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二十五章 惊魂(下)

angryfox 收藏 5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红军的主力早已经离开东固休整,在东固的守军只有地方部队两三千人,不过作战极其勇猛,蔡廷锴所部的三个师有三万余人,花了三天时间,才攻克东固,这时蒋介石来电

“匪部主力据报在泰和附近,你部应从崇贤出击,一网将其打尽。“

东固离崇贤不过六十里路,但到了苏区之后,十九路军已经如瞎子一样,只能稳扎稳打,蒋介石那边一天几个电报,十九路军仍然走了两天。这时红军早已经失去了踪迹,盲目中又向龙岗折回,来回反复,在东固、兴国、崇贤、龙岗之间往来奔走,战士苦不堪言。十九路军所带粮食不时告急,三天行军当中倒有两天是停下来在附近搜索粮食,不得已只能在军埠附近驻扎休整。附近还有一些稻田由于国民党军进攻,苏区的群众逃离而没有收割,于是蔡廷锴下令就近收割稻子,所得的稻米作为军粮,才缓了一时之急,又紧急调两个团,从赣州押送食盐数千斤到军埠。

蔡廷锴致何应钦的电报中说道

“我军连日追剿,日夜奔驰,官兵极度劳苦,且粮盐不济,各官兵均面带土色,若不立即休整,恐被赤匪偷袭,有全军覆灭之危。“

不过,幸运的是红军的打击目标倒不在十九路军,而是进到白石、崇贤地区的第1军团,进到兴国地区的第1路进击军和第4军团,以及在富田地区的第2路进击军,因他们的战斗力较弱。据此,毛泽D、朱D决定:以红35军、红12军第35师和独立第4、第5师,协同地方武装和赤卫军、少先队,以积极行动,将敌第2、第1路进击军、第4军团向万安、良口方向牵引,将第1军团牵制在白石、崇贤地区;集中红一方面军主力向东突进,实行中间突破,求歼向莲塘前进的第3路进击军,尔后进击龙冈、黄陂,调动敌人于运动中予以各个歼灭。5日晚,红一方面军主力从兴国、崇贤两地国民党军之间20公里的空隙中向东急进,6日午前进到莲塘、官田地区隐蔽待机。国民党军对红军的这一行动没有察觉,其第1、第2路进击军在红35军、红12军第35师的牵引下,正扑向赣江边;而第3路进击军则由良村分两路向莲塘、城冈前进。6日午后,第3路进击军第47师先头第2旅进到莲塘附近时,毛泽D、朱D当即决定,集中兵力歼灭该旅,尔后向北进击,求歼第3路进击军主力。当日晚,红3军团、红4、红7军秘密接敌,于7日拂晓突然发起攻击,战至9时,全歼第47师第2旅又1个多营。莲塘战斗后,红军主力乘胜向良村急进,途中与由良村出援的第54师第160旅遭遇,歼其1个团,该旅余部逃向良村。红军衔尾猛追,于13时许攻入良村,又歼刚由城冈撤回良村的第54师师部和2个旅的大部。良村战斗后,红一方面军以红3军佯攻龙冈,率主力东进,围歼刚从君埠、南陵等地缩回黄陂的第3军团之第8师。11日晨,红军进到黄陂附近,中午向黄陂发起攻击,一举突入村内,歼第8师2个团。15时,第8师余部分向洛口、宁都突围,红军在追击中又歼其2个团。随后,红一方面军主力转到君埠以东地区休整。

