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二章

巴渝 收藏 3 0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八十二章


转眼间历史的台历翻到一九七七年,元旦节过后不久,江海洋突然接到一项对他来说是全新的特殊任务。他将和另外几个厂里同志赴专县去招工,那几个招工油子早已暗中疏通好关系,选择了附近的专县,而把去川南边远地区的苦差事留给了他和一个叫姚兴元的青工,他是铸造车间的不脱产的团总支书记。

出发那天,姚兴元的父亲突然生病住院,他在电话里通知江海洋,叫他带着介绍信先去宜宾地区办理招工手续,然后取道泸州,他将晚两天在那里与他汇合,再乘车南下直奔目的地。

江海洋穿了父亲的一套蓝色警服独自来到火车站购票乘车,他所以穿警装的原因,主要是考虑路途上的安全和方便,没准有人会把他当成便衣警察。他乘坐的是江都到宜宾的慢车,经过一夜的行驶,他于第二天早晨低达宜宾。他在火车上就打听清楚了宜宾的名小吃是燃面,下车后就直奔燃面馆,那破烂不堪的小燃面馆让他出乎意料,食客早以排起长龙等候。他准备放弃,但想到最多只能在此地呆一个上午,以后怕没机会旧地重游了,所以就硬着头皮排起队来。

吃过别具特色的燃面,他来到地区办公室,小地方的同志真热情,很快的就为他办完了所需手续,并在介绍信上加盖了本地公章,好让他在宜宾地区辖区内畅通无阻。

江海洋无暇观光这三江汇合的城市市容,虽然它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城,但那低矮的房屋与狭窄的道路,自然不能与江都市相比,唯一的城市标志恐怕就数地处闹市的“小天安门城楼”了。

他看看还有一点时间,便朝翠屏公园奔去,那里有抗日英雄赵一曼的纪念馆,他要到那里去瞻仰一下这个巾帼英雄。令他肃然起敬的是一个柔弱女子,为了祖国的荣与辱和生死存亡,冒着敌人的炮火,从风和日丽的南国跑到冰天雪地的北国去舍生取义,这是何等崇高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她不愧是苏联卫国战争的女英雄丹嬢的化身,不,她就是中国的丹嬢。


江海洋登上开往泸州的红卫十号客轮,已是近中午十一点二十分了,大部分乘客都是农民,嘴里含着叶子烟杆,三五成堆的散布在散席仓和船的前后甲板上,只有极少数人是像他那样的公干出差人员。

从农民疑惑的眼光里,他猜出他们的意思,是说他们这些外地人真怪,都快过春节了,还在这里瞎奔波。这里的农民跟江海洋在四川许多地方见到的农民一样,都喜欢在头上缠绕一段白布,胸前挂一条蓝色的围腰。

由于是下水,船速较快,红卫十号轮在浊浪滚滚的长江上乘风破浪。一会儿广播里传来就餐通知,江海洋便走进餐厅买了一份饭菜吃了起来。一大碗饭加上一瓢红萝卜,里面参杂了一点切得很碎的肥肉,只需三毛钱。饭厅里根本见不到一个农民旅客,他朝外面望去,很多庄稼人都挤在角落里一起抽叶子烟,避开凛冽的江风,忍受着肚子的肌饿。

两个干部模样的人匆匆赶来买了饭菜,走到江海洋坐的桌子边,坐下来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完饭后又摸出烟来互相点燃抽起来,这才与他打起招呼。经自我介绍,方知他们也是去古林县大庄区招工的,只不过对方是十八公司的。那个年长一点的长相很像朝鲜电影《看不见的战线》里的“老狐狸”,由于初次见面,彼此之间都不太熟悉,相互介绍也只是简单的自报了家门而隐去名。所以江海洋只知道他姓徐,是一位资深的人事劳工干部,另外一个微胖的小伙子姓魏。

红卫十号客轮,随江而下,经江安,过纳溪,于傍晚泊位泸州。泸州与宜宾齐名,都是“天府之国”的著名酒都。宜宾产“五粮液”酒,而泸州产“老窖”酒,两个城市都有八百年以上的酿酒历史,同属川南历史名城。宜宾有三国时诸葛亮的点将台遗址,泸州则是因朱德总司令在辛亥革命时期,参加四川发起的“保路运动”中曾在此欲血奋战过而更加出名。

江海洋一行三人结伴而行,他们先找到市府招待所安顿下来,这也是他和姚兴元约定的汇合地方。然后才到大街上随意找了一家饭馆吃了晚饭,付帐时是实行的若干年后流行的“AA”制。

