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二十九章 杀一儆百(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随着霍凤凰和沈浪的加入,抗日独立纵队的各营驻地都热闹起来。在日军对太行山整个北岳山区的剿匪行动中残存下来的各个山头的土匪,纷纷三五成群的慕名而来。先是神驼峰和凤凰岭的残余匪众,然后就是大批的诸如流云寨、白虎山、黑风崖等等失去头领的残匪。


对于这些残匪,孟云霄一开始就给了一顶“弃暗投明”的大帽子:“对于我们抗日独立纵队的所作所为,这些人肯定早有耳闻。现在他们既然敢来,就足以证明他们当初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儿,不然的话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这点自知之明想必每个人都有。所以,对他们这种弃暗投明的行为,咱们的态度是来者不拒!先收下再说。”


孟大虾这一英明神武的决策无疑是鼓励了各处余匪的弃暗投明的决心,蜂拥而来的残匪队伍更加多了起来。五六天的功夫,归拢到各营的土匪就达到了八九百人之多。孟云霄派专人把这些人集中起来,首先是检查身体,然后是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操练。对于年龄在35岁以上、或者身带残疾、或有遗传、传染疾病的,一律分隔出来,耐心细致的讲明道理,然后再每人发给5个大洋的路费遣散。而对于在简单的军事操练中有专业军事技能表现的,则直接编入各个步兵营的新兵三连。


如此忙活了七八天之后,各处自投到抗日独立纵队的余匪经过层层筛选,还是剩下了六百多人。孟大虾把这些人重新编制成四个满员的的步兵连,成立了新兵营。任命沈浪为新兵营营长。


“大队长,这个营长我做不来!”沈浪说话倒是直截了当。


“为什么呀?”


“我没那本事!而且,我本人偏爱炮兵,喜欢大炮。见了各式各样的炮我就想玩儿。大队长,你还是派我去孙营长的炮兵营吧?我去那儿当个小兵就知足。”


其实沈浪爱炮的这个嗜好孟云霄早就发现了,开始甚至还以为这个沈浪是日本鬼子派进来的特务呢,因为这家伙的眼睛一看到火炮就发直。后来又发现这小子居然对50mm口径的掷弹筒也同样充满了兴趣,大伙儿这才明白这人原来是对炮的一种嗜爱。


“好哇!”孟云霄爽快地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你去炮兵营,不过有个条件:你在去炮兵营之前要给我推荐一个能担任这个新兵营营长的人选。”


“噢...我想想......”沈浪皱紧眉头深思了一会儿,“金天龙!”沈浪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大队长,金天龙大哥应该还活着。”


“怎么可能?”霍凤凰第一个表示质疑,“黑风崖过来的兄弟都说找不到金大哥,你怎么就敢肯定金大哥还活着?”


“这些兄弟只是说找不到,也没说金大哥就死了啊!还有,他们不是也说没看到金大哥手下那六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吗?我一直有一种预感:金大哥一定还健在!”


“就算金大哥还活着,那他现在在哪儿呢?怎么去找他呢?”


“这你个姑娘家可就不知道了。”沈浪得意地冲霍凤凰笑笑,“我知道在黑风崖的东南有个叫百家屯的地方,金大哥在那儿有个相好的小寡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金大哥一定在那儿藏着呢。”


“呸!”霍凤凰一听这些风流韵事就觉得不舒服,“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姑娘可别这么说,”沈浪赶紧解释,“金大哥可不是那种人。那百家屯的小寡妇和金大哥原来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一对儿苦命人儿。只因为金大哥家里穷,娶不起媳妇儿,那姑娘的爹娘才把她嫁给了百家屯的一个痨病鬼。金大哥俩人也是在那痨病鬼死后才好上的。霍姑娘说男人没好东西这话可不好,”说着沈浪瞟了一眼孟云霄,压低了声音,道:“我沈浪倒没什么,可孟大队长也在呢。”


沈浪这么一说,霍凤凰也觉得自己失了言,拿眼把孟云霄一扫,小脸一红,赶紧低下了头。


不过好像孟大虾并没在意,听沈浪说完后立即决定:命沈浪带路立刻去找金天龙。


“大队长,这找相好的事儿怎么说也不光彩。我看我就一个人去好了,免得到时候金大哥尴尬。”沈浪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孟云霄一想也对,于是以抗日独立纵队和自己个人的名义,亲自修书两封,打发沈浪去了。


没想到沈浪出行顺利,第二天还真把金天龙找了回来。不过金天龙身边所谓的六个少林俗家弟子只剩下四个了。于是,孟云霄任命金天龙为新兵营营长,即刻上任。至于沈浪又出了麻烦,任命给他一个连长,可他还是不干。说什么自己除了喜欢大炮啥都不会,要先做学生后做先生。孟云霄也没办法,只好把他交到孙尚尉手里算是了事,让孙四哥自己看着办去吧。


一时间,整个抗日独立纵队的规模充实壮大起来。三个步兵营经过和伊藤支队一役之后,先得到了孟云霄招收新兵的首肯,随后又从集拢收编来的土匪中充实了不少有着军事技能的高素质兵源,三个营很快就达到了满编430人;尔格的骑兵营不甘落后,也跑来要人。好在这些土匪常年的纵横驰骋在山林之间,对于骑马,好多人并不陌生,所以尔格很快的也精挑细选了几十人,充实了骑兵营。而孙尚尉的炮兵属于技术兵种,他有在整个独立纵队选人的特权,因此虽然落在最后,可也是满意而归。


