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下 潜狼卷 第七章 接天山寨里的生活(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8/




冬去春来,北雁南飞,五年时间这个在接天山寨里没有任何概念的东西却在接天峰外飞速奔驰着。而接天山寨只有雪。四季都是溶不开的厚厚的雪。

项天正在庭院正中的广场站马桩,李祝要求他每天写字,绘画,读书累了之后就来这里站马桩的。他的左手还是没有好,直垂于下,冷冰冰的,仿佛是脱离他身体之外的另一个部件。可是却又很奇怪,项天的身体在逐渐发育的同时,那条胳膊也同样在长。甚至比其他的地方长的都要好,要结实。只是不能为项天所用。李祝试过很多方法来医治项天的残疾,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只好让项天学习一些基本的体术,增强体质。古武术的内功项天也练过,就是无法产生柳萌依他们所说的真气。于是,原本飞檐走壁,劈石震山的厉害功夫到了项天这里也成了大打折扣的“美妙花式”。害的项云儿常常敲项天的头怨他笨。

项天很聪明,而且记忆力超人,于是他便将更多的兴趣转移到了读书上。也许是上天怜悯他,在短短的五年里他看过的各类书已不下亿本,除过武功,棋琴书画无一不通,尤其对兵法的书更是如痴如醉。

“天儿,今天的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吗?”李祝刚安置完亡军家属的事情,见项天正勤快的站马桩不由得欣慰的问。“好多了,李叔,现在站马桩的时间更长了,也不咳嗽了。”项天欣喜的应了句。“哦,那就好,你在站桩的同时调整呼吸试试,那样效果可能会更好些。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通你体内怎么会没有真气呢?你再耍套你白二叔的‘拟虎术’给我看看。”李祝沉思着说。在他眼里这个孩子虽然身体有些残疾,但他意志的坚强不弱于任何大人。更何况这么聪明懂事,是个不可多得人才。所以他让项天叫他叔,却是隐隐有收项天为义子的意思。

“虎栖于川”、“坐虎长啸”、“天虎夺神”、“虎形齿”、“饿虎伤人”,三十四式在项天手底下如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看样子是十分娴熟的。李祝却在心内轻叹一声,行家看门道。他一眼就看出项天体内依然是完全没有真气。但还是故作开心的赞了句:“好,有长进。”“咦?李大哥,这也值得你夸?”项云儿显然是跟柳萌依练功回来了,见到李祝夸项天,不明所以。马上好胜的一个箭步跃入到项天身旁与他逗了起来。美妙的身姿在火红衣裤的映衬下恍若飞来的凤凰。她使的正是柳萌依的独门轻身术“朱雀北来”。

项天本来还勉强可以接下几招的,但当项云儿使出内功后,就觉得姐姐的手一招快似一招,最后竟如千手观音一样看的项天眼都花了。一失神“啪!”的一下,项天便被击倒在地。“哼!天儿,你也太笨了,学了这么长时间也不会内功,真是笨死了!是不是你那个什么‘老虎术’的不怎么样啊?”项云儿向来对胖和尚白虎不感冒,抓住了机会自然要嘲笑他一番。“云丫头,在背后说人坏话怕是不太好吧?”不巧白虎有事来寻柳萌依了。“小天儿,看好喽!‘拟虎术’应该这样使。”说着飞身欺近,左腿扫项云儿的下盘,右手锁喉,真是“拟虎术”中的‘饿虎伤人’。项云儿倒也机灵,赶紧用“雀鸟归巢”闪向白虎的右侧背。却不妨白虎的左臂已经等在那里,还没等她展翅越起,左手幻化成的虎爪早就紧紧将项云儿的右手擒拿住,再动不了分毫。“怎么样,小丫头?‘拟虎术’还是不怎么样么?”白虎笑嘻嘻的手上加力,项云儿疼的闷哼一声。求饶道:“白大哥,你赢了,你厉害,还不成么?”白虎这才放开项云儿说:“我赢你,难免你觉得我恃强凌弱。这样,天儿,你和你姐姐再来一局。一定要赢!懂么?”“恩”。项天见白虎叔如此厉害,那还敢不应。心里却是暗自琢么对策。

