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二章 别样战争 第二节 谈笑间 强虏灰飞烟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2、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也就是分分钟的时间,三猪打通了电话,不通则已,电话一通,听着对方说的话,三猪的脸色,那是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只见他拿电话的手一举,又猛地往下一甩,手中的手机,摔在通红的地毯上,就听见手机碎裂的声音充满了房间。地上本是一层柔软的地毯,寻常物件掉下来,是很不容易摔坏的,何况是制作得精美牢固的手机,可见三猪甩手机的力气之大,显然是他愤怒到了极点。

听到手机的爆裂声,在另一角和杨志远谈话的几个人,无不吓一大跳,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三猪,一个个都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而只有杨志远心知肚明,来东京之前,他就预料到了,只是不知道,三猪会以这种形式爆发出来。三猪已经彻底破产,也就在这分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一无所有。

三猪对杨志远在东京的房地产,在三年前就起了吞并之心,只是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他时时刻刻都在对杨志远进行研究和观察,以寻找最好的时机,采取吞并行动。

三猪自己在中国有近五百亿美元的投资,按时价折算,仓库中另用三百多亿美元的存货,在华总资产超过了八百亿美元。加上三猪企业上市的股票和债券,身家超过万亿。

杨志远这个中国房地产商,初来东京时,不过区区百万美元,但经过十年的打拼,竟挣下五百亿美元的身家,这让三猪有些胆战心惊,心想如果不把杨志远吞掉,迟早会被他吃掉。不如早下手为强,把他赶回中国去。经过无数次的观察,他发现杨志远那个签账单从不细看的毛病,便买通这个杨志远常来的帝国大厦C座的服务生,让服务生在上账单时,把自己拟好的一份合约放在托盘里,让杨志远去签,只要杨志远签下这个字,一切就万事大吉了。杨志远不回中国,就只有在东京自杀。这次发现杨志远匆匆而来,一下飞机就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到帝国大厦来谈一笔生意,三猪以为,机会来了。

杨志远签完“账单”,按三猪的预计,不过分分钟,就将变成一无所有,如果他来求自己,或许会打发一些路费让他回去,或许给他一点电话费,让他打电话回去汇钱过来。但是,杨志远签完单,他立即打电话让人行动,而电话却因为美国佬的试验而打不出(其实是杨志远屏蔽掉了他的电话),等打通了的时候,一切都已无可挽回,他太低估了杨志远。

杨志远对三猪的心思,早有觉察,只是没有说破而已,暗中早已布下迷局,只等三猪上钩,一举将他击垮,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今天,近千次签账单不看就签的“扮猪”,终于吃掉了三猪这只虎。

杨志远同样准备了一份合约,只是内容稍稍做了一些改动,将三猪的半年付清款项,改成了半天(四个小时),而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是让他去借,(在别人肯借的前提下)那办理五百亿美元的手续,半天时间也是不可能办下来的,而办不到的后果,就是他所有在中国的资产,将易手给杨志远。就在这屏蔽掉三猪手机电子信号的分分钟里,杨志远办妥了所有手续,有三猪亲笔签名的合约一公布,持用三猪企业股票及债券的股民们,疯了似地抛售手中的股票及债券,一会功夫,他的这些债券,张张形同废纸,一文不值。

“哈哈——杨志远发出一阵长笑——三猪君,这下心里凉快些了吧?”杨志远用自己在东京的五百亿,换成了在华的总资产一万亿,并且手续合法,而转到三猪名下的五百亿资产,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废纸,

三猪脸如死灰,低着头,一言不发。另几个日本人,却是大眼瞪小眼,一会看看三猪,一会看看杨志远,不知他二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你这个支那猪,二战时怎么没有把你们杀光。”三猪用日语恶毒地咒骂着。二战时,三猪的祖先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侵华间谍头目,日本陆军上将,甲级战犯,长期在中国从事特务活动的侵华阴谋家。1948年12月22日,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他还是当时七大战犯中第一个走上绞刑架的人。

“三猪君,你这样说太失身份了。”一个来客不悦地说。

“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已经和那些市井无赖没有什么区别,准备领政府救济金吧。”杨志远不屑一顾地说着,并掏出了那份合约副本,展示给在座各位。

“哈哈……三猪君是让这顿大餐给撑死了。”八木一荀看完这个副本,忍不住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谁让你吃独食呢?”八木一荀最后补上一句。

“谁愿意出五百万,三猪名下我原来的产业就是他的了。”杨志远像一个慈善家似地问。

“五五添作一吧。”八木一荀宽宏大度地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人。其他几个人人人脸有喜色地望着杨志远。

九月的东京,已经有了很重的寒意,凉风嗖嗖地刮起地上的落叶。时间已是黄昏,地处千代田区九段北面的靖国神社前冷冷清清。

首相每年都要来神社参拜,三猪也每年都要来参拜,因为,神社里供奉着他的先人土肥原贤二,首相也参拜了他的祖先,三猪觉得,脸上很是有些光彩,并以此常常向人夸耀。

首相每年都要来神社参拜,三猪也每年都要来参拜,因为,神社里供奉着他的先人土肥原贤二,首相也每年都参拜了他的祖先,三猪觉得,脸上很是有些光彩,并以此常常向人夸耀。他以他们家族出了一位被供奉在靖国神社的陆军上将而洋洋得意,并时时刻刻以这位祖先为榜样,教育子女和后代,自己更是加入极右翼的国家党,并对其提供财政支持。

但此时的三猪,却惶惶不安地跪在神社前的空地上,身子前倾,萄伏于地,极度虔诚地祈求祖先保佑。

也不知道他跪了多久,就在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空中传来;“三猪,你的败局已定,你那个被绞死的战犯祖宗也救不了你,我赚到你的三百亿美元,就当是土肥原贤二对中国人民的损害赔偿吧,哈哈……”

杨志远!三猪吓了一跳,抬头往空中看时,却什么也没有,而杨志远却已经坐在从东京飞往乌兰巴托的飞机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