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狼图腾》,对其中的论调非常不以为然,但是有句话倒是感触比较深。毕利格老人说,打仗的时候,能不能赢,就看你是狼,还是羊。

我比较爱看中央三套每晚七点左右放的《动物世界》。看了很多次各种肉食哺乳动物的捕猎,越发意识到毕利格老人的话有道理。有很多次我看到其实那些被捕猎的食草动物并不是实力不如食肉动物。十几头狮子能把上百头比狮子粗壮不知多少的野牛追得到处跑,一只猎豹把一群黑斑羚追得到处跑。被捕猎者似乎都抱定了一个心思:我们这方数量多,肉食动物胃口有限,只能捕猎我们中的一个,轮到我的几率很小,我跑吧。肉食动物也差不多,它们也只需要捕捉最多几头猎物,能填饱肚子就行,不求斩尽杀绝。于是上万年来重复着这实际上很奇特却被司空见惯了的进程——弱小的一方捕食强大的一方。

那些野牛,如果不逃跑,集体对抗狮子。上百头野牛的角,就算野牛的战斗技能不如狮子,也必然能让狮子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黑斑羚的角,又尖又利,在为争夺配偶而决斗的时候往往能将同类置于死地。面对习惯于单独捕猎的猎豹,黑斑羚如果不是选择逃走,而是选择战斗的话,就算猎豹能杀死几只羚羊,它也无法在自己被戳上好几个透明窟窿之前将死羚羊带回巢穴享用。

《狼图腾》中也提到过,在儿马子的带领下,马群围成圆圈,后蹄向外,将小马围在当中,足以让狼群无可奈何。但是一旦马惊群,只想逃跑的时候,就只能任由狼群屠宰了。

羊和狼的差距就在这里体现。我觉得具体对人类的战争而言并非战斗技能的问题,而在于勇气、士气、斗志的问题。一旦一方先失去了斗志,丧失了勇气,被胆怯所侵蚀,这一方就成了羊,必然任人宰割。这不但适用于战争,也适用于体育竞技乃至国际经济、科技的竞争。恐惧是最大的敌人。如果心生畏惧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丧失斗志,那么纵然你掌握着强大的武器,众多数量的军队,也必一败涂地,无可挽救。我们不止一次听到说“不要被对手的气势压倒”,就是这个道理。典型的例子就是解放战争。开战的时候,国民党军无论数量还是武器都要远远超过解放军,可是结果呢?大陆全境失守,国民党军被消灭几百万,解放军则扩大了好几倍。其实别看几次战役歼灭国民党军队的数量很惊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被俘的(主要是主动投降的),没有被打死。要算实际伤亡数,实际上解放军和国民党军相差并不太多。如果那些被俘的国民党军人像二战时期的日本军队那么拼命的话,解放军取胜绝无那么容易。因为第一,自己的伤亡会更大;第二,没有俘虏补充为“解放战士”,解放军的扩大不会那么快。解放战争中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的较量,完全可以说是狼与羊的较量。国民党军普遍士气低落,兵无战心,见败兆——甚至还没见到败兆——就纷纷逃亡或投降。那你数量再多,武器再好又有何用?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在战斗时克服恐惧,保持斗志呢?我认为至少有两个办法。如果诸君还有别的办法,不妨也发上来共同讨论。

第一个办法,是磨练。

磨练就是在平时就增加训练,尤其是吃苦的训练。这样能够提高生理和心理的承受能力,避免在战斗的时候发生精神崩溃而丧失斗志。

这里的例子包括古代希腊的斯巴达人以及古代草原上生产力落后的游牧民族。斯巴达人从小就进行残酷的军事训练。等到他们成年上战场的时候,相比他们的对手,就算那些嘴上没毛的斯巴达人都可以算得上身经百战了。这就是为什么斯巴达军队在希腊半岛上所向披靡。而草原上那些生产力落后的游牧民族的孩子,也是从小就要和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生存条件作斗争,练就吃苦耐劳的身体和英勇无畏的胆气。古诗云“胡儿十岁能骑马”,初看还觉得夸张。看了《狼图腾》才知道可能还有所保留。巴雅能够和母亲一起和大狼搏斗,保卫畜群的时候只有9岁,还不到10岁呢。这样的孩子长大后组成的军队,平时还时不时进行一些围猎等准军事行动进行训练。和那些平时不怎么经历这种阵仗的人组成的军队(尽管后者数量更多,装备更精良,甚至身体也可能更健康)比起来,牧民组成的军队更接近狼一些也是很好理解的。

这种办法的优点在于保险,经过长期磨练的战士,战斗时能保持旺盛而稳定的斗志。其士气不会轻易受到打击。这种办法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效率低下。长期的磨练需要时间、耐心,需要付出更多的汗水。第二种办法的效果则刚好与第一种方法相反。

第二个办法,就是仇恨。

这里可以举个例子。假如你面前是一个块头很大的壮汉,他用刀威胁你要你交钱。你会怎么做呢?

