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窑场春秋(下)

丁老大 收藏 8 16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窑场春秋(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队长说,你如果能行,我把王朝下了,让你烧。

韩文德问,你给我几分工?

队长说,如果烧好了,我给你跟王朝一样,十四分工。如果烧坏了怎么办?

韩文德说,烧坏了我包赔。

队长说,就这样定了,你什么时候上手?

韩文德说,我伤还没有好,等好了再说。

队长说,你这几天有伤,不能干活,我给你把工分记上,你到窑上看王朝烧窑,多学些方法。

韩文德说,不用,我伤好后就烧第一窑。

在头几天装窑烧窑中,韩文德就在不断的看,码坯子已经学会了。王朝点窑的时候他观察怎么操作,烧火的时候他观察用麦草的多少,火控制的大小,以及饮窑的过程,感觉里面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根据他的经验,这应该是个粗活,而且有把握烧好,这才给队长拍了胸脯。

时间过得很快,韩文德的伤口很快就结痂了,队长黎士英看韩文德的伤好了,就借故与王朝吵了一架,王朝一生气,就甩手不烧窑了,聪明人上了聪明人的当。

韩文德执掌帅印开始烧窑。

没点火以前,西海对他说,三叔,你胆大,没学过烧窑就敢点火,我学了三年都不行,你还不如我,能把一窑砖烧成一堆疙瘩,将来用炸药炸。

韩文德说,你把你三叔当成你了,你三叔是从千军万马中打出来的,烧窑算个啥,如果烧不好这个窑,三叔头朝下用手走十里路让你看。

西海说,说好了,烧不好窑,头朝下走不了十里路,你把你的那件呢子军大衣给我。

韩文德笑着说,说你缺心眼,你小子倒惦记着我的军大衣。

点火的时候,队长和生产队的会计出纳都来了,这几位都是队上的头头脑脑,就像如今的什么庆典开业剪彩一样,领导都要到场。

韩文德嘴里念念有词,只是含含糊糊的,谁也不知道他念的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

贼不打三年自招,没过几天,郭谝子问他,老三,王朝点窑的时候嘴里念经,听说你点窑的时候嘴里也念经,王朝又没给你教,你念的是啥?

韩文德说,王朝不教难道我就不会念了,我是听王朝念,王朝念的什么你们耳朵里听不清吧,我念的也不想让你们听清。

郭谝子好奇地问,你到底念的是啥?

韩文德说,很简单,我念的是,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郭谝子听了笑了,说,这是人家家里小娃晚上哭,贴出去让人念的,不是烧窑的。

韩文德也笑了,说,反正都差不多,叫应就行了。

郭谝子说,别人叫我郭谝子,说我能谝,你比我还能谝。

韩文德说,你那种谝算个啥,我说过书,在城市里拉过场子,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还挣了不少钱。

郭谝子说,那好,以后下雨没事了我就来窑场听你说书。

郭谝子是村里有名的谝子,谝子是陕西方言,一层意思是说大话的意思,另一层意思是吹牛,胡吹乱吹,能吹得水点灯。郭谝子就是一个爱吹牛的,所以得了一个郭谝子的外号。

这时候,我们听韩文德嘴里念那个可笑,当时却是很严肃的,场面一点也不可笑。因为是第一次烧窑,别人都担心他把一窑砖烧坏。

三天以后,窑烧完了,第五天开始揭窑。

烧窑的时候就像蒸馒头,把一笼笼馒头搭上锅,大火烧得气圆,然后用慢火蒸熟。揭馒头的过程也就是揭窑的过程,碱施得匀不匀,馒头发得好不好。就看着这一揭了。只不过馒头是趁热揭的,揭窑要放凉以后。

韩文德和西海在上面扒饮水池子,队长和几个村干部就站在旁边看,韩文德在扒的过程中心中也“突突突”跳,怕揭出一窑废砖。

饮水池子扒开以后,只见蓝莹莹的砖在窑内整整齐齐的花插摆着,西海都看得瞪起了眼睛。队长松了一口气,也笑了。

韩文德把窑烧好了,就不头朝下走路了。西海因为没看上韩文德头朝下用手走路,很遗憾,就问韩文德,三叔,你真的能头朝下用手走十里路?

韩文德笑着说,你真是个缺心眼,什么时候能聪明一些。

韩文德连烧了几窑砖,都烧得很好,这个技术专业的位子就算坐稳了。

一天下雨,郭谝子就领了几个人来到窑场,要听韩文德说书。郭谝子不相信韩文德会说书。

因为下雨,韩文德也没事,就问他们,你们想听什么?

