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周春和黄杰分别从装甲车两边绕出去。谢南国和宫琳紧随其后。

田埂下一下露出了几颗人头,熊无疾和白少虎不等他们把枪抬起来便是一梭子子弹打得田埂上的泥土噗噗乱跳,马上又给压制了下去。

周黄谢宫四人一见此状那会犹豫,端着步枪飞快冲了过去。

工兵曹长小泽深的额角被子弹擦破,赶紧低下头来,子弹‘咻咻咻’的从头上飞过。摸过步枪刚刚伸出枪口,子弹就打在头上的田埂‘噗噗噗’乱响,只能又低下头来。

小泽深早上起出了报告说发现了新加坡人民军埋设的几颗地雷,半个小时前在回来的路上接到的一个命令,居然是鬼冢廉介总督亲自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拖住一辆开往蝴蝶屿的‘大阪’级装甲车!

小泽深当时就觉得麻烦了,自己是工兵,排爆才是专业,射击这事……都忘了上次打靶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枪背在他们五个工兵身上比棍子好用不到那去。好歹军令如山,而且是鬼冢总督亲自下的命令,明知不行也得干了。刚好有四颗才起出来准备送去销毁的地雷,就手找了这段比较狭窄的路段埋设好,带着四个工兵就趴在田里等着了,心里不停的祈祷,只愿这帮支那叛军一下全炸死就好了!

枪声稍有停止,小泽深想是不是换子弹了,开两枪吧,鬼冢廉介问起来也好有个交代。才这样想着,头刚抬起了一点,就明白为什么枪声停止了:

四个人影已经飞速的掠上了田埂!

小泽深还不及反应,‘砰砰’,胸前已经开了两个洞……

周春对着一个没死的工兵补了一枪,喘口气,“应该是没了,我们撤吧。”刚刚转身,黄杰惊叫:“小心!”飞身过来一把扑倒了他。

‘轰~’,一颗手榴弹就在那个被周春在胸前开了两枪的曹长手中爆炸,而那个曹长刚好就倒在周春脚边……

熊无疾和白少虎惊见周春黄杰在爆炸的硝烟中倒地,立刻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一看之下,两人倒抽一口冷气,周春和黄杰的裤管被撕个稀烂,清楚清楚的看见两条腿上血肉模糊,肌肉都撕烂了,钉着数不清的细小弹片。尤其是黄杰的右腿,连圆圆的白色膝盖骨都露了出来。

宫琳扑上去撕下几根布条绑在两人的大腿根上急得大叫,“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抬回去拿急救箱!”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周黄二人抬回装甲车旁。周春和黄杰推开众人,“你们快撤吧,别管我们!”日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来,现在又损失了装甲车,还要走近上十公里的路程才能到海边。这里除了伤员就宫琳一个女孩子,没人能背得动他们。他们现在受了这样的腿伤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但没有人移动一步。

黄杰第二次推开要给他包扎伤口的宫琳,哇的一声哭了,泪水流了满脸,他挥舞着双手,“走啊……你们走啊……”

宫琳默不作声,又蹲了下来,黄杰奋起力气把宫琳推倒坐在地上,泣不成声,“你们走啊……日本人要来了……日本人就要来了……求你们了……”宫琳爬起来拎着急救箱,从里面拿出药品,还是给黄杰包扎,清泪大颗大颗的滴在黄杰的脚上,“我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们没有放弃我……你们全都放下了枪……现在……我也不能……”黄杰大声的痛哭,没有再拒绝包扎,背靠在装甲车上,双拳用力不停的捶着地面,“你们走啊……你们……走啊……日本鬼子要追来了……”

周春也在哭,哭得比黄杰还大声,“连长……我们不行了……你们撤啊……”熊无疾没有哭,强忍住泪蹲下来,抢过宫琳手里的绷带把她推开,平静的说道:“宫中尉,撤离的路线你比我更清楚,请你带谢将军撤离。”

宫琳摇头,轻声道:“不。”拿起止血粉撒在周春的伤口上。

熊无疾暴怒的一手抓过,狂怒的厉吼:“别忘了这个计划是你提出来的!你要是不带谢将军撤离,我这几个弟兄死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宫琳怔住了,印象中的熊无疾不是这样的,现在象头暴怒的狮子一样威武,或许他天才的军事谋略让人自愧不如,或许能冷静细微的找出任何敌人的弱点所在,或许他会色眯眯傻傻的盯着自己流口水。但那都不是现在的样子,而他现在这样的暴怒,却是为了让自己带着谢南国逃生,他留下来和他的弟兄们一起赴一条必死的路……

周春哭嚎着抓住熊无疾的手不让包扎,“连长,连长啊!你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这是白送死……连里的弟兄还盼着你回去啊……我求你了连长……”熊无疾大吼:“放屁!你现在更需要老子!老子是连长,老子说了算!”转头叫道:“白老虎你回去,给那帮兔崽子提个醒!别以为老子不回去就能把老子的酒随便偷了,老子不准啥时候就去找他们要钱的!”

