后勤的赵清泉要地雷,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蓝狐’小队,便硬借走了爆破经验丰富的爆破组帮助骑兵营埋雷。


不出尔格所料,当天晚上。三村寿美的骑兵大队就偷偷的进驻到了黄金峪,看来鬼子走这条路是铁定的了。果然,今天早上三村寿美的骑兵大队走出黄金峪,直奔万里,只不过刚出村没走多远就踏响了地雷。


说起今天尔格埋的这些地雷,还有些来历呢。


随着北平来的几个知识分子地加入,太行山抗日独立团的后勤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拿这地雷来说,自从有了以赵伟负责的枪械修理所,现在生产的地雷,已经和高四宝按照做炮仗的原理生产的地雷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次尔格领回来的都是跳雷,本来是为了对付步兵所生产的。以前对跳雷的作战要求是能跳起一米半高就可以,后来赵伟经过反复试验,发现跳雷的高度在一米八——也就是刚越过正常人的头顶——杀伤力最大。于是按照这个原则,大批生产。结果后来赵伟忽然明白过来:小鬼子个子矮啊,那跳雷的高度也应该相对降低才能达到预定的杀伤力。于是只好把生产出来的成品雷搁置起来,重新改进跳雷高度后再销毁进行生产。不过后来尔格也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事儿,尔格认为这种跳雷高度正好可以对付骑在马上的骑兵,于是这批地雷就封存起来,正好今天派上了用场。


为了增加地雷的杀伤力,赵伟给这些地雷都加装了延缓引爆的方式,就是前边的人碰触到地雷的引发装置后,过几秒钟地雷才会从地上弹起来,而且赵伟还将地雷的原来装冲药弹起的方式给为弹簧弹跳,这对马蹄声杂沓的骑兵来说,无疑是增强了隐蔽性。所以三村寿美的骑兵一开始就吃尽了地雷的苦头。都是前边的战马踏过,地雷延时弹起,然后在快速行进的队伍之中再爆炸。赵伟给这种地雷起名叫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好一个“后人乘凉”!三村寿美骑在马上,看着行进的队伍中不断爆炸的地雷,一时间居然不知所措。而正在行军的骑兵们看到被地雷“光顾”的同伴,谁都怕这种厄运降临到自己头上,于是都催动座骑,都想早一些离开这“是非之地”,但是前面被炸倒的战马和士兵则很快就拥塞了狭窄的山路,一时间,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隐蔽在路边树林中的尔格看时机已到,长啸一声,早已跃跃欲试的骑兵们立刻箭射而出,从侧翼冲向慌乱的日军骑兵。


被地雷炸得七荤八素的日军骑兵又遭到了突袭,一时间更加慌乱,好在偷袭的敌人并不是很多,大约三四十骑而已,这让三村寿美更加窝火:看来卑鄙的支那人也只会用埋地雷、搞偷袭这几种下九流的方式而已。


“追击!追击!”三村寿美挥舞着马刀气急败坏的狂喊。日军骑兵大队的士兵们在指挥官的催促下,再也不顾地上同胞的死活,提马踏过阻挡住路面的障碍,狂呼着追赶偷袭得手的支那骑兵。


“那日勒!和兔崽子们保持距离,别把他们拉下!”尔格着急的喊,这个那日勒的骑术实在精湛,跑得太快了。


“明白!”那日勒一勒马缰站下了,回头冲追上来的鬼子骑兵就是两枪,一个鬼子兵应声栽倒马下。那日勒勒转座骑,等尔格他们赶上之后,转身又跑。


黄金峪和万里两个村子之间虽然有六七公里的距离,但是这一带都是崎岖狭窄的山路,沟谷纵横,找不到哪怕一小片适合骑兵作战的开阔地,所以尔格就决定下饵将鬼子的骑兵引入一片开阔地域与以歼灭。尔格把战场选在了大洋湖以北、东长店和北大洋之间的月牙形地域。


这地方绝对是一个绝佳的战场,只要把鬼子骑兵从东长店引进来,然后由北大洋和东长店上下一合口,小鬼子想跳湖都不行,因为西面是由一个月牙形的山坡构成的天然湖坝,骑兵营的机枪连就在这个湖坝上。


三村寿美不傻,上野大佐给他的命令是奔袭突击白合镇,他要走的方向是正北。可是这股支那人的骑兵却带着他们奔了西北方向,三村觉得有些蹊跷,赶紧勒住战马,重新辨别方向。


“营长,这帮兔崽子可能醒过味儿来啦。”那日勒等人也勒住座骑。


尔格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自信的说道:“差不多啦。现在他不上当都不行!”


“为啥?”


“呵呵,你们还记得咱们刚才经过了几处树林吗?三处。这里的地形都差不多,我派了十来个人就藏在刚才咱们经过的第二片林子里,那里的道路最窄,也最不起眼。我叫他们等咱们通过以后,就用枯树和大石头把那条路口封起来。现在鬼子们再回到哪儿,就会发现没路了。他们自己就会转回来,一步步的钻进咱们的口袋阵。老天爷可真是有眼,刚刚还起了晨雾,这可是老天都帮助咱们呐!弟兄们下马,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小鬼子回来一定会把咱们当成不花钱的‘向导’,那时候可就有多快跑多快了。哈哈......”


其实尔格把三村寿美估计的高了点。这老鬼子发现方向不对头,赶紧带队往回走,几百人、几百匹马又慌乱起来,好不容易转出第一片树林,这帮鬼子就蒙头转向的迷路了。


地图、指南针都掏出来了,看树叶的稀密程度这种民间的老办法也用上了,可还是找不到路。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太复杂,沟深林密,看起来几乎到处都是一个样子。不过小鬼子中的聪明人还是大有人在,就有人提议顺着来时的马蹄印走,这建议立刻被采纳。于是前面就有几个鬼子牵着大洋马、低头看着马蹄印带路,后面几百骑兵就慢吞吞的跟着。


几百个骑兵正无精打采的走着,突然从路旁的林子里响起了“啪、啪”的枪声,两三个正在马上打盹的鬼子立刻掉了下来,本来还算安静的队伍立刻又是人喊马嘶的热闹起来。


“敌袭!”执行官一声惊叫,翻身下马,随即就躲在了马肚子底下。


等所有的鬼子下马隐蔽之后,林子里早恢复了刚刚的寂静,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快!加速前进!”三村寿美可不愿意停留在这个鬼地方。可是部队走不了啦。为啥?刚才几百个人马一阵儿慌乱践踏,把路上的马蹄印踩的乱套了。没有了明显的路标,带头的鬼子尖兵根本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


“阁下!看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供选择了?”一个中队长向三村寿美建议。


“什么办法?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