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孔乙己之水区盖楼版

大米稀饭 收藏 10 79
导读:(转载)孔乙己之水区盖楼版

转载修改版,版主不要加原创。



孔乙己是没有参加水区灌水而专门从事盖楼事业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一般;黑黄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穿的虽然是T恤,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脱,衣角也被撕扯的破碎不堪了。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


孔乙己一到水区,所有灌水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在版面上说,“登记一下,我盖要盖100层的金子楼。”便排出了一排的金币。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买通了斑竹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拍了斑竹mm的屁股,结果被男版主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盖楼不能算拍马屁……交流!……盖楼人的事,能算马屁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没盖过楼的不算职业民工”,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是灌水的,但终于为了所谓的一炮走红观念半路弃桶从砖,又不屑搞陪灌混饭;于是愈过愈穷,弄到饥寒交迫了。幸而盖得一手好楼,便到水区去盖楼,赚点钱花。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太有个性。干不到几天,便嫌水区的帖子俗不可耐太弱智,偏是不灌。如是几次,请他盖楼的版面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在水区自己盖金子楼博得众人注意。但他在我们这里,脾气却比别人都好,开玩笑从不当真;虽然间或心情不好,话说的不多,但一有人请教他,他便抱起砖头把手的详细指点。


孔乙己试了试砖头的硬度,脸色渐渐浮现出一种自信,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能盖金子楼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那你咋连座500层的金子楼都盖不上呢?”孔乙己立刻显出少见的无奈,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全是版主水平和民工素质的矛盾之类,渐渐不说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沉默起来:店内外充满了沉默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总是无话可说,鄂狼也略有所思。而且鄂狼原来也是个盖楼青年,四处拍砖后,才来水区当版主。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说的太深,便只好找些新话题。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练过盖楼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练过……我考你一考。版砖,怎样分类的?”我想,这么初级的问题,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得无聊,很热情的说道,“不会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技巧以后在你盖楼时,效果会很好的。”我暗想我这辈子连盖楼的机会都碰不上呢,而且估计也根本没几个人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歇会儿吧你,不就盖楼么,多傻啊,要是换马甲还值得练练……”


孔乙己显出很兴奋的样子,用全身唯一干净的手指头敲着鼠标,点头说,“是啊是啊!……这换马甲呢,有四种换发,你知道么?”——又有人来水区发帖了,我过去招呼。孔乙己刚拿起鼠标,想做个演示,见我忙着,只能叹一口气,用双手不断的抚摩鼠标……


……


有几回,几个惨遭版砖袭击的民工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分金币,一人一枚。民工领完金币,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他的袋子。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金币已经不多了,我已经让江泪都黑光了。”直起身又看一看泡菜,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民工都在骂声里走散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开心,如果没有他,水区也一样精彩。


有一天,大约是六一节前的两三天,鄂狼正在慢慢的管理网站,点了一下鼠标,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好多民工盖了他的楼,他还没付清楚金子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金子楼楼主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禁言了。”鄂狼说,哦!”


“他总仍旧是赖。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行灌到江泪那里去了。江泪的版面,是能灌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检讨,后来是禁言,禁了大半个月,再罚工分。”“后来呢?”“后来封IP了。”“封IP后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戒网了吧。”


鄂狼也不再问,仍然慢慢地点他的鼠标。


六一节之后,气温是一天高比一天,看看将近初秋;我整天的晃悠在水区里陪灌陪删陪转,也须歇息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见到有人要盖楼,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登记一下。”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的T恤,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盖楼,我盖要盖100层的金子楼。”鄂狼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没付以前盖金子楼的金币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回再给罢。这一回先盖一下,我给现金子。”……不一会,他发好了主贴,便又在旁人的嘲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过年前夕,鄂狼点了一下鼠标说,“孔乙己还没付以前盖楼的金子呢!”到第二年的夏天,又说“孔乙己还没付去年盖楼的金子呢!”到第三年过年可是没有说,再到后来论坛流行起炸楼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戒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