白少虎一言不发,走过去拎起机枪架在装甲车上对准了来时的路,他的行动说明了他的决定。

熊无疾正待发火,一直没说话的谢南国此时朗声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是军人吗?”脸上一脸的不屑。

熊无疾和白少虎不解的看他,谢南国接道:“你们真让我感动啊……你们真象两个非常有义气的黑社会大哥,可惟独不象军人。”

白少虎转过脸去,“我今天已经丢下了两个兄弟,不能再丢下第三第四个兄弟,否则我活着也良心不安。”

“那你那两个兄弟为什么要留下的?他们用命来换取你们撤离的时间,不是让你们两个象个白痴一样去自杀!让他们白死了你们的良心安不安!!!”

一句话搅得熊白二人内心波澜,“让他们白死了我们的良心安不安?”

“白上尉,知道我为什么说我比你更痛吗?”谢南国的声音由愤怒转为了沉痛,“因为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儿子。”

“啊!?”熊无疾白少虎齐齐震惊。

“在我被俘前一天晚上的溃败中,我儿子身中四弹,倒在我怀里时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望着我的手枪。日军在追击,我没有办法带走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我是军人,我儿子也是。军人就该当断则断。事后我立即撤退。因为我知道我只有活着才能替儿子报仇,死了不过白死罢了,日本人就高兴看见各位现在的表现。”

熊白二人讷讷无语。

周春猛的拔出手枪顶住自己太阳穴,“连长,如果我死了你们就不用陪我了对不对!那我现在就死……”

“行了!”熊无疾暴喝:“撤!”转身就走。熊无疾终于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他是军人,从情感陷阱里一拔出来就恢复了果敢的决断力。他什么也不敢说,也不敢回头,他怕,怕看见被他遗弃的两个兄弟的目光。

白少虎把机枪放在二人面前,“兄弟……”他的喉咙哽咽,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起身离去,沉重的脚步好象踩在自己的心里……

周春黄杰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讷讷的细语:“连长,白排长,别让我们白死……。”

远远的已经看不见的地方,熊无疾和白少虎好象听见了他们的话,“啊~~~!”两声悲愤的长啸是他们的回应……

周春往上挪了挪位置,好让自己靠得更舒服点,胳膊肘杵了杵黄杰:“兄弟,还有烟没。”

黄杰掏出一包揉得皱巴巴的烟,递了周春一支,自己叼了一支。点上猛吸,感到有点头晕,“好几个小时没抽烟了,猛得一抽,真爽。”

“哎哎哎……别兜起来啊,拿出来拿出来,都没几支了还小气巴拉的。”

“操,这都是我自己辛苦挣来的,跟我在一块你从来不掏烟!专门蹭烟抽的人还有资格说我小气?!”

“操!我掏烟?这是你小子拿老子的情书搞回来的!”

“你他妈的还在连长面前诬陷我呢!”

两人怔了怔,同声哈哈大笑,笑得很开心,就象那两条血肉模糊的腿是别人的一样。

黄杰突然停住笑,沉重的正色道:“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嗯?”

“你说这次回去了连长会不会真的叫我改行去玩菜刀?”

周春正色的想了想,“唉~”叹着气,语气非常沉重的拍了拍黄杰的肩膀,“以我对连长的了解,他这人尖酸刻薄,眦睚必报,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黄杰怔了怔,两人又是同时放声大笑。

周春笑得直咳嗽,吸了一口烟,又被呛得直咳,等气缓顺了一点,缓缓道:“兄弟,你不应该这么做。”

“什么?”

“你不该扑我那一下,否则你现在就可以和连长他们一起走了……”

黄杰怒道:“屁话!那还叫什么兄弟?如果你是我,你会见死不救?!”

“我……我欠你的……”

隆隆的马达声传来,追兵已至!

两人好象都没听到,黄杰笑道:“那就多宰几个日本鬼子来还我。”

“行!机枪我用!”

“你他妈的太狡猾了!那当然多能多宰几个了!”

“那……你说怎么办?”

“让老子后死,先死的一个去忠灵阁占两个好位置,后死的当然占便宜了。”

周春哈哈大笑,“好,就这么说!”两人嚯的站起来转身,完全不象是两个腿上受了重伤的人,一挺机枪和一枝步枪架在装甲车上同时哗啦啦的推枪栓上膛,齐齐指向前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