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贼王“(连载)

画夜旋生 收藏 32 647

『重庆』 重庆“贼王“(连载)



作者:易万


(序言)


如果单纯从外表上来看我,你绝对看不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做什么的。因为我天生有种演技,我曾经逼真的装扮成各色各样的人物出现,丝毫没露破绽,只可惜我没有走上演艺事业的道路,我曾经走过的是一段扭曲的人生道路,但自己想来,也不失精彩,诸多惊险。


当我在人来熙往的街头信步漫游,你可能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我,因为我实在太普通不过了,普通得简直没有任何的特点,但如果我报出我的真实姓名,估计你会大吃一惊。


我、就是曾经名动全市公安局,在道上翻云覆雨,叫所有黑道兄弟都翘大拇指佩服的重庆‘贼王’。


我从小就是一名摸包贼,在江湖中摸爬滚打二三十年,凭着我的聪明,凭着我的悟性,在做过几件惊天大案后,在黑道业界中已经稳坐头把交椅。


摸包,用我们的行业术语来说,叫砍板,谈到砍板的技术不是我吹牛,在整个重庆,还没有谁敢跟我比,包括四川宜宾,成都的一些老摸包贼,我们也曾经较量过几次,无不服我。


我知道黑道上很多兄弟都看不起我们这种摸包的,都认为我们是‘小贼’。道上的规矩,那些明刀明枪,打家劫舍的被称为大盗,这些都是亡命徒,提着脑袋耍的人干的,抢劫收益快,但风险也高,被逮住判得最轻也得判十年以上。


抢劫、算是体力活,而摸包,算是个技术活,讲究的是眼明手快,胆大心细。而且就算失手被擒,一般也就拘留十来天就出来了,退一万步你倒霉到顶了,最多也不过判个三五年的劳动教养。


比我们摸包贼还不如的就是那些偷鸡摸狗,收点人家晾晒旧衣服卖的,这种人的江湖地位最低,我们都称他们为‘滥贼’,意思就指他们为江湖中的‘下三滥’。


道上还有什么玩迷药的,丢包的,开易拉罐的种种人物,虽然都同为黑道兄弟,但其实和我们已经不属于同一行业了。


从我踏入这个行业那天起,我就知道这是条不归路,我的一生都将被刻上一个琐大的‘贼’字,我永远都不能像其他正常人一样在阳光下温暖的生活,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我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在哪里?会是怎样的?我已经沦为金钱的奴隶,我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字‘钱’。


我现在根本已经不缺钱用了,可是我的精神世界却已被钱字牢牢主宰,虽然我对外宣称我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但当我看见别人的钱包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手痒,我现在是尽量在控制自己不再下手,我知道自己年岁已经不小了,我只希望自己的下半生能平静安详的度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上了年岁的原因,这段时间老是睡眠不好,老是被梦魇惊醒,老是回想起以前的某些时光。。。。。。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