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一)

梁智慧 收藏 0 9
导读:[原创]童年(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来自乡下。

我的童年就是在乡下度过的。

说起我的家乡,没有什么名气,也没有什么山水。

我的家乡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带,小山很多,3,50米高,一个挨着一个,都是光头山,树木早在我出生很多年前就砍光了。

在小丘陵间有两条小溪,笔直平行,左右并排包围了我的小村庄。这两条小溪比我大一岁,在1978年大旱时期,我的乡亲们用自己的双手在原来河道上开挖的,而原来蜿蜒曲折的河道大部分就成了农田和沼泽。

在深深的夜色里,在哇哇的哭声中,我来了。直到现在,关于我的生日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大婶说没有转钟,二婶说转钟了(过了晚上12点),所以我的生日是我自己选的--办身份证时,我自己定的生日。

记事前的印象是空白的,我也没有例外。虽然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可喜悦总不会持久,艰辛的生活使得父母不能不为生活更加操劳。在母亲怀上妹妹后,奶水断绝了,奶粉只在城里有,葡萄糖也只有乡卫生院里有,可是没有钱买,在饥饿中,死神逼近了。

我不记得自己可怜的哭声和父母无助的眼神,在医院里,医生严厉的斥责了父母,在外工作的大伯回来了,带回了两袋葡萄糖,在村支部工作的二伯也送来了两袋葡萄糖,在这些极为奢侈的营养品的滋养下,幼小的生命顽强的挣扎着。

外婆来了,看到自己第一个外甥,心痛得掉泪,外婆把我接回家,到集市上称了半斤猪肉--当时一个几口之家过年才舍得称5,6斤肉。

外婆把肉细细得剁成泥,放到米饭炖烂,分成几次喂,我可以想象到,仅大我七岁得小舅围着灶太,眼巴巴的望着那飘着肉香的沙锅的样子。在外婆的照料下,几天的时间,我奇迹般的缓过气了。

从外婆家回来,我的消化系统经受住了考验,大米饭成了主食,一顿居然可以吃完一碗饭,有了大米饭的滋养,我健康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