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四十六章,报复﹙2﹚

dontbb 收藏 3 5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四十六章,报复﹙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王天行的担心很快变成了现实,李天云和陈代军被汉奸鬼脚七带着100多个手下和一个中队的小鬼子堵住了。为了上千名乡亲们,李天云和陈代军只好率部与敌人死战,陈代军见鬼子越来越多对李天云道;“李营长你带伤员和乡亲们先撤!”


因为自己手下可战之兵已所剩无己,李天云无奈地道;“好吧,老陈小心。”


“放心吧!这一常我比你熟。小鬼子奈何不了我。” 陈代军故作轻松地宽慰李天云道。


李天云率六七十个残存的战士断后,掩护老百姓抬着伤员们撤退,刚翻过一座山梁,突然从左边树林里冒出一伙穿着抗联衣服的人,殿后一营二连长高士力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对方答道;“抗联第四军第九大队,冯门纲大队长派我们过来增援独立团的。”


作为独立团元老,高士力和李天云都参加了去年独立连救第九大队的事,也都信了。


当高士力看着第九大队的人走过来的时候,高士力感到那有不对:仔细一看对方虽然自称是第九大队的人, 但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而且抗联是杂牌,竟然比自己独立团这支正规军,衣服都要新鲜,枪也都是三八大盖,人也不像抗联面黄肌瘦的……”猛然间高士力打了个冷颤,心想:“咦,不对,这些人不像是抗联!” 高士力大声说:“哎,同志,你们先站住!”


李天云也看出情况不对,第九大队前面说话的几个人倒是高高大大的,可是后面跟着的人有不少都长得矮小敦实,倒有几分像日本人,而且这些人端着枪,左右包抄过来,似乎要将李天云等人围在中间。李天云拔出腰间的驳壳枪,大喝:“站住,你们到底是哪部分的?”


从树林里过来的人看出李天云、高士力已经怀疑,立即拔枪射击。高士力猝不及防,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胸口,当场牺牲。李天云怒不可遏拔枪还击,同时大喊:“弟兄们,卧倒!”二营的士兵纷纷卧倒在地,可是已然有十几名士兵被子弹打中。许多人都是被子弹打中了眉心,额头上崩裂开一个血淋淋的圆洞。李天云咬牙暗骂:“日你奶奶个毬,好准的枪法!”


从树林里出来的人再不掩饰,前面的人叽哩哇啦的喊着,似乎下着命令,其余的人就“嗷嗷嗷”的怪叫着,端着上好了刺刀的枪冲过来。李天云急红了眼睛,一面骂着:“奶奶个毬,是小鬼子!打,给我狠狠地打!”一面开枪打倒了两名冲过来的日本兵。二营的士兵的士兵举枪射击,冲在前面的日本兵被打倒了七、八个。


日本兵趴到地上,架起机枪向山坡上猛烈地扫射。机枪喷射着火舌,子弹像冰雹样呼啸着横飞,打得山坡上碎草狂舞,泥土乱溅。不少百姓当场被打死。


李天云趴在地上,将下巴紧紧地抵在雪地上,机枪的子弹“嗖嗖”的在脑袋上飞过,李天云又气又恨,将牙咬得“格格”轻响,但下巴下冰凉冰凉的雪让他清醒了,退百姓又要遭秧,李天云等人硬撑了半个小时,见小鬼子越来越靠近了,李天云翻身仰面躺在地上,掏出腰间别着的手榴弹,拽着弦就扔了出去。二营的士兵被日本兵用机枪压制在地上,无法抬头,不少人就仿照着营长的样子,仰面将手榴弹扔出去。三十多颗手榴弹扔出去,在手榴弹接二连三地爆炸声中,日本兵的两挺机枪没了响声。


