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十一章

一木人 收藏 6 100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十一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叶永盛监控间里的设备,有些连纪尚兵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厅长都没有见过,可谓新、奇、特,电动咖啡壶式窃听器,茶壶式窃听器,整整八大箱录音带和录像带让纪尚兵感到了压力,刚才他是凭着一般火逼着叶永盛交出了这些东西,现在这些东西成了烫手山竽。

纪尚兵没有看这些东西,但从盒上写的名字和职务来看,基本上全是高官显贵、松江这些年外调到各省区的局以上官员有几百人,可是竟然基本上都出现在这些东西里面。如果他把这些东西公布出去,不止是松江政坛要地震,估计半个国家又要面临一场风暴。可是谁敢接这些东西并把它公布出去呢?这不是那个人、那个团体能够做到的,搞不好还会殃及自己。纪尚兵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东西,但他知道这是必须让他的头尚武知道,不行,就交给他。

尚厅长刚刚在办公室处理完黄金海岸的事情,正准备回家,刚到厅大门口就接到了他的副手纪尚兵的电话汇报,听完事情汇报后,尚武的头也大了。这些东西是定时炸弹呀,在手里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可是交给谁呀?这些东西里的内容全是那些高官显贵们的致命毒药,交给一般人没用,因为各级老大都在这里呢。万一漏掉一个,日后都将对他和纪尚兵够成威协,虽然他们俩都不怕死,打虎不死再伤人的事他尚武不干。

尚武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松江的各衙门各位老大都靠不住。交到中央,谁知谁是谁线的呀,搞不好还会惹身臊。尚武猛然看见对面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四楼的灯还亮着,脑海中猛地一个念头闪过:交给李岩,他的后台是王老,据说前几天的政坛风暴就是因他而起,这个人是坚持于“黑暗中寻找光明”的热血青年,他现在是一个真正的司级干部。疾恶如仇 为民做主,为民除害……谁都想当一个流芳千古的好官,可是当不当得成又是个问题!

交给他,让他去放原子弹。对,就这么办。尚武想到这儿马上给纪尚兵打电话,让他亲自把东西送到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来,自己在门口等他。

他不是没想过把这东西交给别人,找一个替身之类的行事,可是他面对的不是一群白痴,都是老成精的人物,他交给谁都无法合情合理地说明这个东西从哪里得到,谁都不知道,凭什么你就知道而且还能找到?当然,最佳人选就是李岩,可是尚武、纪尚兵虽同样脱不了嫌疑,但李岩不会想那么多!直接交给监察部,只是少了一分石沉大海的可能性,跟交给中纪委没有太大的区别。

李岩从盛豪回来后就一直在回想今晚发生的事:怎么也没想明白周才庶如此作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事情闹得地球人都知道了。嗨,不想了,明天问一下周才庶,还有行政部的另二位同去的人是怎么回事吧。于是李岩就准备睡觉了,可是尚武的电话偏偏在这时打了进来,弄得他一点困意也没了。尚武和纪尚兵说是有急事汇报,什么事呀不能明天再说,非得深更半夜的说。

当尚武和纪尚兵及武警把八个大箱子抬进李岩的办公室后,并向李岩汇报了经过后,李岩的头也大了。他恨周才庶为泄私愤、假办公室压省领导毁了黄金海岸;恨叶永盛为了个人利益、腐蚀拉下水了这么多国家干部;他甚至于怪部队将周才庶的档案写的太好,以至于出了如此大事;他甚至于怪杨阳小春、杜红娟把关不严,让周才庶这样的败类混了进来。“两位厅长,您们把这些东西拿到我这里做什么?”李岩那知道俩人是怎么想的呀。

“李主任,这些东西牵扯官员太多了,省级机构是不能交,他们也不敢收。我俩实在没办法,只好把这些东西拿来交给您了。”听了尚武说明的原由,李岩也愣了。

“可我也不是管干部的呀?”“这我俩不管,您是代表中央和政务院驻松江的,我们不交给您交给谁呀?”说着尚武和纪尚兵就往外走,留下李岩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发呆。“搞什么搞?”等李岩反应过来的时候,尚武和纪尚兵已经没影了。

