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与狼的图腾之争说起

从龙与狼的图腾之争说起


写这个东西的念头,来自最近看过的一本书:《狼图腾》。说实话,这是一本文笔非常不错的作品


,使我身临其境的感受了一回草原生活。但是,读完之后,却有一种如鲠在喉的不舒服——因为作


者对狼图腾的推崇


按照作者姜戎先生的说法,崇拜狼图腾的草原游牧民族是进步的,有活力、有前途的。而崇拜龙图


腾的中原农耕民族则是保守的,懦弱的,是“需要靠游牧民族输血来维持”的。作者大开大阖,几


乎把中华文明纵横几千年的每一次发展变革都归功于游牧民族的输血(主要是入侵)。



其实游牧与农耕作为两种生产方式而言,哪一个更进步,就像对比封建社会于奴隶社会哪一个更进


步一样,是非常显而易见的。按照一般规律,人类社会最早的生产方式是狩猎与采集,然后进化到


游牧,再进化到农耕。在农耕的基础上发展出工商业。



这个进化的原因和意义非常简单:同样大小的土地,如果养活十个人,渔猎就可以了,如果要养活


一百个人,游牧就要取代渔猎。如果要养活一千个人,则非得农耕不可。说得高深一点,地球唯一


的能量来源是太阳能,对太阳能利用的最直接,最充分的,就是最佳的生产方式。



说起姜戎先生用以推崇的游牧民族的“狼性”——顽强,富于进攻精神等等,很明显,原始渔猎民


族应该更强一些。因为他们每天都在同自然界搏斗,每个人都是职业战士。所以,可以说游牧民族


就狼性或者血性来说不如渔猎民族,生产效率不如农耕民族。偏偏被拿出来推崇,意欲何为?



有人要用姜戎先生的话批驳了:你农耕再先进,也是绵羊这样的家畜,养得肥了,还不是要被草原


狼吃掉?



好,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农耕的先进性是否有意义。我们常说,劳动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不错。


但是历史、科技与文明却不是“劳动人民”直接创造的。不论是每天骑马放羊的牧民,还是面朝黄


土背朝天的农人,都不可能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科学与艺术的。真正直接创造科技与文明的是被他


们养活的人



按照刚才我说过的理论,同样的土地,渔猎民族养活十个人,但基本每个人都要每天为三餐奔波。


所以原始社会虽然很长,却基本没有什么文明可言。游牧民族养活一百个人,差不多可以有一、二


十个“闲人”。除了寄生的王爷阶层和生产马具的一些手工业者之外,很难产生科学家和艺术家了




而养活了一千个人的农耕民族,因为更高效的生产方式,则只需一半左右的农人就够了。剩下的大


量人口,就出现了较多的奴隶主、地主。这些人对更高品质生活的追求,催生出众多的人从事科技


、文明与艺术。



二战时美国比德国更快研究出了原子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美国采用集中研究的策略—


—把科学家集中起来研究,而不是分散在各个研究所。同样,我们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如此璀璨的文


明史,有如此之多的,让我们至今引以为傲的发明创造,就是因为我们是广大而集中统一的农耕民


族!



因为农耕,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人从事科技与文明的发展。因为国土辽阔而统一,这些从事科技文明


的人才可以得到不断的交流,因为延续久远,这些人才可以从小就学习、继承了几千年来的文明成


果。



试想,一个从小跟着父母在草原游荡,以父母的言传身教为主要知识来源的孩子,和一个自幼就在


私塾里衣食无忧,专心学习几千年沉积下的文明成果的孩子相比,谁更可能成为科学家、艺术家?



从历史来看,科技与文明成果,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完全无法比拟。于是姜戎先生想起一句古话“


成王败寇”。大论特论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军事胜利,以此作为游牧强与农耕的证据。


其实就军事而言,如果统计一下,中国的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还是胜多负少的。汉唐及以前,抢掠


中原的游牧民族,基本没有能够延续至今的了。宋明早期,对游牧民族也多有胜迹。游牧民族取得


的军事胜利,虽然有民风剽悍,英勇善战的成分,但是也有两个不可忽视的决定性原因。



一个是马。在冷兵器时代,骑兵的威力最大。游牧民族在这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无论是马匹


还是骑手,都比农耕民族充裕。另一个是从农耕民族学来的技术:马掌,马镫等铁器的传入,为以


骑兵为主的游牧民族兴起,创造了必要的条件。这也是为什么汉唐以前的游牧民族很难威胁到中原


农耕民族的原因。



至于游牧民族的“狼性”,我们不妨再从两个方面说说。第一,自从进入热兵器时代和坦克发明,


再无游牧民族的军事兴起。可见,单凭“狼性”是不行的。第二,抗美援朝志愿军。他们基本都是


农民,而且距上次游牧民族的“输血”(满清入关)也太久远了。可是他们表现出来的“狼性”与


“血性”,却不输于历史上任何一支军队。可见,这个“狼性”也并非游牧民族所独有。



由上可知,游牧民族的军事优势,是在学习的基础上的,具有历史阶段性的。以此证明游牧的先进


,实在乏力。



即使是从对自然界的利用和保护的角度说,游牧的生产生化方式也不具有优越性。最近有个新闻:


我国最大的山羊绒生产省份,既不是新疆也不是内蒙古,而是山东。山东却没有草场破坏土地沙化


的问题——因为山东是“圈养”而不是“放养”。



在小说的最后,姜戎先生以很无奈和悲哀的文笔,描述了今日草原的变化,哀叹游牧的衰败和圈养


为主的草原生产方式兴起。如果用文人浪漫的眼光,的确,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风情,是非常值


得留恋的。可是对于草原人民来说,圈养方式给他们带来富裕,使他们的孩子可以得到教育,使他


们真正享受到了以电为代表的现代文明


自然界没有龙这种动物,比较一致的观点,龙是多个民族不同图腾的组合。正像我们中华民族一样


,在与自然界千万年来的斗争中,由多个民族逐渐融合而来。只有龙才能真正称做我们这个民族的


图腾。即使是在少数民族统治的元、清时期,也从未动摇过龙作为中华民族图腾的地位!



龙是农耕文明的象征和主宰,他高贵,能上天入地,他威加宇内而不嗜血好斗,他高高在上而能海


纳百川。在刚刚过去的几百年间,很多以狼性自居的民族,在给我们这个星球带来无数的流血与破


坏之后,却不得不最终无奈的面对痛苦和失败时,我们不妨回忆一下曾经打着高高的龙旗纵横四海


的,崇尚以德服人的郑和大明舰队。



我们这个民族要复兴,是要走血与火的狼性扩张复兴,还是要龙性的回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