郭谝子问,你会说什么?

韩文德说,会的多了,孙猴子大闹天宫,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五虎平南,罗通扫北,三国,水浒,就看你们想听啥。

郭谝子说,你先说个孙猴子大闹天宫。

那时候,农村中的文化生活不丰富,人们在田间地头休息的时候就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有的人在妇女们面前发骚,就被一些妇女捉起来,把裤子脱了,套在头上,又用带子一扎,连手也扎在里头,大家都看着哈哈大笑,也算是一种文化生活。因为西安是十三朝古都,高陵离西安近,皇上过去也经常到高陵巡视,就留下许多民间传说,一代代的从口头上传下来,郭谝子肚子里民间传说不少,经常给人说着玩。

韩文德这一说孙悟空大闹天宫,把郭谝子都听得入迷了,那时候有西游记的小说,郭谝子文化浅,没看过,韩文德又讲得绘声绘色,还有书上没有的再创作,譬如说孙猴子的出世,韩文德运用了现在的知识,书上说孙猴子采天地间正气,受日月精华,才孕育出来的。韩文德讲的是一群猴子在那块大石上玩耍,同时也干哪种羞人的事,公猴子把精液留在大石头上,母猴子也把卵子留在大石头上,这块大石头是块母石头,有灵气,把精液和卵子都吸收了,日久天长,就怀孕了,生出了一个孙猴子。按说这种说法也很有道理,符合生育的原理,因而也合情合理,

一直听到快吃下午饭了,韩文德说,到时候了,都回去吃饭吧。我也要回去吃饭。

有人问,你回去还来不来?

韩文德问,问我来不来干什么?

那人说,吃了饭再来给我们说书。

韩文德说,听了这几段就行了,那能长时间给你们说,你们又不给我管饭。

那人说,给你管饭,我们每人拿一个馍就够你吃了。

韩文德说,说的容易,你把馍从家里往出偷,家里人发现了就不行了。

哪人说,没事,你不要回去,我们回去吃了饭,一个人给你捎来一个馍。

韩文德因为说书,混到吃的了。但是,吃了人家的嘴软,必须给人家说书,韩文德肚里的书多,再说,说书也渐渐的变成他一个乐趣,每到天下雨,窑场上就围满了人,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都来听他说书,看着大人小孩们出神的情景,他也有一种成就感。

韩文德把砖烧出来了,王朝就有些灰溜溜的,见了韩文德,讽刺说,三叔,你本事大,把砖烧出来了,队长要给你发个大奖状,让你当劳动模范,上北京见毛主席。

韩文德说,你对叔有啥不满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叔是反革命,你都怕叔搞破坏,谁还敢让叔进北京。叔也不想当劳动模范,能多挣几个工分多分几个钱就满足了。

王朝说,你把我的饭碗打了,给我尻子底下垫了砖头。

韩文德说,生产队的活你一个人也干不过来,活总得有人干,要不然你再回来烧窑,叔还给你供草。

王朝说,不敢不敢,你都成了队长跟前的红人、烧窑的把式了,我敢让你给我供草,那不是大材小用了。

韩文德说,叔烧窑已经大材小用了,你以为叔就这点本事,叔见的世面大了,等以后叔干个大点的事让你看看。

这年秋天,一场连阴雨一直下了两个多月,窑场成了全村人听书的地方,韩文德还把他在队伍上打鬼子的故事也说给大家听,他亲身的经历的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和人物把大家都吸引住了,陕西因为没被日本鬼子占领过,没有亲身遭受日本人摧残的感受,但是,听了韩文德讲的故事,都对日本人那些兽行恨得咬牙,庆幸日本人没有打过黄河来到陕西,要不然,他们也就遭殃了。

唯独西海对日本人的行为很羡慕,他对韩文德说,我要是个日本人就好了。

韩文德知道西海没有媳妇,听说日本人强奸妇女,就认为做日本人好。他骂西海说,你狗日的没有人性,不敢犯强奸罪让公安局把你抓去。

大家聚在窑场时间长了,就有人议论说,干脆把韩老三选成队长,让他每天什么也不用干,专门给我们说书。韩文德听说了这个话,笑着说,我吃了没盐的饭了。

谁知道把韩文德选队长的话慢慢在村里传开了,就引起了队长黎士英和他兄弟黎士雄的注意。

两个多月的雨把砖坯子全下成了一滩滩烂泥,进了冬天后没有砖坯子,烧不成窑了,队长又派韩文德做豆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