李天云乘势从地上跳起来,不顾日本兵扔过来的手榴弹在身周接连爆炸,指挥着一营的士兵搀扶着受伤的士兵,相互掩护,后撤上山。


日本兵看着李天云等人后撤,都从地上爬起来,端着枪,“嗷嗷”叫着冲上来。


一营后面三名负责掩护的士兵眼看着日本兵冲近了,已经来不及后撤,大喊着,端着枪迎击冲近的日本兵。一名一营的士兵端着上好刺刀的枪,大喊一声,挺枪刺向冲近的一名身材矮胖敦实的日本兵。这名日本兵举枪斜拨,然后“呀”的怪叫一声,举枪直刺。这名一营的士兵刺刀被斜拨出去,来不及拨挡,只得就势用枪托架格。矮胖敦实的日本兵这一刺却是虚刺,猛然间刺刀疾收疾刺,“噗”的一声闷响,刺刀捅进这名一营士兵的小腹。日本兵“嘿”的闷哼一声,顺势下压,刺刀将这名二营士兵的小腹豁开。这名一营士兵腹部剧痛,额头上渗出豆粒大冷汗,嘴里呵着凉气,抱着小腹佝偻成一团。


矮胖敦实的日本兵知道这名一营的士兵再也不可能举枪刺杀了,双臂用力,抽回刺刀。猛然间眼前光芒闪亮,矮胖敦实的日本兵大叫:“不好!”这名二营的士兵用满是鲜血的手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轰”的一声,手榴弹近在咫尺的爆炸,将中、日两名士兵的胸膛都炸裂了。


百姓翻过了山顶,李天云和手下士兵,搀扶着受伤的士兵也撤到半山腰,看见三名战士被日本兵围着,然后被蜂拥而至的日本兵刺倒,随即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一营的士兵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日本兵又快速地从两侧扑上山腰,怒不可遏,两名一营的士兵的将七、八颗手榴弹挂在胸前,然后举着一颗拽弦后冒着烟的手榴弹,怒吼着,冲下山腰。


在一连串手榴弹爆炸的轰响和腾起的火光中,日本兵终于退却了。


一营的士兵还有人要冲下半山腰,与日本兵拼命,李天云大声喝止,说:“弟兄们,看着自己的弟兄和鬼子拼命,谁不想冲下去?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我们和鬼子拼命,上千百姓谁来保护?”


乘着日本兵上冲之势稍缓,李天云和手下不到六十个士兵撤到了山顶。


日本兵叽哩哇啦的叫喊着,又冲上来。一营的士兵都怒吼着,向继续冲上来的日本兵射击。可是这些日本兵似乎都受过特殊训练,不但射击精准,拼刺精熟,而且身手灵活,爬山如履平地,并且极善于利用山坡上的石头、树木作为掩护,迅速冲近一营的士兵。


李天云看着逐渐冲近的日本兵,知道遇到了劲敌,为了节省弹药大声命令;战士们搬起石头,扔下山去,阻碍日本兵上冲的速度。


有一个姓的马班长左臂被手榴弹炸伤了,血顺着袖口滴下来,也顾不上包扎伤口,看了看自己身旁一营士兵,只剩下了四十几人。马班长心急如焚,对李天云说:“营长,你和弟兄们快走,我和受伤弟兄们掩护!” 李天云哽咽说:“好,弟兄们多打死几个鬼子!我会替你们报仇的。”


马班长和受伤弟兄们仅支撑了半个小时,就全部陣亡了。


“我们得往东走!把鬼子引开!” 李天云望着没入西边林子的百姓和伤员道。


剩下了三十几人没人反对,都默默无言地跟着他们的营长,向冲上来的日本兵射击,利用山坡上的石头、树木作为掩护且战且退,他们现在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有一个心愿;将鬼子引得越远越好。


不断有人倒下,连营长李天云腹部也中了一枪,剩下的人越来越少。


忽然一排长周海平提着驳壳枪过来说:“营长,山后是悬崖,没路了!”