当夜无话,因为“老狐狸”二人要早起赶路,他们的最大愿望是争取早点办完事情提前回江都家中过春节。而江海洋却不得不在这里滞留一天,等同伴的到来后才能上路。


第二天早上,同室的“老狐狸”二人因要赶早车,他们的起床声惊醒了熟睡的江海洋,使他失去睡意,他躺在床上抽了一根早烟,看着眼前的烟雾思索着怎样度过这一天。突然他翻身抓过军用挎包,拿出一个塑料红皮记本,那里面记有“雅克西”连长转业时留给他的单位地址。本子上白纸黑字的写着:“泸州市工商局西市场工商管理所,江阳路275号”。

“对,找他去,蹭他两顿饭不说,最主要还是打发这难熬的一个白天。不然一个人在这人地生疏的地方怎么混,总不能吃了又睡,睡了又吃,那岂不像一头猪一样。”江海洋起床后,一边穿衣一边想,“对了,还是给他的小孩买点见面礼,唉,格老子不晓得是男娃还女娃哟。不管他,到街上看了再说。”

江海洋出了招待所,信步来到大街上,他向路人打听那里有“猪儿粑”吃,这是泸州名小吃,他在船上就向船员打听清楚了。吃完一笼具有地方特色的“猪儿粑”,他才在老板娘的热情指引下,朝江阳路走去,路上顺便买了一包糖果点心。

当他“从天而降”的站在“雅克西”面前时,让正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的老首长惊喜交加。

“你啷个找到我这来了哇?!”他连忙放下二郎腿,满腔热情的说,“坐坐坐,喝茶。”说完把自己的茶杯往前一推。

“脚是江湖嘴是路,啷个找不到你噻。老首长别来无恙?”江海洋把礼品放在桌上说道。

“还好,还好,比在部队要自由散漫的多了。不想从军十几年,最后落得个管自由市场的差事,把各人都搞自由了。哈哈哈!”他一边说一边朝房间角落走去,“小张,我部队战友来看我来了,我耽搁一哈儿,你看到点哈。”

从江海洋一进门就在一边睁大眼睛看他的小张,是一个肤白文静秀气的姑娘,听见顶头上司的吩咐,赶紧回答说:“要得,所长你去陪你战友嘛,我在这里守倒起。”

“叫坚守阵地。”江海洋友好的看了她一眼插话道。这让“小工商”一阵脸红,害羞起来。

二人出门后,江海洋对“雅克西”说:“老连长,你那个部下恁个文质彬彬的,未必你走了她压得住邪唛?自由市场的那些摊贩武劣得很,不要因为我的到来,你走了她就把阵地弄丢哈。”

“不得不得,放心吧。她在这里比我的资格还老。哦,你等一下,我去给老婆打个电话就来,叫她早点回来做饭。”老连长说着又往回走,等他返回来后,他把江海洋拉着一道去自由市买菜。

“杨所长买鱼唢?”一鱼贩向“雅克西”讨好的招呼道,“我今天的鱼好哟,才从长江里打起来的,好新鲜啰。买两条唛?”

“好!买两条,便宜点哈。”

“那当然啰,你老人家来买,那还不少点价钱。”鱼贩边说边在鱼筐里为他选了两条大鱼。

来到老连长家里,二人刚坐下吹了一阵别后的经历,嫂夫人就忙天火地的赶了回来。江海洋连忙站起来礼貌的招呼道:“嫂子回来了。”

“你好!请坐,我一哈儿给你煮好吃的哈。”

“雅克西”的夫人,一看就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能人。她在泸州服装厂任工会主席,作风泼辣,心直口快,仗义执言,在工人中很有威信,这是在路上老连长告诉他的。

“这是小江,我的老战友。”老连长对老婆介绍道,又对江海洋说,“她是我的正‘连长’,家里的一把手,经济大权在握哟。”“雅克西”笑眯眯的说道,接着又自嘲的说:“我是你们四川人说的‘粑儿朵’。”

江海洋想,啷个好多首长战友一下地方就缺乏阳刚之气了呢?龟儿连关山岳也是因耍女朋友而显得英雄气短。难道地方和女人就会恁个软化人?

就在江海洋与“雅克西”在泸州城里吃着大鱼大肉,喝着“泸州老窖”酒弹官相庆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益州和忠州同时有两个人发生了人生的转折,一个是关山岳通过父亲的关系进入了警界,另一个是江海浪则应征入伍进入了军界。

晚上,当江海洋酩酊大醉被“雅克西”送回招待所时,那个睡眼朦胧的小丫头很不耐烦的给他打开了房门,老连长把他安顿好出来对服务员拉虎皮作大旗的说道:“这是我老战友,江都市公安局长的公子,要是有个啥子,我拿你试问。”骇得没见过大事面的小姑娘瞌睡都醒了一大半,不住的连连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