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二十一章 三战成名(中)

收藏 48 41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二十一章 三战成名(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丽丽,红红!”胡作伟小心的叫了两声,“两位太君还好吧?”


“不...不..不好!”屋里传出的女人声音很复杂,好像想哭却又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吓住而又哭不出来。


“到底怎么啦?太君出什么事儿啦?”屋外的胡作伟急得直跺脚,却也不敢进屋。


“死啦!好多血啊!.....掌柜的救命啊!”


胡作伟再也忍不住了,他红着眼珠子冲几个家丁手一挥,家丁们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踹开房门,虚张声势的吆喝着窜进屋里。


屋里有一盘东西大炕,蜡烛还在燃烧着,两个精赤条条的白肉团子瑟瑟的蜷在炕头,抖成一团;那俩武大郎的表弟也是一丝不挂,在大炕的东西两头一头一个,一个仰面朝天,一个头扎在炕沿下,热乎乎的鲜血正从他俩的脖子里带着热气咕噜咕噜得冒出来。


“谁...这是谁干的?杀人凶手呢?”胡作伟刚气急败坏的问出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凉,紧接着就听到了他要的答案:“我干的,我在这儿呢。”


“好汉饶命!有事儿好商量!”这是胡作伟的第一反应。


“这事儿对你来说,没得商量。”身后的人说着话,把胡作伟倒退着拉出厢房,这时老胡才发现自己身边是两个人,一把刀,三把枪。


没容胡作伟多说话,两个人就把他拖回正屋,然后把他脖子上得刀拿开,却又在他腰里掖上了一颗手榴弹,拉环被接得长了,就在一个人手里扣着。


“真没得商量!”那个白面长身的大汉玩儿着手里的刀,说话一脸得诚恳态度,“你自己想啊:大小53个鬼子都死在这儿了,你这个镇长怎么向皇军交待啊?对不对?所以呢,”这时说话的态度就像对晚辈的谆谆教诲,“你只有和我们合作,才有可能有一条活路。”


“你...你们是谁?”胡作伟战战兢兢的问。


“哦,我们啊,”那个人说话的态度又显得轻浮了,“二十多天前,在八里沟...哎?听说就是因为那地界距离你们坨南镇八里地才叫‘八里沟’对吧?就是在哪儿把小鬼子炸得支离破碎、死无全尸的就是我们——抗日独立纵队!”


“咕咚”的一声,老胡再也支撑不住,终于腿一软瘫在地上了。“我和你们合作,我和你们合作....”不合作行吗?几十个皇军丢了性命,将来没办法和日本人交待;而这“抗日独立纵队”除了杀鬼子外,听说还特别喜欢活埋人,还主要就是活埋地主财绅!两头都是催命的鬼,谁也惹不起啊。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当苏仲康、任义汉和班智超率领三个步兵营到达坨南镇的时候,在胡作伟的“精心”安排下,大伙儿不但吃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饭,还给每个大兵找了一个暖和和的睡觉的地方。


云霄首先安排了一些部队,接管了‘蓝狐’小队控制的东西两个寨门,封锁住出镇的各个路口,又对满城县城外围派出了侦查组,然后把各营、连长官聚在一起,研究敌情,安排作战部署。半个小时以后,各营、连明白了作战意图之后,天还没有放亮,孟云霄这才倒头大睡。


今天是1937年12月3日,按照历史的车轮,明天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八路围攻才开始呢,所以孟大虾这一觉睡得很踏实。直到中午才醒过来。派出去对满城县城侦查的人带回来敌情通报:敌人正在征抢大车,集结部队。看看正头顶的日头,孟大虾再一次判定鬼子今天是不可能出动了,于是吃过午饭,又是大作黄粱美梦。


冬天昼短夜长,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天就黑了下来,抗日独立纵队的三个营纷纷集合,开始行动。孟云霄吃饱睡足,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只带着罗杰离开了坨南镇。


大约八点钟的时候,两个人又神秘的跑回来了。刚喝了杯热茶,展翼和周四宝的爆破组也赶着四挂马车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坨南镇。


“大队长,”周四宝的眼睛里泛着血丝,显然睡眠不足,“按照您的要求,一共290颗大大小小的各式‘铁西瓜’,全拉来了。”


“好啊!好你个周四宝!还提前赶制出来了?真不容易啊!”孟云霄用力地拍拍周四宝的肩膀,“你吃点东西就睡觉休息吧,瞧你眼睛熬得,布雷你就不用去了。”


“那哪儿成啊?”周四宝当下就急了,“赶路的时候我在车上睡过了,再说,都是我一手弄出来的,别人埋的时候我不跟着也不放心啊。”


“那好吧。”孟云霄看着这个朴实的汉子,“罗杰,再拿两床棉被放周四宝马车上!”