李岩看着那十几页的花名册真是感慨万分,这些人可都是党培养多年的、经历过多少次政治斗争考验的优秀干部呀,怎么就过不去这情色关呢?李岩向来不是一个冲动型,这也是他能逐渐被人看重的地方,做事情保持头脑冷静,手段实用,但是他的缺点就是经验不足机遇与风险并存!有利必有害,想要虎口拔牙又怕葬身虎嘴?李岩的心里不断计算得失,他现在终于学会了算计利益,手中的花名册就像一个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有可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也有可能让他永不翻身。李岩非常矛盾,把这个东西直接交上去,两种可能,一是有些人被推出来替罪,从此消失在政坛上另一些人留下;第二种可能,石沉大海,音信全无,然后他李岩就别想再有出头之日。不论哪种可能,对于李岩来说都无利可图,最好的结果是甲翻了,但乙还在,即便甲下台,作为倒甲一方必然要妥协,那么他李岩就有可能成为妥协的牺牲品。谁胜谁败于李岩都没有好处,对于他来说,风险大过于收益。

想归想,李岩也学奸了,他可不想再惹人注目,让什么飞贼光顾他了。还是交给刘鹏旭、刘秘书吧。“喂大哥,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是这么这么回事。”李岩凌晨一点多给刚睡下的刘鹏旭打电话,刘鹏旭一听头也大了。“兄弟怎么搞的?怎么这些事都让你碰上了?等我去向王老汇报商量一下。”

李岩简直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内来回乱转,并不时看着电子时钟:快四点了,怎么还没话呢?李岩手拿电话焦急地等待,楼下一降急刹车声吓了他一跳。李岩忙到窗前往外一看,一辆小型部队专用运输车停在楼下,车上跳下三个人,竟然是刘鹏旭、阎明起、胡警官。

“你们怎么来了?”李岩忙迎了上去,“还不都是你整的,老爷子命我们马上赶来,免生事端。”刘鹏旭没好气地说道,“这个、这个,”李岩说不出个啥。也对,谁让你半夜折滕人家来了。“算了,逗你玩呢,东西在哪儿?”“我办公室,”李岩说着领着刘鹏旭三人来到了办公室。

“这么多?”刘鹏旭看到八个大箱子很吃惊。“他们送来后我可连动都没动一下,”李岩也赶忙摘出自己,“先不说这个,赶紧帮我们搬到车上。”李岩一听刘鹏旭说要拉走这些定时炸弹,高兴极了,上楼顶多功能塑钢棚里叫了几名武警下来。大家一起动手,将那八大箱子东西都装上了车,然后同刘鹏旭、阎明起、胡警官握了握手,看着他们走远后才回到楼上准备休息。此时天已经放亮了,而一直在对面省公安厅大楼内观看的尚武、纪尚兵也终于长嘘了一口气:麻烦终于走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李岩被开门惊醒了。刚想起来到卫生间里去洗漱一下,卧室门被忽然打开了。“主任你还活着哇,都几点了不起床?”杨阳小春、杜红绢、罗蕊娜三人呼呼拉拉地进来了。“喂、喂、喂,你们有点淑女形象好不好,随便闹进男人卧室成何体统?求求你们,出去吧,”李岩红着脸说道。

“一个臭男人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以为他也出事了呢,走。”杜红绢说着将杨阳小春、罗蕊娜推出了房间。“对了,主任,你快点吧,都九点了。周才庶我们怎么也没联系上,会不会出什么事?”“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李岩的话吓了仨丫头一跳,转身忙问:“又出什么事?”因为昨晚上黄金海岸暴力抗法的事全国都知道了。