通常的做法是乖乖地把钱交出来。别说这种做法没有血性或者软弱什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是真理,这种做法是理智的。这种理智建立在你认识到敌我实力相差悬殊的基础上。实力相差悬殊容易使人失去斗志。(当然,这里失去斗志并无贬义。在不该保持斗志的时候失去斗志也是聪明的。孙子兵法上说“兵之形,避实而击虚”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再设想一下,如果你刚刚亲眼看见这个壮汉强奸了你的妻子或女儿,并且残杀了你的父母。当他拿着刀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就算你手无寸铁,你会退缩吗?我觉得大多数男人不会退缩了。因为你心中对面前这个人产生了不共戴天而又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仇恨带走了你的理智,或者更准确地说,仇恨战胜了你的恐惧。

仇恨战胜恐惧的例子很多。比如说同样是解放战争,用仇恨战胜恐惧是解放军中提高士气最便捷的办法。从红军时期开始一直到建国后建立普遍义务兵役制之前,共产党军队参军都是自愿的(抓到俘虏也是想留下就参军,不想留下就发路费回家。所以有些国民党高级将领被俘后隐瞒身份,化装成低级的士兵、伙夫,再从解放军那里领到路费逃回自己阵营。A)。这就确保了那些最恨国民党政府的人组成共产党的军队。在解放战争后期,用仇恨战胜恐惧,提高斗志的办法被用得登峰造极了。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在解放战争后期出现的一个名词——“新式整军”?所谓新式整军,说白了就是诉苦会。起源于西北野战军,后来推广到全军。当时一个从国民党军队来,被俘后参加了解放军的解放战士经常在夜里哭。指导员感到奇怪,后来得知那个战士因为被抓壮丁全家被国民党政府害得家破人亡。指导员让他把苦告诉全连的战士们。结果发现全连很多士兵都有类似的经历,于是索性大家都说出来。一场诉苦让全连士兵恨国民党政府恨得咬牙切齿,极大地提高了士气,增强了士兵训练、求战的热情。这就是新式整军,典型的用仇恨战胜恐惧。新式整军的效果是很明显的。一些懦弱胆怯的国民党士兵,经过了解放军的新式整军后成了异常凶狠坚忍的斗士。朝鲜战争的著名英雄,直到被烈火活活烧死都强忍住不出一声的邱少云,就曾经是一名在四川被俘的国民党军士兵。

仇恨这种办法的优点是便捷、快速。回忆一下仇恨比起长年累月地残酷训练要容易得多了。缺点是不够稳定,不够持久。

以上就是我思考出来的战胜恐惧、提高斗志的两种办法。二法各有利弊,最好是结合起来用。结合得比较好的例子是以色列。以色列军队的训练以实战为标准,严格不马虎,而且实行全民普遍义务兵役制。同时以色列军队经常组织一些比如参观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之类的活动,让以色列军人牢牢记住民族的苦难,对以色列的敌人产生刻骨仇恨,让他们时刻意识到如果不拼死战斗灾难就会重演。在这种双管齐下的作用下,以色列军队即使身处绝境仍然不放弃战斗。第四次中东战争时,那些一开战就被突破防线,并陷入埃及军队包围中的以色列军人,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死守到反攻的大部队赶到。其死战不退的精神可与二战时期的狂热日本兵相比。

典型的反例就是朝鲜战争时期的美军。首先他们对中国人和朝鲜人还有苏联人没有仇恨,他们在这次战争中的敌人并没有不宣战就偷袭他们的港口杀他们的人。其次当朝鲜爆发战争时美国军人的骨头已经在几年的花天酒地中被日本妓女泡酥了。因此,在朝鲜战争中美国军人士气明显比较低落,表现与二战打日军时相差很远。尽管美军往朝鲜倾泻的弹药可能并不逊于对日作战,但面对士气高昂,拼命三郎般的志愿军,羊毕竟无法在对狼的战斗中取得全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