莲塘、良村战斗后,蒋介石、何应钦始知红一方面军主力已由兴国西北地区东进,并估计可能北出临川。遂于8月9日起,令其第1、第2路进击军和第1军团掉头向东,企图协同由广昌西进的第10师,围歼红一方面军主力于宁都以北地区。12~15日,国民党军采取密集大包围态势接近红军的集中地域--君埠以东地区。根据这一严重情况,毛泽D、朱D决定以红12军(欠第35师)向乐安方向佯动,将国民党军主力向东北方向牵引;红一方面军主力秘密西返兴国县境内隐蔽休整。16日晚,红一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利用夜暗,从正在东进的国民党军第1军团和第2路进击军之间10公里间隙的大山中穿越过去,次日晨回到兴国东北的白石、枫边地区隐蔽休整,并同CP苏区中央局和中革军委会合。红12军主力则扬旗鸣号,大张声势地向东北方向行动,并以一部兵力攻占乐安县城。蒋介石误认红12军为红一方面军主力,并判断红军将进攻宜黄,威胁临川,遂急调其第10师返回临川,令第1、第2路进击军等部追击红12军。红12军主力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将国民党军主力一部拖了近半个月,掩护了红一方面军主力的西移和休整。8月底,蒋介石发觉红军主力已由君埠以东地区西去,随即以其第1军团为先头,其他各部随后,再次西进,寻求红军主力决战。毛泽D、朱D为进一步调动和疲惫国民党军,于9月初率红一方面军主力继续西移,转到兴国、万安、泰和之间的均村、茶园冈地区隐蔽待机。

这时屯驻在军埠附近的十九路军休整已毕,准备继续进剿,南昌行营却传来消息,粤桂联军已经进逼湖南衡阳,又一场内战一触即发,蒋介石只得下令结束第三次围剿,十九路军所部先撤至兴国,而后返回赣州。

蔡廷锴接到宁粤纷争即将转为战场上兵戎相见的电报,心中极为惆怅,他和粤军多位高级将领相熟,一旦上了战场,不免又有惨剧发生。而手下的士兵则是极为高兴,三个月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可以结束了。可是事情绝非所有人想象得那么简单。

9月七日正沿高兴墟撤退的十九路军,长长的队伍蜿蜒在山间像一条长龙,蔡廷锴则骑着战马行进在队伍的中央,整个十九路军分成两路撤退,一路为第六十一师(张炎任师长)沿高兴墟东北撤退,一路为蔡廷锴亲自率领的第六十师(沈光汉为师长),以邓志才(已经提拔为旅长)部为前导。中午时分,刚到达高兴墟的蔡廷锴,就听见前面传来炒黄豆一般猛烈的枪声,几分钟后一个通信兵满脸尘土的从远处骑马急奔而来,大叫

“蔡军长,前面发现赤匪的主力。“

蔡廷锴立刻策马上了高兴墟的一处高地,通过高倍望远镜,可以看到邓志才部正与大股的红军在高兴墟北边展开遭遇战,更加不妙的是高兴墟的后部也发现了红军的旗帜,估计人数不下万人。

“传令,立刻派人与张炎师长取得联系,命令他向高兴墟靠拢,此外,通知师部以及邓志才、刘占雄两旅应向高兴墟收缩。“

这时,零星的红军小股部队已经绕过殿后的刘占雄旅,从高兴墟附近的山上蜂拥而至。蔡廷锴下了战马,从腰间拔出驳壳枪,先向天空中开了一枪,然后一挥手,大声呼喊着警卫营投入战斗,不久刚才接受任务的一个通信兵跑了回来

“军长,周围都是红军,根本冲不过去,还是通过电报和张炎师长取得联系吧。“

这时,周围的机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已经响成了一片,一发红军的土炮直接命中在蔡廷锴附近,巨大的气浪几乎将他和传令兵都掀翻了过去,眼看着警卫营寡不敌众,几分钟内十九路军部有直接被红军端掉的危险。

红军的侧翼突然想起了猛烈的枪声,蔡廷锴当即大声说道

“弟兄们,再坚持一会,我们的援军到了。“

来的果然是第六十师的师部和刘占雄旅,红军一看侧翼受到威胁,随即退去,而尾追刘汉雄的大股红军也跟随了过来,蔡廷锴命令立刻在高兴墟附近组织防线,固守待援,该部红军是彭德怀的第三军团为主,作战极其勇猛,以优势兵力将高兴墟团团围住,此时高兴墟内只有四个团,整个十九路军被打成三截,分别是邓志才旅,张炎的第六十一师,以及蔡廷锴的刘占雄旅,第六十师师部、十九路军军部、还有一个补充团。傍晚时分,无线电恢复联系,张炎回电

