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那和煦的夕阳,斜斜地洒落在蜿蜒古巷两侧的围墙上,只把一挑飞檐上盘踞的饕餮的双眸映得金光闪烁。慢踱在青石板路上,清脆但又深沉的回响不停敲打着班驳的墙壁与油漆剥落的木门。这节奏数百年来一直不停的响起,又渐渐消散。于是连古巷中空气都懒得有一丝心动,任凭那一条条石板演奏着简朴的乐章,低沉、空悠。


古巷很窄,不长。虽是漫步,半只烟的工夫便已走到尽头。随着青石板右转,仿佛并不曾转弯,还是原先的古巷。这巷子拐角处不知是古代哪个大家的宅院,居然将外墙拐角从齐人高的位置到地面,硬生生切平,似乎生怕行人走夜路,在此拐弯时不慎撞到墙角。“退一步海阔天空”,说来容易做来难。这大宅院原先的主人用自己行动默默地向子孙如此教诲:不管你身份地位有多高,温良谦让,与人为善的美德总要谨记。


前行几步,就到了大宅的正门。说是正门,也不甚宽,两人并肩也是拥挤。半尺高的石门槛早已磨得光滑圆转,红漆剥尽的大门上两个铜环却黄灿灿的,似乎告诉路人这家主人是多么的好客,又是多么的有人缘。既然如此,不妨前去叨扰一番。并不必敲门,门就开着。进门就是一个天井,九尺见方。一股泉水不知从哪面墙下钻进院来,又流向后宅。天井里错落有致摆放着各种盆景,或七窍玲珑的山石,或盘根错节的矮松,或青翠欲滴的文竹。无一例外的是盆边都长满了青苔。主人就坐在天井中央的石凳上,啜着紫砂壶中的清茶,摇头晃脑地合着收音机中京剧老旦的唱腔在腿上打着节拍。


我不敢打扰主人的雅兴,也曾听友人说过,这座村子古风依旧,客人不必过于拘礼,尽可自便。于是便迈入正厅,自助观赏。迎面的墙壁上正中是一幅画像,方面大耳,双目炯炯有神,想来便是此宅的始祖了,看面相神情,似乎是古代为官的,只不知为何画像上未着官服。画像两侧挂着一副对联:染指不妨因滌砚,折腰何惜為浇花。言语不深,却又包涵哲理。换作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要学会逆向思维了。我又觉得画像上的人应该是商人,精于逆向思维的商人自然会大发达了。


正厅左右两侧均有小门,应该是通往后宅的,既然门掩着,我就不能未得主人允许便入其门了。眼光四处打量,方才发现墙壁上都贴满镂雕的木质假窗。图案各不相同,以我的文化修养,只能看出蝙蝠是寓意“福”,麒麟寓意“高升”就不大肯定了,是否寓意“早生贵子”?我不禁有一丝疑惑。至于梅花,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就更不知其意了。我是喜好篆刻的,倒是能看出几分凭雕刻工匠精湛的刀功来,似乎有些图案上还残留着贴金。即使是在古代,这种雕花的假窗也应属于“奢侈品”了,绝不是一般人家能用,或者用得起的装饰,就好比现代家里挂着若干幅名家的山水,不是人人都可以办到的。


“呵呵,光顾着听戏,不知道客人来了,十分抱歉啊。”


正沉思中,突然被背后浑厚爽朗的笑声打断。我回头一看,果然是家主人了:“哪里,我冒昧来访,才是该说抱歉。”


“啊,不说这些客套话了。你是游客吧?怎么不跟大队,转到我这偏僻角落里来了?”主人看来还是不习惯这些世俗的客套。


“哦,领队说可以自行活动,我就觉得一个人边走边看,更能体味古镇的妙处,所以转着转着,就转到您这里来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倒是错过这片大宅呢!”我回答道。


主人道:“家祖本在明朝是商人,颇有些家产,后兴建这座宅子。但是祖训读书是正道,所以即使经商,也总是附庸风雅,写几笔字,读几本书。”


“呵呵,这几笔字恐怕我一辈子也写不出来呢!”我暗自想,于是又问主人:“如果方便的话,我能参观下后宅么?”


“当然可以,请随我来。”主人果然非常好客,当下引路,推开正厅左侧小门,穿过迂回过道,原来正厅后面还有一个天井。从正厅地下穿过的泉水汇到一个方形水池里,又流向后面一间小屋,那应该是厨房了。


主人似乎知道我对这泉水感兴趣,就介绍道:“这村子本是依山而建,这泉水是从后山引下来的,顺着山坡流过村子。每家将干净的泉水从左侧引进家中,洗洗涮涮,浇浇花草,也兼防着火患。用过的水再从右侧流出院子,流到村前的荷花池中。”


“啊!”我不禁赞叹设计者的巧妙:“不知是谁设计的村子建筑格局?”


“听祖上说是请了方圆数百里最出名的三位风水先生花了七七四十九天,走遍附近大小山头,最后选了这个风水宝地,依山傍水。后来村里出了很多秀才,有的官做到知府呢!”主人脸上又是对风水先生的崇敬,又是对祖先风光的自豪。


我自然不相信风水先生正好跑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找到这块地方,即使恰好是这天数,估计也是风水先生故意怠工凑个圆满罢了。但是风水先生也不全是迷信,懂得地理的优劣,更懂得如何扬长避短,充分利用地理为人服务。风水先生放到今天,也就是地质工作者加土建工程师吧?


古色古香的宅子,浓厚淳朴的民风,闲适自得的生活,我简直想不再回到那人声鼎沸,空气呛鼻,交通堵塞,灯红酒绿的现代都市了。刚向主人表达了此意,主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客人你是一时的兴头吧?”说着不等我辩解,就继续道:“村里的年轻人,包括我的两个孩子,都在大城市工作呢,只过春节才回来。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天地。这里的生活虽然舒适,但这应该是我这样的老年人的生活。你待久了就会不耐烦了。”


我又晒然而笑:“是啊,这种原离现代化的生活固然天然宜人,但是闲得太久,恐怕我还是忍不住要回归现代生活的。时代的进步无法阻挡,也无法回避。现代生活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毕竟比古代进步了很多,只说那生活节奏就快了不知多少倍了。这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否则现代的物质财富从何而来?生活水平又如何提高?就算是盖座平房,谁耐烦请个风水先生跑七七四十九天?再说你想盖哪里就盖哪里?呵呵~~~”


向主人道了谢,出了大宅门,我加快脚步向村口走去。一路上仍在胡思乱想:“我要是能像小说里那样,穿越时空,回到古代就好了……”又想:“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不也是这样想的么?哈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