李天云心里猛然一抖,转过脸,看着越来越近的日本兵,几乎可以看清日本兵脸上暴戾凶狠的神色。李天云坐在地上,转过头,用衣襟擦尽粘在驳壳枪上的血渍,然后淡淡地说:“跑是没路跑了,大家和小鬼子拼吧。”


负伤的士兵们将手里的枪枝弹药交给没有受伤的人,挣扎着弯着腰,捡起石块和树枝木棒握在手里。身负重伤李天云看了看负伤的士兵们手里的石块木棒,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和这些人决不是凶猛勇悍的日本兵的对手。


李天云皱着眉头,忍着腹部的伤痛,轻声说:“弟兄们,我知道咱们独立团没有怕死的弟兄,可是咱们不能当鬼子的俘虏。能拼命的留下,其余的人,跟我来!” 李天云把自己心爱的驳壳枪交给一排长周海平,挣扎着站起来,走向悬崖。


一排长周海平大叫:“营长!”李天云头也不回,大声说:“替老子多杀几个鬼子!”


独立团一营七、八名身受重伤的士兵挣扎着跟在营长身后,走向悬崖绝壁。冲向山顶的日本兵端着刺刀,停止了追击,瞪着惊愕地眼睛,看着李天云等人。日本兵早已侦悉了这里的地形,也早已知道这座山峰是一处悬崖绝壁,所以才三面围追,要将邱三等人围困在悬崖之上,予以围歼。


一名被手榴弹炸断了胳膊的一营士兵,衣服已被鲜血浸透,破碎的军服迎着寒风飘扬,他脸色雪白,走到李天云身前,说:“营长!,我先来。”涌身跳下悬崖。


李天云听着山风在悬崖绝壁尖呼啸盘旋,深谷底传来物体坠落的沉闷声响,泪水忽然划过干涩的脸颊,扯开喉咙大骂:“小日本鬼子,我日你先人板板儿……”


一排长周海平怒目圆睁,举起双枪,大喊着冲下山去。山上所有的独立团一营士兵都怒吼着,端着枪,抡着木棒,举着手榴弹,紧随着一排长周海平冲下山,与日本兵舍命拼杀。


山坡上,中、日两军士兵不同语言的喊杀声、枪刺碰击的脆响声、木棒砸裂骨骼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忽然,山下喊杀之声大作,数百名独立团士兵端着上好刺刀的枪,冲上山来。站在悬崖绝边的李天云,伸手拉住正要涌身跳下悬崖的一名身受重伤的兄弟,激动地说:“兄弟,我们的援兵到了!”这名兄弟被子弹打穿了肩膀,左腿上镶着几块手榴弹的弹片,听到李天云的话,转过头,看着山冲上来的独立团士兵,激动得流出了热泪,说:“是我们的人,是我们的人!”


日本兵没有想到一营会有援兵赶到,在山上、山下独立团士兵气势如虹的冲杀下,嚣张狂傲的气势忽然消失了,扔下一片尸体和伤员,转而顺着山腰逃窜。来救一营的是独立团团长李矛亲率的童贯春侦察连,李矛指挥着士兵乘势追杀。日本兵爬山如履平地,逃跑更是迅似脱兔,转过山坡,钻入树林就不见了踪影。


李矛也并不敢率领士兵穷追不舍,急忙返回山顶,远远地看见李天云和两名重伤员坐在悬崖边缘。山风吹拂着李天云的衣襟,李天云双手捂着肚子,脸色蜡黄。


李矛手脚并用,爬到山顶,扑到李天云面前,哽咽着自责地说:“兄弟……大哥来晚了。” 李天云看着李矛,咧了咧嘴,笑着说: “大哥,不晚。你……你……还好吧!” 李矛说:“我没事,是我这团长无能……让弟兄们受苦了……”李天云轻轻摇了摇头,说:“怨不得你呀,怨只怨狗日的小鬼子太阴狠,太歹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