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三章 逃屋无人草满家 上林春光花正好 6 庆生

天边的月 收藏 0 9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三章 逃屋无人草满家 上林春光花正好 6 庆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6庆生

高宗君臣虽然决定了平杨么的主导方针,然而细节之类尚付阙如,是故岳飞一行较张、韩、刘三将多待了一些时日。这日正是休沐之日,李若虚在驿站小小的院落中,一边品茶赏花一边和黄纵闲聊:“循圣,再过两天似是相公的生日。”


黄纵激昂的琴声忽然断了,片刻之后重新响起,却是换了长相思的曲调:“二月十五花朝节?”


“大概是的,岳机宜无意间提到过。”


黄纵笑了,左手按出最后一个颤弦,停了琴声长身站起,“洵卿,你想说?”

李若虚避开黄纵灼灼的目光,看着早绽的几朵艳桃,“我想说,自家们不可没有一点心意献上。”

“原来洵卿也是精于此道之人。”黄纵一旁揶揄道。

“循圣,你也是知道相公为人的,此举断无半分名利之念。倒是循圣你,这些年不见,你变的太大了。以前你还是……”

“以前我还是个循规蹈矩的书生,怀着兼济天下的大志,于书斋之内皓首穷经,梦想着有一日得到明主的赏识。”黄纵随手折下一支桃花,粉红的花瓣上兀自沾着几滴水珠,在夕阳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那些日子里一次次的上书,现在想想真觉得可笑。”

李若虚对故友的狂诞颇有几分同情:“循圣,你还是耿耿于当初吗?唉,伯父那么忠荩的人,忽然之间被打成奸党,又且连累妻、子,想想也的确让人后怕。”

当年的痛楚虽然早已经愈合,但仍然会不时隐隐作痛,尤其是是在忽然揭开伤疤的时候。黄纵当胸击了李若虚一拳,顺手将桃花簪到他的帽上,“只有你才会叫我循圣,现在我是且由他去的由之。还是不说我了,没的让人心烦。”因为父亲参与徽宗年间党争的缘故,黄纵不能参加科考,只能以他途入仕。然而有宋一代最重进士,其他出身的人在官场中备受排挤,他沉浮之际一双冷眼看尽世态炎凉:“说一句不中听的,洵卿刚才所言有所不妥,士大夫无私交,何况你又是朝廷派出的参议官,焉能不顾念身份?”

说得李若虚一愣,他差点忘记自己是朝廷派出的了,只一心一意的想着为岳飞出谋划策,为收复故土尽一份绵薄之力,只无奈的重复道:“朝廷。”朝廷的意思实在叵测呀。


忽然门开处,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呵呵,四周无人,李丈黄丈在密谋什么呢?也说出来让自家听听。”两个人头也不回,便知道是岳云回来了。


诸人中岳云是最忙乱的一个,为了这一天的休息,他早早便计划好了行程,清晨出门时他人还在安睡,此时日暮方归。他先就往父亲房中张望:“阿爹还没回来吗?张相公煞是让人钦佩,休沐日还议事到这早晚。”


说话间,就有几个壮汉抬着五六个箱笼走到院中,听从岳云的吩咐。


岳云顾不上再和李若虚、黄纵叙话,“都给我放到左手边屋子里去。轻些,轻些,好蠢材,这箱子里是刚从你家掌柜手中买下的泥人,要是碰坏了你依旧给我拿回去。……不是刚刚说过细软物件放到尽上面吗,这会子就忘记了,让我说什么好!……”


黄纵饶有兴致的看着岳云呼三喝四,直到箱笼全部码放整齐,付钱将那些伙计打发走了,岳云方才跑过来,顺手拿起几上的茶杯,仰头将凉水尽数灌入肚中,一边拿手扇着风:“热死了,热死了。”


李若虚颇有几分好奇:“才一天就买了这些?”


“亏得我列出长长一个单子,写上要送给一众人等的物件,不然哪里有这样快捷?相公从不操心这等细事,这次偏巧王干办不在,只好我来越俎代庖了。哎,被岔开话头了,李丈、黄丈适才议论国事呢?”


“何以见得?”黄纵问道。

“进来一瞥眼,看见二位神情凝重,自然是在商量大事了。”岳云朝李若虚作个鬼脸。

黄纵摇头:“错了,自家们在谈论衙内。”

“算了,我有什么好谈的?蒙人也没有这么蒙的。”岳云忽然凑到李若虚身边,仔细查看:“哎,这朵桃花选的好,颜色娇嫩不说,且是应景。当真是插的极尽风流,谁的手笔?敢明也教教我。”

黄纵将身子靠在桃树上,强忍住唇边的笑意:“衙内的性情与相公真是截然不同。”

“怎么又是一个这么说的?便活该阿爹什么样,我便什么样吗?”岳云佯做愤怒:“说正事,两位参议可有懂玉的吗?”

“玉?”

“不瞒二位,阿爹的生日凑巧是过两天的花朝节。这两年为了这事情不知多少人大段烦恼。那些地方官员不明就里,只是送来金银之类的贺礼,被相公逐一谢绝原封送回。虽说是言词谦逊,却也着实得罪了不少人。今次黄丈来之前,更有一位别出心裁,瞒着相公私下替祖母请下国夫人的官诰,也是讨好相公的意思,却被相公一顿暴骂赶了出去。如今,这生日着实过也不是,不过也不是。我想着不如送个出奇一些的,那日圣上赐宴,看到陛下的玉璧,忽然想起阿爹却是缺这样一个玩意,今天到街上采买物品,有探听得有个好玉店,故此打定了这个主意。”

李若虚拍手:“这个主意妙,玉乃石中君子,恰巧隐喻相公端方品质。”

黄纵道:“下官懂玉,不如就陪衙内走这一趟。”

李若虚嗔目瞪视黄纵,黄纵只是视而不见。

“就这么定了。”岳云一笑,与黄纵击掌为约。


待到岳云不在的时候,李若虚拉着黄纵质问:“循圣,不让我也就罢了!怎么你!”

“洵卿莫急,我乃相公所辟,本无所谓。何况……”

“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何况衙内为人!”

黄纵实在是对岳云感兴趣,这个诗酒风流的少年,为什么会恭亲行阵,他太想了解这一切了。

注释:1、据王曾瑜《岳飞新传》:岳飞死后身上无他陪葬,仅有一枚玉环,不知何人所赠。

2、宋代有花朝节不论男女一概簪花的习俗,可参《梦梁录》等书。不过,大男人簪花,估计今人是不太好接受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