“让我先起来行不?”李岩是真拿这仨老丫头没着,好象在她们仨眼里李岩根本就不是男人,而是她们的同类。

“行、行、行,刘罗锅起床喽。”三人嘻笑着出去了,李岩的内心极度尴尬,现在的情形是他仰视着人家姐仨,姐仨俯视着他,虽然有被但他完全赤裸着,而却全副武装。情况似乎对他不是很有利。下身的硬挺使得他不敢随便移动身子,以免造成更多的尴尬。

李岩赶忙穿上衣服,匆匆忙忙洗漱一下,然后出来。打开办公桌抽屉,拿出纪尚兵交给他的周才庶和叶永盛的口供复印件,“不都说部队是革命的大溶炉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呢?”杨阳小春觉得不可思议。“他就是那炉中的渣滓,”杜红娟刻薄地说道。“这年头好男子真是越来越少了,”罗蕊娜没有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是因为怕李岩伤了自尊。

“我不是好男人,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李岩自傲地说着,“我说其实成熟换一个词就是阴险,人成熟的过程就是慢慢变阴险的过程,”杜红娟一句话就把李岩的自傲打没了。

“罗蕊娜同志,现在起行政部归你管,如果那俩人也不行,就直接辞了。姑奶奶们,用人不当祸害一方呀。”听了李岩的话杨阳小春低下了头,可杜红绢不干了。“阿,出了事责任都是我们的,可你身为一把手,你除了哭媳妇你干啥拉?”杨阳小春一看李岩的脸有点挂不住了,就碰了一下杜红绢:“你瞎说啥呀。”

“三位请放心,今后李岩决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从现在起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罗蕊娜,钱是不是都存到斜对面的建行了,他们的资质你也认证完了吗?”看到罗蕊娜点后又道:“按昨天计划拨款,松江加四千万,再开三千万给松江章省长,二十万给肖翔,另外再开五十万给医院,谁让祸是咱们的人惹的来着。另外,行政部归你管,杨阳小春、杜红绢拿着我带回来的表,教大家熟悉程序,模拟练兵,合格的上岗,半月不合格的辞退。”

三人听了李岩的话后,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男人:长得不是很帅,健美的身躯,灵活而多变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唇,给人一成熟感。于是立即应了一声去办了,也是李岩历经几次变故后,面相和体形都有了效大的变化。

“李主任,肖司令来了。”内线电话通报着消息,李岩一听忙按接了罗蕊娜办公室的内线电话:“肖司令来了,把支票送上来。”然后来到门口迎接肖翔,只见肖翔后面跟着一溜军官,大家到会议室坐下后,只见肖翔从秘书递给他的皮包中拿出了一纸公文递给李岩,“李主任,我是来向您辞行的。”

李岩一看是调令,“这是怎么回事?”肖翔忙向李岩解释:“总部鉴于几次重大内卫行动中,各总队行动迟缓,延误战机。决定由我负责组建几支快速反应旅,分布在几个地区,作地区应急战略预备队。没想到刚认识才几天就要分手了,”说着肖翔和李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来,李主任,这是新任松江总队王树森总队长,原是龙江森警总队长。”“叭”的王树森向李岩打了敬礼,“李主任好。”“这是干吗?今后我还指望你呢。”李岩说着回头从罗蕊娜手里拿过支票交给王树森,“讲好的事情,肖翔不在你负责,给你添麻烦了。”

王树森是半夜接到的命令,便直接向总队政委和参谋长作了简单的交接,然后在车上又想到什么交待什么,因为命令要求是“务必于今天上午赶到江城松江总队部与肖翔进行交接”。王树森所部就是上次奉命到各地坦诚相见的看守队,他作梦也没想到他会有什么好事。因为他们所干的工作无论是谁都不愿意提,因为那是一件非常伤自尊的事,虽然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干部、战士都得到了一个三等功,但干部、战士仍然说战争打到这份上没说的,可和平年代政治斗争用这种手段,而且动用他们终日与火灾打交道的部队,本身就是瞧不起他们。没想到回营地不到一星期,突然接到任命令让他火速就任松江总队长,这是提他呀。因为他二毛四呀,这使他信了那位总部刘秘书的话,因此星夜赶路生怕误了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