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专家评中国大飞机:没人能靠赌中国输而挣到钱

“没有人能靠赌中国输而挣到钱”


———就中国大飞机项目专访罗尔斯·罗伊斯公司东北亚地区总裁马德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想像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德克


上月国务院正式对外宣布耗资巨大的大飞机立项,这意味着中国立志要在2020年前制造出“和波音、空客差不多的飞机”(温家宝总理语)。据了解,中央高层发展大飞机的意志非常坚定,因此大飞机项目从论证到立项不到三年半,速度之快,出人意料,整个项目国家将投入500亿~600亿元,分别投向大型运输机、大型客机和发动机。


业界不少专家认为,未来十年左右,制造出第一架样机,2020年后实现产业化,这是一个偏紧的时间表。按照这个时间表,大飞机的“心脏”———发动机,则将首先装配国外发动机,因为发动机的研制周期远远超过大客机。如果说大客机是波音和空客垄断的话,发动机的双雄则是GE和罗尔斯·罗伊斯(简称“罗罗”)。上周本报就中国大飞机项目专访了罗尔斯·罗伊斯国际有限公司东北亚地区总裁马德克(Richard Margolis)。


南方周末:中国政府最近原则批准大型飞机研制的正式立项。对于中国以国家意志推动造自己的大飞机一事,您怎么看?


马德克:我们当然特别重视这个政策和消息。我完全相信中国有办法制造150座的飞机,因为中国能把人送上太空,我完全相信他们也能把大飞机送上天。


可是你必须把它卖出去。市场有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新的供应商,这还有待观察。当年空客开始要造自己的飞机(挑战波音垄断)的时候,大家也有这样的疑问。1970年代时,欧洲所有重要的航空公司都是国有,因此所有参加组建空客的国家有办法对他们自己的航空公司施加压力,让他们购买空客飞机。而中国航空公司的大股东虽然是国家,但这些公司已经上市,它们现在的采购政策完全是商业性的政策。所以从技术上我完全相信中国有这个能力,但是销售上有一些比较重要的挑战。


南方周末:很多专家认为,要在2020年前批量生产中国产大飞机,这个时间表偏紧,所以我们现在得到的消息是,前期发动机很可能先买。罗罗作为世界第二大飞机发动机供应商,对参与这项竞争有什么部署?


马德克:中国政府对大飞机本身已经有明确的表态,就是要在2020年前制造出自己的大飞机,但发动机方面我们还不太清楚有什么想法。


中国制造的飞机要在2020年前起飞,在这之前的某个时间,波音和空客将宣布对现有飞机———波音737、空客A320系列———的更新。当波音和空客宣布要更新飞机的时候,全世界很多航空公司都将更换飞机发动机。我们当然要为这些新飞机开发新发动机。这次我们决心不能再被新一代波音飞机选择发动机时排除在外,就像当年波音737那样,我们要同时为波音和空客的新一代飞机提供发动机,我们要同时在两条船上。所以现在我们主要的精力是放在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为这些新一代飞机提供发动机。这个很可能要在中国的大飞机确定型号和发动机配备之前宣布。


现在的问题很不确定。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宣布。在新一代发动机上我们必须投入钱、时间和精力。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新一代飞机先明确到底使用谁的发动机,如果中国飞机有兴趣用我们的发动机,那可能会是我们为波音和空客提供的新一代发动机的改装版。但任何事都是不确定的,我们必须密切关注。


我们的业务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产品的周期非常非常长,所以我们不想犯错误,因为如果我们犯错了,我们将在错误中生活30年。


南方周末:罗罗的竞争对手、也是世界最大的飞机发动机供应商GE曾承诺,一旦中国的新支线“搞成功”,将把为这种飞机开发的发动机生产线移到中国。罗罗有没有类似的想法?


马德克:据我所知,GE并没有计划要把生产线移到中国。我们不排除任何可能,但前提是从商业和技术角度是否应该这么做。


我们不是把产品直接送给客户,因为光一个发动机没用,我们是交付给空客,然后空客再交付给客户。所以从物流经济的观点来看,在中国有一个组装线,基本上不带来成本的优势,这是我们业务本身的一个特点。


同时我们的业务也是资本密集型,劳动力成本在整个成本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就是劳动力成本较低,我们完全愿意讨论在中国建立一个组装线,可是如果这个组装线是提高我们的成本,那就没有意义。


南方周末:说到资本密集型,中国有专家认为,大飞机项目能否成功,除了公司化运营之外,关键还在于投融资体制的改革。您曾主管美林公司亚太区的战略和计划。作为一个金融人同时也是一个航空人,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马德克:如果要进入民用飞机的业务,需要一个比较大的预算,中国政府已经宣布愿意提供一个比较大的预算,以后在销售飞机的时候,买飞机的航空公司都需要比较先进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比如有不同的贷款组合,可是中国的航空公司不仅有国内的金融机构,也有全世界的金融机构可以提供服务。


金融对买飞机非常重要,对卖飞机不一定有那么重要。中国信用良好,世界银行愿意为中国航空公司提供资金或金融。


我觉得要成功实现这样的项目,除了生产技术以外,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项目管理。


南方周末:那您认为我们在项目管理上还有哪些差距?


马德克:中国现在正在做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如果要在商业上有竞争力的话,现在开发飞机所必须达到的速度,就要比迄今为止中国所做的任何类似的事都要快得多。而且目标总是在前进,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我们为波音787提供的遄达1000发动机,从研发到提供产品的时间比我们原来的产品推出要快得多。而新一代发动机的推出所需要的时间又会更短。到2020年中国推出自己大飞机的时候,事情又会变得比现在更快。这是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国的能力在那,但把所有事情组合在一起,让整个过程进展得足够快,这很难。


南方周末:罗罗是一个强调创新的公司,而中国也已经把自主创新上升为国家战略,大飞机就是这个战略的一个体现。您以外交官和公司主管的身份在中国陆陆续续呆过很长时间,您对中国的创新体制有什么建议?


马德克:建议我不敢说。有很多外国人到中国没几天就开始说你们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做法。在很多方面中国有世界上最强的创新精神,尤其是在民营企业和艺术领域。


和英国人相比,我在北京认识的人都很欢迎新趋势、新产品。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70年代,1970年代老百姓的生活很艰苦。中国最近30年有那么多新的发展,这让很多中国人觉得什么新的都是好的。而在英国则比较保守。有时候回到英国,我都想抓住他们使劲晃一晃:“醒醒醒醒,世界已经改变了!”


没有人能靠赌中国输而挣到钱。我也不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