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下 潜狼卷 第八章 接天山寨里的生活(2)

abc910717 收藏 0 4
导读:战天下 潜狼卷 第八章 接天山寨里的生活(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8/




洛神图,曹植!”这个曹植是谁呢?按理来说绘画的这么传神的大师不应该在史册上是个无名之辈啊?但是就是没有听说过,奇怪!难道是后人假托所画。也不会呀,这么一幅名作,不题自己的名字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俯在案头的项天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就接着看下去。“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雨晚来风。这句中的*是寒冷的意思吗?还是......”项天自语着。忽然他觉得背后有东西在他的发上呵气,冷冷的使他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眼圈火红,面色苍白,嘴唇如血的怪物站在他面前咧嘴大笑。他吓的大叫“鬼啊!”(“你看......”)将砚台里的墨汁泼了过去。好半天见怪物还不走直勾勾盯着自己,他鼓起勇气,“呀!”的使出全身力气右拳“砰!”的一下把怪物打到了院外。“哎吆!哎吆!疼死我了......”那怪物在外面呻吟着。“啊!”项天一听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那声音不是别人,就是项云儿。怪不得刚才自己好像听见一句“你看......”什么的。再想想姐姐有时古怪的打扮,他就越发肯定自己闯了大祸了。项天的后怕还没完,就听一声霸王龙吼:“项天,我要杀了你!!!!”项天一听,赶紧“啪”的把门栓了起来。“王八蛋,你有种!你等着,我跟你没完,咱们走着瞧!!”项云儿踹了几下门怒气冲冲的撂下话走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白虎正睡的香,突然听见雪狼不嗔在外面“呜,呜。”的叫个不停。不用说,不是外人,绝对是项天。够邪门的,雪狼们谁都不怕,就怯项天。果然一开门就见项天在屋外瑟瑟发抖。“天儿,你干什么呀?大清早的搅人好梦!”白虎不悦的说。“不是的,二叔,我那里出了些麻烦,能让我在你这躲躲么?我在你门外等了很长时间,实在是太冷受不了了才敲门的。”说完“嗖!”的绕过白虎,不请自入的躲在了后房的布帘背后。“哎!我说......”白虎插上门,话还没完,就听见门“哐哐”的撞门声越发恼火:“谁啊?大清早的来催命了是怎么得?”这回是项云儿。她沉着脸,眼里全是冷森森的杀气,眼圈还有一个是青的。“我问你,项天在不在?”放在平时白虎早就发火了,可是今天一看这丫头的这副惨模样,心里一乐。想想项天刚才的神情,已自猜出了七,八分来,不由得起了玩心说:“我,我没,没看见。”嘴里这样说,手却指向了项天藏身里屋的布帘子。项云儿也不笨,一想就明白了,感激的看了白胖子一眼,从腰间拔出菜刀缓缓向布帘走去。

项云儿一掀帘子,没有人,后房门却开着。无疑,项天又跑了。原来项天总觉得白二叔靠不住,就透过帘缝偷偷往外瞧,等看到白二叔“言行不一”的出卖了他之后,赶紧悄悄开门溜之大吉。

白虎的院子接的是柳萌依院落,项天跑进去以后想了想,自己若是进了柳姐姐的屋子,凭她和姐姐的关系,难免又会向姐姐出卖自己。最好还是不告诉柳姐姐,找个严实点的屋子躲进去。于是,他摸进一个他认为还算满意的屋子。

“噌,”“噌”屏风外传来轻巧的脚步声,柳萌依先是吓了一跳,但旋即想到了小白,也就放下心来继续撩起木桶内的兰花水撒向自己娇嫩的肩。谁知,那脚步声不断向她这边靠近也越来越沉,不是小白,是人。她吃了一惊,不及跨出浴桶,只能抽了个衣架上的纱巾披在身上。

项天可没想到柳萌依会在里面,而且还是在近乎全裸的洗澡。当他看见柳萌依薄纱下雪白的肌肤和丰满动人的胸部时,“腾”的一下,血就涌上了脑门,浑身燥热如在火炉之中。终于,鼻血也如两条赤红的蚯蚓一样蜿蜒爬出他的鼻孔。“柳姐姐,你好美,好漂亮啊!真好!”项天迷乱的嘀咕了几句,口干舌燥,神志迷离的觉得自己仿佛在云端,越飞越远,最后,人事不醒了。柳萌依一见是项天进来才放下心来。可仔细一想,就算是项天也不行啊!自己怎么会这样想呢?不由得羞的两酡绯红,再看看项天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体,面色通红,呼吸急促。她忙又抓了些外衫掩住姣好的身子,以防止项天再做出什么羞人的举动来。她从来没有这么羞涩过,以前她一直拿项天当个孩子看,但现在她才明白项天毕竟已经十五岁了,可以说算是个小男人了。好半天,见项天没有再做什么侵犯的举动,柳萌依暗暗喘了口气。可当她听到那句:“柳姐姐,你好美,好漂亮啊!真好!”时,她不禁芳心暗跳,羞意再次升起,白净的脸颊一抹红霞曼延至了耳根,所到之处全是热辣辣的。对于漂亮的柳萌依来说赞美的话她倒是没少听,而唯独项天的这句却让她芳心大乱,暖暖的酥了大半片身子。似乎此刻,她觉得只有项天说的是真心话。真正的夸奖女人美丽的话,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甚至近似真心话的甜言蜜语,很多时候也会让女人心醉。柳萌依的陶醉很快就被项天惊醒了,因为项天重重的晕倒在了地上。

等项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姐姐项云儿正在旁边忙东忙西的给他煎药。见他醒了,就把药碗端起来要喂他。他急忙坐了起来,伸出右手想要接过药碗自己来喝。“怎么,嫌我喂你脏是不是?”项云儿原本冷冰冰的脸“哗”一下沉了下去,布满了阴云,似乎又要发作了。项天没有犹豫,也没有胆怯,他猛的抢过药碗“咕喽!咕喽!”的几下喝了个底朝天。奇怪的是项云儿没发火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沉着脸用手巾拭了拭项天嘴角溢出的药汁。不知怎的,项天心中一热,突然如着了魔一样拉起了项云儿的手,项云儿有些气急,挣了几下却怎么也挣不脱,不由得愤怒的望着项天,狠狠的瞪着他。但很快她眼里的愤怒就像遇到森林的狂风一样,无力的消散了。因为她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溢出了项天深邃的眼,如美丽的珍珠带着浅浅的泪痕顺着项天英俊的脸颊滑落。她呆了,项天眼里有几缕感伤,几丝阴郁,但更多的是亲人的关爱和怜惜!她就这样瞬间呆掉了,像被电击了一样。项天的右手松开了她的手,渐渐的伸向了她如玉的脸庞。轻轻的拂着,没有一丝情欲,只有温暖,好舒服!那只手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项云儿的左眼上。项天的泪更多了,他一下一下的抚着那些淤青的眼痕,似乎要将自己带给姐姐的伤害擦去,但,于事无补。“姐,还疼么?”项云儿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深深的埋进了项天已逐渐成长结实的臂弯里,好让自己能更多的停留在这短暂的温馨里。“对不起,姐,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别,别说话。姐姐好累,让我睡会。”项云儿呓语着不敢睁眼看四周,怕留神多了,这个好梦就会醒。人生的好梦实在是太少了,遇上是缘。而19岁女子的好梦无疑是最美的,最纯的。

小寨的今夜静谧了很多,空中的几点寒星,笑嘻嘻的望着竟有些融了的寒雪,仿佛在说,今夜好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