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夜入深色,我们开始向第二个隐藏点进发。从这里到目的地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是三十四公里,现实中估计在五十公里左右。从时间上来看,我们还算宽裕,有近七个小时。如果路上顺利,到达目的地还是比较轻松的。

出发后两个小时的样子,我们遇上了一点麻烦。地图上标明的一道悬崖超出了我们事先的预料,不但高陡,而且过于光滑,徒手攀爬十分困难。可要绕开又要多走好远,而且还不知道绕路是不是可行。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好在工匠是这方面的高手,他很快就找出了一条勉强可行的线路。虽然我对工匠很放心,可看着他在悬崖上艰难上行的背影,还是暗暗的为他捏了一把汗。

整整用了三十一分钟,我们才接到工匠发出一切OK的信号。顺着工匠上攀的路线跟他留下的绳子,我们一个个上到了崖顶。往后的路程相对要好走多了,只是临近目的地时,我们放慢了速度,因为这里是一片灌木林。一方面为了能尽量保持这一段我们经过的路线上的植被的原始状态,另一方面还要小心清除队伍过后留下的一些无法避免的痕迹。就算不能完全复原,也要尽量让它不是那么明显。

好不容易才到达了目的地,我们都累的可以。稍事休息后,我们开了一个会。到达这里再往后,还有五个这样的隐藏点,最后一个位于T国通往HX国边境线旁七公里的位置。从目前我们所处的位置到那一点直线距离为一百三十八公里,实际距离大约为一百八十七公里。而我们只有越过T国边境线才算是真正安全。在行动开始前制定的两套撤离方案中,B方案就是穿越T国边境前往HX国。在那里,有事先安排好的接应人员。

老徐的伤口发炎了,虽然我们帮他及时处理了伤口,可是他年龄毕竟大了,体温也开始有所上升。老徐为了这个很不开心,原本他就一直把车死火的事情放在心上,又加上这件事情,人一下子变得很沉默。几次一开口就责怪自己不但先把大伙害了,现在又要拖累大伙什么的。每次我们都装作毫不在意的口气去安慰他,可我们也看得出来,除非我们全部都安全逃脱,不然老徐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我们赶到了第六个隐藏点。到目前为止,老天依然站在了我们这边。可我们也知道,这点运气快用到头了。从到第六隐藏点后的观察来看,这往后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能决定得了。明显超出常规的巡查队,不但时间间隔短,而且人数也大大超常。很明显我们的对手已经清楚我们是谁,虽然他们目前为止并没有查找到有关我们的行踪。可对手毕竟是一个国家,先不说他们本身有多厉害,也许这力量跟我们国家相比,并不算什么。可对我们这几个人几条枪来说,这力量已经很可怕了。

我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我胆小或是小瞧我们自己。没错,我们是精英。可同样,我们对手也有跟我们一样的精英啊。一对一或是一对二,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算赢不了,好歹也不会输到那里去,大不了一走了之,反正他们也留不住我。可这人数一旦超出我们承受极限的几倍或者更多,那我的下场就算是用屁股思考的人也应该清楚。现在我们除了小心、再小心外,就只能求老天不要过早的放弃我们。

从第六点到第七点这一路上所花费的时间是一路来最长的,差一点就让我们暴露了。一开始出发就不是很顺利,光巡查队就遇上了十几拨,人数是一拨比一拨多,越是靠近边境就越明显。最让人心跳停顿的是遇上第十二拨巡查队的情形,当时他们几乎是睬着我的头顶过去的。万幸的是他们没有军犬,不然我们真得就大发了。过后,我发现汗水已经把背心沁的透湿。好在老天并没有放弃我们,凌晨时的一阵大雾才让我们过了难关。也幸亏老徐方向感超强,我们才不至于找不到地方。可就算是这样,也让我们狼狈不堪。那模样要多窝心,就有多窝心。

用存放在七点的无线电发出了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讯号,这一刻我发现自己是那样喜爱着自己的祖国,这也是从记事开始第一次深深把自己跟祖国融在了一起。我把这种感觉告诉了大伙,他们都笑了,说我挺能煽情的。尹队还故意一本正经的拍着我的背说:“你小子有当作家的潜质,这次回去后,你干脆改行写书得了。也让后人知道我们的故事,瞻仰一下我们的风采。”

我笑了,也一本正经的回答:“行,只要我不死,一定写一本跟我们有关系的书,到那时候我每人送一本亲笔签名的书。”大伙一听,又笑了。老虎让我一边凉快去,就我这号的,估计大伙都老透了,那本书也看不到一个字。

终于天黑了下来,我们开始了准备工作。检查完所有装备,放弃掉一切多余的东西,尽量让自己减少一切多余的负担。因为这后面就是最严峻的考验,过了这一关,我们就可以很自豪的说:海阔天空,没有我们去不了的地方,也没有我们不能去的地方!就算是过不了,我们也要让对手明白一件事情:孙子,把爷爷选做对手是你他娘一生最愚蠢的决定。哪怕是去了地狱,爷爷们也要把你丫的再杀一次!

出发的时间到了,我们所有人都尽力的拥抱了一次,心里都为对方祈祷好运。最后尹队再一次强调了一条大家一起提出并一致通过的纪律:那就是行动开始后,无论队里谁受伤了,大家都不许停留,更不许强行帮忙。所有人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冲过边境线!

大伙除带了必须的几个弹匣,都尽可能的多带了几个手雷。在黑暗的山地战中,手雷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同时每个人胸前都绑好了零延时的光荣弹,这也是先辈们光荣传统,我们没有遗忘。相信我们后面的人也不会遗忘,这也是一个中国军人应该有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