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长篇连载 蓝剑战记 第四章

芦荻荭荼 收藏 83 143
导读:[蓝剑原创]长篇连载 蓝剑战记 第四章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吴越同舟咏叹调


御前会议的局势依旧处于胶着状态,直到克劳塞维茨带着指点迷津的神色再度展开发言之前。

“各位在此处高谈阔论的时候,不知是否考虑过身为士兵者的感受?”

“又是阴阳怪气地,不知要说什么。”呈现死敌态势的令羽鹰狼斜睨着对方,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克劳塞维茨此时大概已经被斩为肉酱了吧。

无视于令羽鹰狼的目光戳刺,克劳塞维茨继续高谈阔论着:“请放下老掉牙的骑士道主义的浪漫,考虑一下现实也绝非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嘛。”

“你究竟想说些什么?”令羽鹰狼派终于忍耐不住了,开始纷纷质问,“难道你已将山口处的敌人置之不理,反而来向我们进行讨伐吗?”

“如果是必要的讨伐,鄙人是不会在乎对方的身份和阵营的。”

“天啊,这话可真伟大。”做为与会者之中唯一的女性,昨日黄花的讥讽反而甚有分量。

“就是这样,没有建设性的意见,只有尖酸刻薄的口水。”金雕王公姬凌风附和着。

“你们两个都错了。”克劳塞维茨说道,“鄙人并非那种打着老成持重的旗号来掩饰自己无能的老朽之辈。”

居然连自己的同盟者都要讨伐一番吗?灭杀惊异地看着他,不知是该钦佩还是鄙夷这种不必付出一克的力气就挑拨起所有人火气的才能。如果这也算是一种才能的话。同时,他不用去看,也可以猜到赤龙王公龙腾四方和黑虎王公夏草的脸色一定比自己更加怪异。不,准确地说,是超级难看。但他们却又暂时无法发作,因为生怕被对立者当成愚蠢的内讧笑话来看。

“这家伙疯了!”

令羽鹰狼的论断刚刚出口,就被克劳塞维茨的反驳所拦截。

“将有血有肉的士兵当做可以随意加减乘除的数字者才是真正的战争狂人!不知羞耻的刽子手!”

“爱卿,注意你的措词。”

这句话终于引发了江泪帝的警告,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听不下去的表情。

“微臣一时激动,请陛下海函。”

毫无诚意的道歉之后,克劳塞维茨环顾全场,继续施展他那足以得罪任何人的毒舌。

“坐视盟友的危难不理固然不足取,但驱使无辜的士兵去惨死,更是不可原谅的愚蠢。那么,是不是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呢?只要彻底摒弃目前程度几近于零的战术构想,完全可以另辟蹊径。”

“请说得再简单点吧。”苍狼王公鄂狼终于开口了。在他的眼睛里,灭杀看到了一种略略的认同感。

“既然你们如此期待,我也不好拒绝。便只有抛弃形成整个作战立案的完整的理性过程,直接切入目前的事态之中。”

谁在期待?你?我?众人面面相觑,然后目光同时落在鄂狼的身上。他只是耸耸肩,表现出一副无辜的神色。

“若要寻求战争的主动权,只有抛开敌人预先设定的范围,采取反其道而行之态度。这是兵法的基础常识。然而,具体实施起来却有一定的难度,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以,在这种困扰的关头,拥有一副突破固定思维盲点的头脑就显得尤为重要!”

“你的意思是要骑兵们去翻越山口两侧的高山吗?”鄂狼这次的问题比别人出的更快。

“为什么一定要用骑兵?”克劳塞维茨的反诘来得也不慢。锱珠必较的口吻活象一个怀才不遇在三流学院之中的一流教授。

“说什么昏话,等步兵调集起来的时候,敌人早已在阿尔思兰生根发芽了。”令羽鹰狼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打击对方的最好武器,掖揄的口吻配合愉快的表情,几乎令人错疑他已经从对克迪安人的战斗中凯旋归来。

“开导一颗为不开窍的榆木脑袋真是件麻烦事。”克劳塞维茨的态度仿佛在召告众人,他的词典里完全没有羞愧和窘迫,“让骑兵集结起来,然后放弃战马,翻山过去就到了敌人的侧翼,展开突然袭击。这样的办法真的很难理解吗?要知道,山上有很多猎户门开辟的道路可供选择。”

“拿骑兵当步兵使用?连一半的战力都难以发挥!”龙腾四方已经顾不得维持脆弱的联盟基础,转而加入质问方。

“即使只能发挥一半的战力,也胜过挤在山道里动弹不得,任人宰割吧?何况,出其不意的效果已足够抵销以上的不利状况。”

或许,这是一个能够最低程度地减少伤亡的最佳策略吧。灭杀豁然开朗地想。再看看鄂狼,脸上也露出了赞许的表情。至于其他人,虽然表面上还在不服气,但显然在心理上开始倾斜。

“爱卿,这个策略固然很有见地,但朕不得不问个问题,这是你独自想出来的吗?”

面对江泪帝的突然发问,克劳塞维茨几乎毫无窒碍地摇了摇头,然后用厚颜无耻的笑容回答:“恭喜陛下,这一策谋完去出自您那足智多谋的三皇子殿下的天才头脑之中。”

原来仅仅扮演传声筒的角色就如此趾高气扬啊。灭杀在心底发出悠长的叹息,然后开始调集自己对三皇子的一切印象,但无论怎样也拼不出一个明显的轮廓。

“高山之鹰?是他教给你来献计的吗?”

“陛下明察秋毫,微臣无比钦佩。”

“既然是这样,那就将他唤来,进行下一步战术上的具体解说吧。”

因着皇帝的旨意,三皇子高山之鹰被迅速传到众人的面前。

完全没有丝毫皇室贵胄的风范嘛。望着眼前这个胖胖的脸和胖胖的身子浑然一体,同时又其貌不扬的青年人,除了皇帝和克劳塞维茨之外的众人都勉强克制住内心的大失所望。

“感谢父皇赐予儿臣这样的机会。”

彬彬有礼似乎是这位皇子目前唯一值得称道的表现,却不足以打消众人的疑虑。

“如果将这次出征的统帅之位授予你,你会怎样达成那个战法的一切构想呢?”

“回父皇的话,战场上的事情往往千变万化。儿臣暂时也没有超出作战立案之外的想法可谈,只有相机行事。事前一切都想得很顺,到时候未必就能如愿以偿。”

“哦,是这样吗?”江泪帝凝望着这个在自己面前永远带着敦厚笑容的儿子,陷入了沉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