这样一来,伊藤少男大佐说什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剿匪行动虽然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却给孟云霄的抗日独立纵队带来了一次大规模的兵源整补。


在满城县城原来国民政府的县府大院里,伊藤少男大佐召集了他手下的各路虾兵蟹将,正在商讨着如何对付辖区之内的抗日势力。


“诸君!”伊藤的参谋长岩松义雄中佐在主持会议,“前日,在伊藤少男大佐的英明指挥下,伊藤支队对于本辖区的土匪武装进行了毁灭性的清剿,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而在半月之前,由支那驻屯军华北方面军指挥的对八路军的八路围攻之战,使得辖区内的土八路支离逃散,游击队更是被剿灭一空。目前,能在辖区之内对大日本皇军的建设‘大东亚共荣圈’能起到破坏作用的只剩下了抗日独立纵队!今日召诸君前来,就是商讨一下如何对付这支狡猾奸诈的支那游击队,下面请诸君发表各自意见。”


“还不简单吗?”万喜八郎中佐首先站了起来,“眼下八路军已经销声匿迹,国府军队更是不知去向,只要集中重兵,再像这次剿匪一样,多路并进,哼哼,相信那抗日独立纵队不久也会冰消瓦解的!”


“没有那么简单!”伊藤少男摇摇头,“独立纵队就像马猴子一样狡猾,他们和乌合之众的土匪不一样,对付他们,不能采取同样的办法。”


“太君!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合适不合适?”顾子胜点头哈腰的站起来。


“你地说说?”伊藤丝毫不顾下属和同僚对顾子胜得鄙夷,鼓励地说道。


得到了主子的鼓励,顾子胜得意起来:“太君,抗日独立纵队和共产党的八路军一样,之所以在短时间之内就发展的如此壮大,就是因为他们采取了同样的拉拢民心的办法。他们斗地主,分田粮,屠杀亲日分子,亲近拉拢穷鬼,藏兵于民。让我们不容易找到他们。既然如此,我们也就该从那些穷鬼百姓下手...”顾子胜一边说一边察看着主子的脸色。


“哟西!”不只是伊藤,在座的各猪头小犬都听出了兴趣。“你地说下去!”


“太君,我们不妨使一个‘一石二鸟’之计:组织成立一个特务队,任务就是打着抗日独立纵队的旗号,专门去找那些个和共产党、抗日独立纵队走得近的穷鬼,找到一个杀一个。这样一来,既有效的捕杀消灭了穷鬼中的抗日刁民,也败坏了共产党和抗日独立纵队得名誉,让这些抗日力量失去民心之后,他们自然也就无处遁形了....”


“那个时候我们再出兵歼灭之.....哈哈哈 ....”伊藤得意的大笑起来。“好!很好!!”伊藤伸出大拇指,“顾桑!你的良心大大地好!皇军地朋友地干活!”


“太君!”一旁的宋文武沉不住气了,自己是皇协军团长,怎么这风头也不能让顾子胜这个大队长一个人占了啊。赶紧站起来补充道:“为了加强这个特务队在穷鬼中的可信程度,队员的组成一定要全是中国人,以免由于皇军的语言而引起穷鬼的怀疑。而且这个队长一定要派一个可靠的人来担当.....”


伊藤点点头:“顾桑!我地现在就任命你来担任这个特务队队长。至于人选嘛...”伊藤故意看了一眼宋文武,“整个皇协军,你可以随便挑选!人数也由你决定!”


这个伊藤少男可谓是深谙用人之道。宋文武和顾子胜在级别上有着明显的高低之分,但是伊藤还是当着宋文武的面儿,给足了顾子胜面子。伊藤不怕宋文武有意见,对付这些奴颜卑膝的中国人,有时候就是不能让他吃饱,谁见过吃饱的鹰还抓兔子啊!


有了伊藤给的这把尚方宝剑,顾子胜马上就耀武扬威起来。没几两天,从县城周边的乡寨开始,关于抗日独立纵队杀人越货、强奸民女、毁田烧屋的谣言就四处疯传。


“真的假的?”街头巷尾的人们偷偷的议论着,“这还有假?俺们隔壁邻居的闺女今年春天嫁到赵庄的,现如今怀着六七个月的身子呢,这不昨儿晚上就被糟蹋了吗?孩子也没了,大人也死了。俺那邻居说,就是抗日独立纵队干的!他们临走还自报的家门呢。”


“这么说来,抗日独立纵队也成土匪了?”


“可不是嘛!听说前些天好多土匪都去投奔抗日独立纵队,结果不但收留,还天天大鱼大肉的、个个都拿着当宝贝供着呢!”


“俺当初说什么来着?自古以来,兵、匪就是一家!什么抗日救国,什么为民除害,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到什么时候遭殃的都是咱穷百姓!”


“哎!你听说了吗?今儿一大早,送官屯儿又有两家子人的尸体挂在东沟的林子里了。大人孩子整整14口啊!身上还挂着红布条子,说是这两家人通奸投敌,落款儿是抗日独立纵队。怎么可能呢?上回八里沟打仗的时候,这两家子都把种粮拿出来招待了抗日独立纵队。这不明摆着冤枉好人嘛!只可怜那两家的孩子啊,最小的还吃奶呢!”


“唉!”众人叹气摇头,“这年头,好人坏人还有什么区别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