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下 潜狼卷 如此爷孙

abc910717 收藏 0 4
导读:战天下 潜狼卷 如此爷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8/





由于是新作,看的人很少,这多少让我有些难过,可我希望这些正在看这篇文章的朋友,如果觉得不错,把它介绍给更多人啊!也请多投票给我!我要坚持下去很难!谢谢那些给于我鼓励的朋友,我爱你们!!

——————————————————-———————————————————————————————————--——

“陛下,我举荐雁门关的辖使莫诚为安西军团主帅,镇边安西。”兵部侍郎李武进言。“不可呀,陛下,那雁门关辖使莫诚嗜酒如命,要成了主帅恐怕又生是非了!赤虎骑副将郭纯英武不凡,刀法无敌,可担此大任。”辕门郎黄正也进言道。“陛下,以臣之见,那郭纯确实是个人才,不过只能作将,不可为帅,有勇无谋,恐怕有失。左宰之子杨庆倒可以出任安西军主帅。”殿前行走兼工部侍郎的罗明义驳道。

“陛下,应选莫诚才对啊。”“不,郭纯妥当。”“还是杨庆较好啊!”“杨庆好。”“郭纯好。”“莫诚好。”几个大臣为了不辱没昨夜上头的关照,竟由争辩升级为吵嚷,就差动手,以暴力解决问题了。“住口,在大殿上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你们与那些市井小民有什么两样?”轩辕大帝夏焉大怒。“陛下,恕罪,恕罪......”几个大臣吓的纷纷跪倒在地,不敢多说一句。“太师,你来说说,有谁可以出任此职啊?”夏焉侧头转向左边厅旁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太师赵沐忧问询说。赵沐忧重重的咳嗽着,雪白的眉毛也随咳嗽不停的抖动着,加上那同样雪白的山羊胡子,倒有几分仙气。可是你若是看看此刻他那厚厚眼带里包裹着的正滴溜溜直转的小眼珠,你绝对会明白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了。“陛下,其实这安西军之事,小臣心里也有几分打算,可一想想陛下您的英明圣武,臣自然不敢在班门弄斧了,所以,恳请陛下明示!”看看,拖刀计加无敌超级高帽子,愣是软中带硬的将难题又踢给夏焉。哼!你这只老狐狸,真是越老越成精了!不肯表态,还不肯得罪人,好!你有种!夏焉心里恼火,面上确是“甜甜”一笑,说:“以我看呢,还是由原安西军副将郑义兴继任统帅的好,熟门熟路也好管理,再说他对那群盗贼也熟悉情况,方便来日的征剿,至于张耀佐嘛!他是个忠臣,追封为忠勇侯,子孙世袭其爵,赐银五千两,按本朝亲王礼葬。其他阵亡将士,赏家属抚恤。”“陛下圣明!”众臣见重锤定音,也只好纷纷称颂。

......

哎!这群笨蛋,难道你们是害怕皇上不知道你们自己有多少势力吗?竟想把黑手伸到安西军里去,这样,迟早没好果子吃的。呵呵。赵沐忧乐颠颠的迈着还算稳健的步子走出了大殿。

“哦,是卢大人呀,你可有好长时间没来看我了,真想您啊。”一个衣着明丽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从后堂跑了出来,望着正焦急的在

百草厅内走来走去的卢可信说。“是啊,小人也很想小郡主你啊,小郡主,你爷爷赵太师他老人家在吗?”见到这个缠人的小魔女,卢可信不禁一阵头痛,他很怕如果今天这丫头的恶行又犯了,自己可是在劫难逃了。但是一想到左宰大人的千叮万嘱和不乏十分明显的威胁,他现在就是有一千个胆也不敢临阵脱逃啊!想着想着一阵紧张,他不由得把手里的小礼盒紧紧的往怀里揽了揽。“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好漂亮!”情况似乎不妙,赵若铃已经看见了礼盒。“没,没,没什么......”汗大颗大颗的涌出来,卢可信一听这话差点跪了下来。神那!你救救我吧!(一只乌鸦飞过,看来神不在家!!^_^)“真的,简直是太漂亮了,我就知道卢大人你最好了,每次来都给我带礼物,还这么客气,叫我猜!铃儿好爱你哦!”赵若铃两眼放光,兴奋的抢过礼盒跳了起来。可爱的表情落在卢可信眼里却不亚于恶狼得到人肉一样恐怖!

这时,一阵低沉拖拉的脚步声传来,卢可信听在耳里仿佛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欣喜。太师回来了,有救了!却不想听到赵若铃温柔的拽拽他的衣袖说:“大人,你对我太好了,每次都给我带礼物,(汗!那次不是硬抢的。那又不是给你的。)可你知道我爷爷最烦我收别人礼物了,你,你,你不会告诉我爷爷吧!”小脸粉红,温润如玉,令人怜惜。但卢可信看见的却是那尖亮的两颗虎牙正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光辉。“不,不,不会。这怎么会呢?一定不会!”卢可信擦擦额上的汗珠,连连辩解道。“那就好,那就好。”赵若铃开心的将礼盒塞进柜底,等待爷爷进来。

“铃儿,你不在书房里看书,跑出来干什么?是不是又缠着卢大人要东西了?”“人家那有嘛!爷爷,我是出来看看卢叔叔的,你不信可以问问卢叔叔啊!”好么?连叔叔都叫上了,难怪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这叔叔也太贵了点!卢可信心里难过的滴血,嘴上却忙不迭的应承着:“没有,没有,小郡主很乖的。”赵沐忧捋捋如雪的胡须说:“那就好了,本官清廉公正,勤俭持家,更不能让家人坏了规矩啊!”“那是自然,那是。”“喔!卢大人这次来有什么事吗?”赵沐忧问道。本来是有的,现在礼物没了,还怎么开口啊?卢可信想想便客套说:“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您身体微恙,想过来看看,现在见到太师,心事已了,下官告退!”“那,赵海,送卢大人!”卢可信忐忑不安的走出了太师府,想想还要面对凶狠的左宰,哎!算了,自求多福吧!但他却没有听见厅内赵太师欣喜若狂的笑声:“哈哈!铃儿,这次咱们可赚大发了,看见没,7只蓝田玉羊!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哦,那样最好了,这次我出力最多,爷爷你把它全给我吧!”“嘿!你小小点黄毛丫头,胃口可不小啊?怎么说我也出力了不是,这么一大把年纪陪你演戏容易嘛?要不按上次的咱们六四开?你六我四。”“不行!”“三七分”。“恩......不!”“算你狠!认钱不认爷爷,二八,再不让了,你看着办吧!”“好吧,成交!”

瞧瞧!如此合谋诈骗,像第一次作的生手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