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章 杀一儆百(中)

收藏 44 27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章 杀一儆百(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啪!”金天龙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桌上的东西“哗啦”掉了一地。“混账王八蛋!”金天龙怒气冲天,“这是谁在败坏咱们抗日独立纵队的名声?老子要活剥了他的皮!”


“是顾子胜!”陆子宇平静的回答,“今天早上,接到了丐帮保定分舵在满城分支的飞鸽传书:顾子胜组织了一支特务队,专门对付抗日的积极分子。凡是和抗日组织接触过的个人和家庭,都是他们杀害的对象。手法卑鄙,手段残忍,而且每做一次惨案,必把罪名加到咱们独立纵队的头上。”


“大队长!您说句话,我立刻带人去县城做了他!”


“先别急,”孟云霄依然是笑呵呵的,“光是做了顾子胜很简单,但你杀了一个顾子胜,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顾子胜、李子胜。而咱们独立纵队的名声还是找不回来。你先坐下,咱们慢慢研究一下,咱们得采取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每到逢五排十的日子,就是满城县城的大集。今天是阴历的十一月初十,又是一个大集的日子到了。


因为昨晚的行动,顾子胜一直睡到十点多钟才起来。这小子穿衣洗脸后,带着四五个护卫,前呼后拥的来到集市上。在一个炸油条的小摊前,胡乱的吃了几根油条,喝了两碗热乎热乎豆腐脑,然后嘴巴一抹,骂骂咧咧的抱怨着油条糊了、老豆腐咸了,离开了小摊子。


“子胜!”身后有人叫他。顾子胜一回头:“哟,师傅!你这是打哪儿来啊?”原来是他的授业恩师。


“刚打你家里出来。刚去你家你没在,这不正找你吗?”来人笑着。


“怎么着啊师傅?找我有事儿?”顾子胜大大咧咧迎上前。


“有事儿,有事儿...”来人说着话,也走近顾子胜,突然亮出一把闪着寒光的短把亮银枪,照着顾子胜的胸口就是一枪,嘴里大喝一声:“就是要你的狗命!”


顾子胜早有防备,身子向右边一歪,朝下一蹲,同时手里也是一把亮银枪就往上斜斜的刺了过去,嘴里也笑道:“师傅您老人家瞧我这招‘嫦娥望月’有没有进步啊?”


来人感觉喉头一凉,前扑的身形硬生生的定住,只是再想躲开却来不及了。顾子胜的枪尖以然次进了咽喉的肉里。来人长叹一声:“屠铭有眼无珠,养虎为患,愧对国人啊,只有一死以谢天下苍生!”说完反手一刺,“噗嗤”一声,自己穿肠破腹,横死当场。


赶集的的老百姓原来就远远的躲避着这个瘟神,现在又看到这一突变,“哄”的一下,四下逃窜,哭爹喊娘,乱成一团。


“哼哼!”顾子胜一脸的狞笑,抬脚在鞋底上擦了擦枪尖上的血迹,对地下还在抽搐的尸体骂道:“老不死的,自我一出门你就在我身后跟着,以为老子不知道啊?自己解决了算你识相,不然进了宪兵队,想死都没这么容易!”骂完以后才掉头走开。


“队长,你怎么叫这老家伙师傅啊?他真是你师傅吗?”旁边跟班走上几步问道。


“呸!”顾子胜啐了一口,“跟他学艺的时候就不待见我,对我不是打就是骂。前些天听说他还带着大师兄投了共产党。看见没有:这就是下场!”一行人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看来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旁边一家饭馆二楼的雅间里,展翼从窗户里盯着顾子胜的背影自言自语。“所以我才没让你动手。”孟云霄说,“万一不能得手,只会打草惊蛇。”说完头一摆,坐在门口的单飞延马上就挑起门帘走了出去。


入夜之后,在县城十字街一家客栈里,单飞延汇报着他的跟踪结果:“晚饭后顾子胜先去了东城一家赌坊,这家伙手气不错,赢了百十块大洋。然后去了城南一家妓院,到现在也没出来。我让侯三儿在那儿看着呢。”


“他手下的人呢?有多少?”


“护卫大概有七个,他还请了几个小头目,连他一共十三个人,都在那家妓院找上了姑娘玩儿呢。”


今天的顾子胜可不是一般的开心。昨夜的行动就一切顺利,受到了伊藤的口头嘉奖;今儿上午又解决一个心腹大患;而刚才的赌局更是大杀四方。他娘的,人活着要是天天这么顺多好啊!一想起这些顾子胜就踌躇满志,在醉香园摆了两桌花酒,叫上了自己的老兄弟,大伙儿开怀痛饮。


“弟兄们呐!”顾子胜搂着俩粉头开了口,“今儿上午我听伊藤太君说,南京会战已经结束,蒋光头带着他那些废物跑到重庆去了。又是日本人大胜!南京政府基本上就算没啦,看来我选日本人算是选对啦!”


“大哥英明!”


“大哥未卜先知,真是神人!”


“跟着大哥走,升官发财大大地呀!”


“哈——怎么啦?”顾子胜笑了一声就止住了,怎么对面这些兄弟都大张着嘴不说话啦?还有这些粉头,捂着嘴装什么秀啊?后面?后面怎么啦?见鬼啦?


顾子胜下意识的一回头,什么都没看见的时候就觉得脖子冰凉。等他明白是一把剪刀抵在他的喉咙的时候,喝下的酒立刻就化作冷汗,冒了出来。——对,就是剪刀,不是尖刀。绝对是剪刀,要不然怎么会握在一个姑娘手里呢?