“我部已与共匪遭遇,正在激战之中,将努力向高兴墟靠拢。第九师蒋鼎文部今天也在老营盘附近与共军遭遇,先头旅有两个团已告损失。“

蔡廷锴知道现在要想六十一师来救援已是无望,只能勉力支持。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红三军团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冲锋,不少阵地上展开了白刃战,高兴墟的周围不时闪烁着炮弹爆炸的火光,山上的林木有的也燃烧了起来,成为了天然的火把。彭德怀知道十九路军作战勇猛,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亲自督战,从天黑一直到天明,整整一夜,红军的攻势一点也没有停歇。第二天一早,战况更加激烈,十九路军高兴墟外的据点,已经被红军攻克,红军分成数路,准备直接插向高兴墟。眼看胜利在即,红军的攻势越发凶猛,到了上午九点,十九路军军部被消灭的命运似乎已经无法挽回了。

蔡廷锴一夜没有合眼,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心中想着,如果军部被端,张辉瓒的下场就摆在眼前,可是无论从兵力上还是士气上,都不是红军的对手,想要挽回战局,实在困难,这时副官兴冲冲的冲了进来

“军长,好消息,邓旅长已经冲破敌军的包围和我们会和了,先头部队廖木云营以经进入高兴墟了。“

邓志才距离高兴墟不远的北边遭遇了红军,激战之下,邓志才极力向高兴墟靠拢,而北边负责防守的红军是新成立的部队,激战一天,挡不住邓志才的攻势,让邓志才的先头部队冲进了高兴墟。

这无疑是雪中送炭,蔡廷锴忍不住喜上眉梢,大声赞道

“这个邓志才,来得还真是时候,命令该营立刻跑步增援前线。“

这一阵红军的攻势虽然暂时缓解,但是整个六十师仍然处于大包围圈中,下午三点,彭德怀调集了红三军团教导团为先导,发动冲锋,教导团又称干部团,战斗力极高,红军从三个方向发动冲击,很快就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在前线指挥的沈光汉看情势不妙,随师部沿高兴墟北,直接溃败,军部的中百分之七十的随员也跟着六十师师部仓皇逃跑。

坐在指挥部中的蔡廷锴万念俱灰,桌子上摆着手枪,准备自杀,警卫营长李金波正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全身都是血迹,看见蔡廷锴的举动,一把就夺过手枪

“军长,我们护送着你,赶快撤退吧。“

“不必了,我自从军以来,由士兵而到中将军长,可谓已经到了顶点,今日如能战死疆场,也可谓死得其所。“

李金波看无法劝住蔡廷锴,只能绕个弯子

“军长,那我也不勉强,请军长赴前敌亲自指挥,卑职愿意追随军长战死疆场。“

与其自杀,不如战死,蔡廷锴想李金波说得也对,立刻收起手枪,随李金波到了前线,在红三军团教导团的冲击下,六十师的防线已经支离破碎。红军的攻击也放慢了些,而加紧了政治攻势,蔡廷锴和李金波刚到设在前线的战壕中,就听见红军正在大声喊着

“士兵不打士兵!“

李金波灵机一动,也带着手下大喊

“士兵不打士兵!“

红军以为这些人想要投降,随即走出战壕,丝毫没有警惕,直接向这边走了过来,相距只有几米的时候,蔡廷锴手猛烈向下一挥,步枪、机枪猛烈响了起来,在前头的红军向割麦子一样一片片倒了下去,随即李金波一跃出了战壕,率领残部,发起了冲锋。红军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打懵了,很快溃退了下去。

不久十九路军溃退的各部先后回到高兴墟,而教导团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也无力再发动进攻,这一天夜晚,第六十师彻夜未眠,防止红军新的进攻,而到了早上,才发现红军已经撤离了战场。蔡廷锴立刻命令通知张炎率部靠拢,下午张炎师和蒋鼎文的第九师先后到了高兴墟,他们那里,红军也是在夜里主动撤出了战场。

这一仗下来,蔡廷锴三日三夜未眠,心中却明白,能够保全性命,纯属侥幸,一路之上更加不敢怠慢,直到回到赣州,才真正的能够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就在他回到赣州的前一天夜里,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个大事件爆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