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十五章 三岔设卡

我热 收藏 0 9
导读: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十五章 三岔设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15 第十五章 三岔设卡


一九九五年七月九日


今天因休息、赌博之因,精神不佳。崔积寿早上来叫抠将,未去。打了水,掉了桶,与哥又捞将上来。小牛来看了考试题,无多大主张见解,主要靠自己。估计及格不成问题,能得结业证。因今年自考三门合格,因牛守玉帮了一定忙,答应给其买包阿诗玛,可在钱充裕时兑现,我不负人也!借书有用乎!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日


上午与防疫站四人对银行、公司及郑生彬小卖部进行食品检查,查获销毁一架子车有余。中午未休,在小金处泡方便面吃。晚打麻将,借哥六十,未有出入——保本。哥明天下宁,去康复医院还医药费。工资还未发出,身无分文,甚为孽障。昨晚去邮局取报纸,被批评,说来得勤。让单号晚取去!因此不可太积极了。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一日


早上九点半去上班,梅蛋说省地办来电话,让立即去三岔路口设卡子。原由未知,才让之言也。小牛负责,初选我、肉加、金勇等五人。人多不好也。下帐设点工作就要开始,但愿今年工作事随人意,少发牢骚干好!也别亏了自己。晚看《武则天》一段,打水,洗衣服。三哥下西宁!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二日


近十时至站,见小牛等人在装车,协助帮忙拉运帐房至三岔路口,设点搭了帐篷,劳累半日,安顿下来,回县定做检疫旗帜!在三岔路口卡子上,有牛守玉、肉加、我三人,另加小金等人。三岔路口人多,注意少与人交往,无事生非,以不惹人,忍受为上,干好工作为前提,灵活运用。与牛、肉二人工作上分工明确,勤回县,以高度责任干好检疫,别计较待遇后果问题。在经济上独立核算,搞些外快,搞好生活,将工资存起来。千万不可让人说三道四,从明天起下去开始。同时,工作之余,偷空摸夫学习,勿虚度光阴。认真与牛、肉二人配合协作好,人人皆大欢喜,创出一点名堂来,少结交三岔路口一些地痞无赖流氓阿飞,保持自我!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三日——二十一日


在县城裁缝铺定做了一面红旗,一面白旗,一面白底红十字旗,袖套四个。骑车至三岔路口。开始正式检疫。检疫因未经省州县政府同意,才让为捞钱,多设卡,多收费,被辛光善于七月二十一日强行撤除。对才让估计要处理。其间省地防所去玉树处理鼠疫,下来曰不是乃肉食中毒,扣辛光善拉盐的车,辛吵下来,大骂一通,放行。辛说阻碍县经济建设。检疫人员后又增设胡、苟、金。才让常开车下来巡视。与拉木头车因消毒费差点打起来,幸杨维成经过得以解决。六人排班为:王金胡牛肉苟。没收狗数十条,收费7600元。回县采购东西一百多元。在此期间,没收白狗一条,因小苟与我均想要,竞争拍卖以一百元给我。


一九九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自十二号去三岔路口设卡检疫,历时十天,未出生活费,倒盈利不少,至今未动用工资。已给四川自修大学寄走考试卷,只等回音了。上旬与赵德贤带信托其办理单科合格证,前些日果洛州文工团来演出,其嫂子带话,让放心,一定办好。他已下西宁,还未办上。接连二日去影剧院看文艺演出,以才旦唱摇滚民谣为好!肉加二十四号与才让去州审验车,托其带合格证来,不知可否如愿。自十三号至今,已十九日未坚持写日记,甚为颓废。许多见闻心感未及时记录,在此补记甚为不足,不过也无可奈何。上半年考试已过三月,再有不足三月时间又考试了,为下半年顺利应考,故需从即刻起加强学习,力争下半年四门过关。赵向远、李晓艳要考,借已考完的二门课之教材与他(她)们。几人竞争一下!


一九九五年七月份总结


虚度光阴,不觉又是一月。在七月份中,主要是十天的设卡收费,故此荒废学习,日记。二十一日撤卡后又虚度十日,一晃一月结束。一百元买狗一条,至家哥嫂不甚喜欢,无力养活,虽白狗通人性,可爱,可是也无力享有,给小苟去帮养。额外所入之一百多元,也全输光,恨自己赌场失意。才让说不出外下帐监测,让在法院隔壁房内进行检验,逐步摆起来,无奈九三年下帐回来多数器材丢失。家中三人吃饭商议每人交一百五十元伙食费,一百元零花,其余三百元存起来。为省钱学习花用,必须戒赌,无事学习。防疫站上无什么好东西,谁都要防着点,尤以刘小虎,据牛守玉说,当年丢失发票系刘小虎所偷,不知他私自捞了多少。这个贼松,有朝一日,必雪此恨!又分来一个——王中福。


2007-4-6 17:53 发于行唐


附:村郎的藏地之旅(节选)

2004在那遥远的地方(214国道,玛多岔口至玉树结古镇,17/9)

到玛多岔口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空中飘起毛毛细雨。路边的房子淹没在夜色里,只有挂在门口的灯泡发出昏黄的光晕。我没想到玛多会跟江南的小镇一样温润安逸。在黑得无边的夜里旅行,任何一盏灯都是你的期待。我请罗成林在一家撒拉族人的馆子里吃了面片。他还要不停地走8个小时,才能抵达终点玉树结古镇。罗成林极力反对我在这个时候步行去玛查理镇。他把我带到岔口唯一的一家旅社,名字叫玉树招待所。看我住下,罗成林才告别离开。

我在海拔4300米的路边旅社,断断续续地睡到了天亮。

上午,玛多岔口显得空旷冷清。

我等车去玉树。路边停着一辆东风康明斯,两个司机一老一小,正在修车。也许是因为刚才我吃了条黄河鲤鱼,价格不便宜,饭馆老板心情不错,就自告奋勇地去探听。他回来的时候满面笑容,我知道事成了。这是一辆往玉树运蔬菜水果的车,在214国道上跑了两年了,大家都有点面熟。司机说运菜的车好,不会超重。车费很公道,60块。从岔口到玉树有300多公里。等我凑近,看清是河南车牌,知道司机都是河南人,心中不免犯嘀咕。河南人多骗子,江湖上谁人不晓。我苦思良策。我不怕他们骗我,只是担心他们会趁我下车撒尿带着我的行李扬长而去。这样的故事在旅途中常有耳闻。如果不是饭馆老板说过认识他们,也许我会放弃这辆车。车过海拔5000多米的巴颜喀拉山口,我下车照相撒尿。未及回到车上,车已徐徐滑动。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小司机眉毛上挑,一脸坏笑。我明白他们早就知道了我的顾虑,故意耍了我一下。过了山口,我完全放松下来。接下来的旅行证明,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是优秀河南儿女的杰出代表,完全值得信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