“火......火...火凤凰?”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因为害怕,顾子胜结巴起来。因为他看到身后除了冷面寒霜的火凤凰之外,还有三男两女。此刻展翼、罗杰正忙着把在场的几个小头目的枪摘下来;而柯家两位姑娘则把吓傻的几个粉头从呆若木鸡的几个色狼怀里拉出来,软语安慰着送出屋子;孟大虾呢,则一个人笑呵呵的欣赏着房间里挂的卷轴画。


展翼、罗杰把几个小头目的枪下了之后,直接就用枪盒上的皮带把几个人的手腕捆了起来,然后也走到一边,静静的看着顾子胜。一切行动就在这默默无言中,安静的结束了。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啊!


其实越是安静,气氛就会变得愈加压抑,而越是压抑,那么有的人的心理压力就越大,比如现在的顾子胜,压抑的气氛无限度的增加了他的恐怖感,他终于熬不住开口说话了——


“你们杀了我吧!”语音虽然颤抖,但心里总算还明智——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了。没想到他的对手却摇了摇头,甚至还善意的对他笑了笑:“不急,不急!”


“求求你们了!”顾子胜说着话身子却瘫软下去,好像精神崩溃的样子。左边的罗杰却“噌”的蹿了过来,一把攥住顾子胜的双臂,向上一提、向下一拉,“卡叭”一下,顾子胜的两条胳膊就从肩头脱臼了,“当啷”一声,一把崭新的德国镜面匣子枪从顾子胜的右手中掉在了地上。


“动作够快的!”孟云霄捡起地上的手枪,拿在手里把玩儿着,“可惜啊,‘绊倒牛’罗杰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这枪真不错,是你那日本主子刚给你的吧?”


孟大虾就这么没事人儿一般和顾子胜调侃着。这个时候,单飞延推门走了进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好啦!”孟云霄把枪递给罗杰,“把顾大队长请出去吧!”


醉香园楼下的大厅里现在可热闹了。老鸨、龟奴和粉头们都站在左厢瑟瑟的发抖,而右厢则是除了顾子胜的那几个护卫,还有十几个经常来这儿的嫖客,都是城里的富商豪绅。最让顾子胜意外的是宋文武也光着上身,站在正中间筛着糠。旁边虎目相对的正是黑风崖的金天龙。


“诸位!”走到楼梯口的孟云霄站下了,“大家不要怕。冤有头,债有主。咱们今天要找的是顾子胜和宋文武,至于大伙儿嘛,就请给做个见证就好啦!”孟云霄说着话一摆手,金天龙“噔噔噔”就从下面跑上来,手里拿着一个卖猪肉的钩子。


楼道口的展翼、罗杰一把就放倒了顾子胜。展翼左手拇指、食指用力一捏他的下巴,中指小指在他的下颌向上一顶,顾子胜就不得不张开嘴,吐出了舌头。万金龙走过来一下就用手里的钩子钩住了,旁边的‘火凤凰’这才用剪刀“咔哧”一下——舌头剪断了?没有,还连这点呢。——于是,血淋淋的舌头就像一条怪异的红领带,挂在了顾子胜的颌下。


顾子胜疼得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可舌头缩不回去,想喊都喊不出来,只是喉咙中“嗬噜、嗬噜”的响着,两只眼睛瞪得眼角都在往下淌血。


四个人先给顾子胜做了条“红领带”,然后金天龙拿出一条绳子,套在铁钩子上,另一头从房梁上绕下来,交到展翼罗杰手里。接着又拿钩子在顾子胜下巴底下一勾,展翼罗杰把那头的绳子一拉,顾子胜就像半片生猪肉一样被悬空吊了起来。


看几个人活儿干得差不多了,孟云霄冲宋文武招招手;“来来,你过来!”那声音温柔的就像是在叫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孩子。


宋文武身子下意识的一动,“轰隆”一下就摊在了地上,离他近的那些人都不约而同的捂住了鼻子——看来不是拉了就是尿了。


“唉!”孟云霄宽容的摇头叹气,有些无奈的挥挥手。大厅里两个手持短枪的人走过去,一边一个架起宋文武,一使劲儿就扔到了楼梯的半腰间。孟云霄迈下两步楼梯,居高临下的蹲下来:“宋大团长,咱有几件事儿向你请教:....”


宋文武一直都在筛糠,“知......无不......言...”


“赵庄梁铁匠家的大肚子儿媳妇儿是谁糟蹋的?”大厅里的人都是一愣,却听宋文武哆哆嗦嗦的回答道:“是...顾子胜......带人干的,他...他们干完了...还...还冒充是人家抗日独立纵队......”


“嗯,”孟云霄赞许的点点头,头也不回地冲后摆摆手。只见金天龙“刺啦”一下撕开了顾子胜的裤裆,露出裆里腌臜之物,那物件此时蔫头耷拉脑的和他大哥一般,‘火凤凰’和柯家的两个姑娘早已厌恶的背过脸去。却见金天龙不知从何处又掏出一截极细的铁丝,先绑住了顾子胜刚才挣脱掉的一双皮鞋,然后往他那秽物中间用力穿过,就把一双几斤重的皮鞋坠在了下面,那悬浮在半空的顾子胜的身子立刻就像秋千一样摇荡了起来。一种不像是人的叫声从他喉咙里传了出来。


“我再问你啊,”孟云霄笑呵呵的继续问宋文武:“宋官屯儿的那两大家子是谁害死的?还有马家桥,西凉堡,白家闸这些案子都是谁做下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