项云儿被白虎欺负的满肚子是火,见弟弟那么听白虎的话,自然将弟弟划分为了与白虎狼狈为奸的人了。项天功夫又没她好,理所当然的她要用项天泄愤了。

就见项云儿近前攻至,掌若翻云,招招拂穴。项天正在思索,突然瞧见偏侧有两棵并排的碗口粗的寒玉竹子,心下有了定计,就匆忙往竹子旁躲去。“项天,还没打,你跑个什么劲啊?”白虎气的直嚷嚷。项云儿也不明就里只是加速追去。却见项天跑到竹子边时突然停下,挥掌猛攻过来。此时他的身形刚好与竹子构成一个“品”字。项云儿急刹住前倾的身体,举掌迎上,想借内力将项天震飞。可项天看着两掌马上就要靠实,却突然抽掌加速后退绕到了竹子的后面。然后飞快的用脚一前一后的把两棵竹子踢向项云儿。就听“卡嚓!”一声,竹子一下在就被震成了碎条。可是项云儿不及喘口气,另外一棵竹子已经击了过来,项云儿猝然出招只是震的竹子晃了晃,停住了向前的势头,但竹体却完好无损。而就在这时候,项天已经偷偷的轻闪到了项云儿背后,借她调息之机用‘虎形齿’扣住了她的脉门。

“你,你耍滑头,不算,哼!”项云儿气的俏脸粉白。“云儿,是你输了,刚才就算是我恐怕也要中计的。”柳萌依笑盈盈的说。“不错,三才阵!天儿你是越来越聪明了。”李祝笑着拍拍项天的肩。“没有了,那是白二叔教我的功夫好!”“哼,你这个臭小子,少拍我马屁了,我可没教你什么阵法。有时间帮我收拾收拾屋子比你乱拍马屁要好!”“好!好的。”项天的脸臊的通红。一看姐姐,却发现项云儿正怒目而视,那架势倒像是想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他马上意识到接下来肯定会有什么“不测”。赶紧拉着李祝进了自己的屋里。

“怎么,还有什么事?”李祝不解的问。“李叔,你看这些是什么?我今天早上在你书房的古书里临下来的。”项天把字帖递给李祝。“噢!你说这些古篆大楷啊!怎么,你喜欢这些字?”“恩,这些字很漂亮。而且那些书都是些有趣的兵书”。项天认真的点点头。“啊?你看的懂这些字?”李祝惊讶的说。“也不全是的,有些字也不认识,只不过将上下句串起来有时就能把意思猜个七,八分的。”“哦,那已经很不错了。古篆是炎朝的通用字体,经过几百年的战火冲刷和权力的变更交替,很多人都摒弃了它,现在很少有人认识它的,你李叔我也不例外。”“那李叔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古篆书呢?”“我虽然不认识那上面的字,但是出于对书法的爱好,平常我也会尽力搜罗的。你要是喜欢就都拿去看好拉!”李祝大方的说。“谢谢李叔!”“瞧你高兴的,来,李叔再让你看个东西!”李祝从袍内取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卷帛递给了项天。“哦......”果然如李祝所料,项天一打开卷帛马上被画上的女子给迷住了,脸越来越红,脸越来越红,像正燃烧很旺的炭火。眼神也渐渐涣散,最后也如李祝上次那样慢慢的俯身要吻那画上的女子。“唔......咳......咳咳!”李祝促狭的在关键时刻‘不小心’咳出了几声。“恩,啊!”项天被惊醒之后,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却发现李祝正揶揄的看着他,羞的红晕蔓延到了脖根。“哈哈哈!自古英雄爱美人,我们天儿也长大了!画就留在你这,你好好的研究一下那上面的小篆,试试解的出来么?可不能光顾着看美女了。啊?哈哈哈!!”李祝也不拿画,径直走出了小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