坨南镇距满城县城45华里。孟云霄带着‘蓝狐’小队,赶着四挂马车趁夜色行进到距县城大约5华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大家安静而又有条不紊的从车上卸下一些东西,然后就悄悄的蹲在官道上忙活起来。


大约一个钟点以后,大伙儿又纷纷站起身来,赶着马车往回走。走了一段儿之后,又按照孟云霄的指示忙活了一阵儿;接着又往回走。如此停留四次之后,原本满满当当的四挂马车终于空无一物,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按照孟云霄的命令,几十个人随即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1937年的12月4日的早晨,虽然气温有点低,不过太阳还不错。日本华北驻屯军独立第五旅团第三步兵大队的小野立雄上等兵手里端着三八式步枪,和几个来自北海道的老乡作为大部队的斥候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边走,一边四处逡巡着,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迹象之后,几个老乡边走边聊。


“这儿可真冷啊!”三等兵渡边把脑袋往大衣领子里缩了缩。


“说什么呢?”小野笑着,“不是昨天那个支那娘们儿把你掏空了吧?难道这儿比我们北海道还冷吗?”


“嘿嘿,”渡边不好意思地笑笑,“小野君,昨晚伺候你的那个花姑娘也不错啊,后半夜我出去撒尿,听见你们还折腾呢。小野君正真是龙精虎猛啊!”渡边适时的恭维了一句。只不过这句恭维话小野却永远也听不到了。他首先听到脚下的土里突然“噗”得响了一下,然后就觉得迈出去的左脚脚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接着那东西就穿透脚背,直击进他前倾的左胸,击穿了他的心脏后,那东西又飞出了他的体腔。然后小野的意思就开始涣散了。


看到小野突然倒地,渡边几个人都是一愣,然后都飞速的围了过来,可惜有两个人在还没跑到小野跟前时,也踩到了同样的机关,虽然没有立即毙命,但是一个被地下冲起的东西打穿了肚子,另一个则是直接由脚后跟贯穿了整条大腿,从屁股后面穿了出去。


五个人的斥候小组转眼间就只剩下了渡边和另一个三等兵。“快!快回去向伊藤大佐报告:这里有奇怪的爆炸物。请大佐排探雷工兵过来!”那个三等兵离渡边大约两米,对于突然发生在几个同伴身上的变故还没反应过来,听渡边一喊,这才醒悟过来,立刻转身撒丫子往回跑,刚跑出三五步,就听“叭”的一声,只见他前伸的脑袋猛丁的向上一抬,然后脚步就变得虚弱的软塌在了地上。


日军的单兵素质的确不是吹的,硕果仅存的渡边看到同伴们一个个的先后被击到,他明白自己是陷在一种神秘爆炸物组成的伏击阵里了。冒险往回跑显然不是上策。只听小野狼嗥一声,然后连续不断的推弹上膛,对空击发。


“大队长,这小鬼子在给大部队报信儿呢。干掉他把?”罗杰说着就要从隐蔽的山腰把枪探出去,孟云霄及时的制止了他。


“非要留下一两个活的,才能让鬼子对咱们的这种‘冲天雷’产生恐惧感和神秘感。”孟云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精兵强将,“等着看好戏吧!”


大约十分钟之后,鬼子的大队人马终于出现了。一看到主力部队,好像画地为牢的渡边三等兵马上就手舞足蹈的屋里哇啦大叫起来。渡边这一叫,急匆匆行进的队伍立刻就地停了下来,双方屋里哇啦又对叫了一会儿,大部队中才走出几个手拿探雷器的鬼子工兵。


“罗杰!”孟云霄轻声叫到,“你不是总想用用我这家伙吗?”孟云霄说着话把装好消音器的狙击步枪递给罗杰,“六个工兵全交给你了,活儿要干得干净利索啊!”


“哎!”罗杰兴奋的答应着,接过枪倒退着往后爬几步,然后才猫起身子,跑向早已选好的狙击位置。


“伍志彪!”孟云霄指着远处的鬼子,“你那弩箭能射这么远吗?”


“没问题!”伍志彪眯起一只眼睛。


“那你看见那个骑白马的鬼子军官没有?一会儿鬼子工兵被击中,其他鬼子一定会卧倒,那时候这个鬼子军官的位置就最显眼了。明白吗?”


“放心吧,大队长,交给我了。”


“狙击组注意,要听明白我的命令:尽量向小鬼子腰部以下射击,最好是打断他的腿,而不是打爆他的头!”


“都已经想明白了,大队长:打伤一个敌人就要有两个人来抬,等于一次减掉三个战斗力。”看来周杰的悟性还是蛮高的。


结果在罗杰打掉五个日军的工兵之后,伍志彪一弩就把日军中队长从马上打下来,狙击组立刻开枪齐射,日军队伍大乱。等到鬼子组织好队伍,各占有利地形准备还击的时候,孟大虾的‘蓝狐’小队已经悄悄的转移了阵地。


气急败坏的日本鬼子再也不顾神秘爆炸物的威胁,在军官的命令下,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这片神秘的死亡路段,追击‘蓝狐’小队,其结果就是在又付出了十五六个重伤员之后,打伏击的支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大队长,咱们这次有多大收获啊?”展翼一边跑一边问。


“我也不太清楚。”孟大虾跑动中指向右前方一个山头,“一会儿登上那座山就能看到了,等下你自己数吧。”


“真想不到啊!”周四宝一边跑一边赞叹,“这些破枪上的弹簧,再加上一颗子弹,一截空竹管,就能消灭一个鬼子。大队长,这个废物利用的法子真是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