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报告: 中国是人才外流最严重国家

hongzhadongjing 收藏 7 344
导读:社科院报告: 中国是人才外流最严重国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全球人才竞争的格局中,很多国家经历了人才流失到人才回归的循环过程。在台海两岸,台湾走过了流失至回归的一环,而大陆则还处在人才外流的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不久前发布的《2007年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指出,在国际移民大潮中,中国现在是全世界人才外流最严重的国家,而且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在改革开放后出国的移民中,留学人员、知识型人才占很大比例。报告指出,在海外的中国大陆专业人才估计超过了30万人,许多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北大有些科系的学生76%移居美国。


中国人事部的最新数据也显示,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2006年底,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106万7000人,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7万5000人,其中,2006年回国人员总数为4万2000人,比2005年增长21.3%。虽然回归步伐加快,但和选择留在国外的人才相比,比例还是相当失衡。按照国际通行计算方法,发展中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出国留学人员的回归人数与滞留人数比比例的最佳状态是2:1,这个比例被称为“最佳黄金回归比例”。


海外人才不回国的原因林林总总;工作待遇、生活环境、家属就业、子女教育等各方面都是隐忧。


《国际先驱导报》引述一名在外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人员说:“国内论资排辈,讲人情关系,社会背景等因素导致人不能发挥能力,导致人才外流。在国外更容易做出成绩来,国内有些科研条件达不到,各种繁琐制度也不利于做出成绩。”


另据《南方日报》报道,中国首届全国海归(海外归国人士)“杰出创业奖”获奖者罗奔说:“家属就业、子女入学这两个方面正是令海归人员不安心的最大障碍。”


为了把顶尖的“海不归”招揽回游,中国当局日前在全球人才争夺战中出牌。人事部、教育部等16个部门联合下发通知指示,海外高层次留学人才回国工作,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可以不受编制数额、增人指标、工资总额和出国前户口所在地的限制。而其报酬应与其本人能力、业绩、贡献挂钩。回国工作的高层次留学人才,也要优先安排其配偶就业;其子女如参加高中升学考试和高考,同等条件下可优先录取。


按中国官方定义,“高层次留学人才”指的是在海外各领域取得显著成绩,国内急需的高级管理人才、高级专业技术人才、学术技术带头人以及拥有开发前景的专利、发明或专有技术的人才。


中国当局出台的新政策有多少诱惑力,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海不归”在中国经济前进的道路上留下的空缺,却不是普通国内毕业生所能替补上的,这也构成了一边是高级海归紧张,一边是失业和潜在失业大军不断膨胀的反差景象。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长田成平在今年的两会上就指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有30%,今年共有495万人,加上去年30%失业的毕业生,今年要求职的大学毕业生总量在600万人左右。

市场需求和求职者的条件对不上,教育、经济、社会三者没能平衡发展,直接导致人才结构失调。那三成飘浮于市场的大学生找不到方向,人才放错地方,不幸成了垃圾。


台湾已从人才外流


走到回流阶段


就在中国面临人才流失和人才浪费的两难困局时,对岸的台湾早已走过人才外流到人才回流的一个阶段。


打从上世纪80年代经济起飞时,台湾就向海外技术移民伸出热情的双手。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来鼓励他们回归,包括提供回迁费用、支持商业开发、为创新领先科技和制造业创建科技园区、建立旅外学人档等。而科技人才的推手就是已故经济部长、有台湾“科技之父”之称的李国鼎。


据大陆多篇人力资源报告指出,早在1961年,李国鼎旗帜鲜明地提出人力资源开发的问题。他说:“国家的开发固然尚需具备如天然资源……等因素,但最重要的实为人力资源。”


李国鼎十分重视海外人才在台湾经济与科技发展中的作用,他意识到海外人才是台湾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储水库”,“留学生留居海外,实为台湾最大的资源损失”。


为了吸引海外人才, 台湾在1974年建立旅外学人档案,将海外学人所学专业分为文、理、管、商、工、农、医及教育八大类,输入电脑。据报道,台湾在美国、日本设有许多办事处,仅在美国加州就有两处,存储3000多名工程师和电脑科学家的资料。此外,台湾当局也专门建立一个称为国建会的海外引智机构向大批人才撒网,上至科学院长、大学校长、研究所长、企业主管,下至一般工程技术人员都在网罗之列。


在各项优惠措施的召唤下,台湾留美学生回台率一度达95%,并在80年代形成一股回流高潮,让台湾在20年内从制鞋王、制衣王,一跃成为世界上微电子产业的三强之一。回台的人才包括高英武与张忠谋等人。高英武在IBM任职20年,回台后担任台湾宏暮电脑企业总经理;享有“台湾半导体之父”美称的张忠谋原本在美国德州仪器担任副总裁,他返台后出任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董事长,并于1987年创建台积电。

台湾的经验,在彼岸的大陆获得重视。早在几年前,就有大陆教学人士提出成立一个类似台湾国建会的海外精英回国基金会,统筹海外人才回国事务。据报道,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一套真正完整、健全的海外学人回国管理办法,政府主管海外的单位不少,但这些单位都没有决策权或统筹权

。去年底,中国欧美同学会代表在第五届理事会第四次会议工作报告说,发起成立了一个“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经中央领导同意,组建了人才库专家评审委员会,明确建立人才库的任务和目标。


在自由市场里,人才就像货品,往往向回报最高的地方流去,但人才流动往往又不仅由经济主导,它也与政治、社会等因素紧扣。估算眼前所有的推力与吸力后,海外尖子最终会不会买一张回国的单程机票?除了硬环境的诱因,更多还是软环境的考量。


《南国都市报》的一篇文章指出:“如果祛除了学术腐败、官商勾结、大学行政化等这些“软障碍”,社会的公共服务比较完善,人文氛围也不错,那么高层次海归自然选择回国工作,毕竟这里有他们文化上的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